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5章 假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贾鱼笑道:“我卸他胳膊没意思,要卸我自己就卸了,我就是想跟他对着干,引出他幕后的那伙人出来,明天我就要跟那些小子干架,今年你能找一些打架的混混么?”

    “这个可以,我现在就联系,不过道上的一般是没人敢得罪豪哥的,所以我就找一些吃生米的,这行人不是道上的,但是为钱办事,下手要比道上的狠多了。”

    “行,那就要这种人。”两人碰了一下杯,有吃喝了起来,期间马晓宇打了两个电话,随后笑嘻嘻说:“贾哥,人我都找妥的了,咱先喝着酒,咱过一会儿去见他们。”

    两人继续喝酒吃串,这时又进来两桌人吃串,其中一伙人吃的很快,像是赶时间,吃完之后结账就往外走,走的也很匆忙,不过他们刚走一会儿烧烤店老板娘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给她的一百块钱是假钱。

    “这……这个……唉……”老板娘忙推开门去找人,哪里还有人影了,不仅埋怨了几句:“我这小店一天也就卖个三五百块钱,去掉费用盈利也就一二百,现在收到一百假的,这一天白干了……”

    另外一桌叹道:“就是,现在的人啊真是太坏了,要骗人去骗那些做大买卖的有钱人啊,小本生意不容易,怎么忍心骗呢。”

    贾鱼这时道:“老板,结下账。”、“好好。”老板娘过来结账,刚才聊的挺好的,两人一共花了一百六十五,老板娘给抹掉了个零头说收一百五好了,这个零头直接给抹掉了十五块钱,马晓宇看着贾鱼笑笑,而贾鱼也没说什么,直接给了一百五,随后两人快速出门。

    这时另外一桌说:“老板娘,你看看这桌客人给你的是不是假钱啊?”老板娘摇头:“这桌不能,都认识。”把钱放好收拾盘子,打开马晓宇座位的盘子发现里面压着一百块钱。老板娘瞬间眼圈一红,明白过来了什么,而她拿开贾鱼的盘子,发现盘子地下压着一沓钱,这下老板娘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了。

    另外一桌客人忍不住赞叹道:“老板娘好人有好报啊,这回你不用难过了,你的假钱有人赔偿你了。”烤串的男的忙追了出去,但见外面已经没有贾鱼两人的身影,不仅冲着空荡荡飘下雪花的马路说了声谢谢。

    贾鱼跟马晓宇走的很快,马晓宇现在的修为也达到金丹期,贾鱼神识已经锁定刚才吃烤串的那两人,随即在扬撒的清雪中逐渐追上两人踪迹,之间两人来到师范学院以北的一片平房区,周围都是被拆迁改造、唯有这里还保留着一处城中村,而这个位置也相对于不太引人注意的。

    这两人到了这处平房区,还四处撒目了一眼,随后大咧咧的打开了铁大门、进了一户小院子,随即进了房中,而房中还有三个吊儿郎当的小青年,屋子中火炉很旺、火炉上支着一口锅。

    锅里面炖着肉,而火炕上的炕桌摆放几瓶啤酒,还有一些散乱的花生,三个小子在喝着啤酒,嘴里还嘟囔着:“妈的炖了这么半天了,肉还没好么,一会儿酒都喝完了……”

    正说着,见两个小子进屋,这三个小子忙恭敬道:“大哥、二哥、回来了。”、“嗯,刚吃了一顿,花出去了一张假钱,还找回了我十块钱,这家真傻比。”一个头发有些卷曲、是这伙人的老二说。

    而那个被称为老大的是一个平头小子,哼一声说:“卷毛,你更蠢,割包竟然还割了一包假钱,还他妈不少,好几十万,这让兄弟们咋花?”老二卷毛道:“我哪知道是假钱啊?看那小子护包跟护他亲祖宗是的我就割了,靠,弄一堆假的回来。”

    几人正说着,门咣当一声被踹开了,五人机机灵的快速转身,有的从炕上弹起,见门口站着两个相貌白净的半大小子,卷毛骂道:“你们他妈的谁啊?”

    这两个八大小子一个二十来岁左右,秀气的跟个女的一样,另外一个十**岁样子,长得也是白白嫩嫩,给他们感觉这就是两个小白脸、根本不把这两人放在眼里。

    “呵呵呵……”贾鱼从这伙人眼中看出了轻蔑,淡淡说道:“你们两个小子,在人家烧烤店里吃完喝完怎么能给假钱呢?”、“嗯?”卷毛一愣,随即发飙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给假钱了?”

    卷毛刚说一句,旁边的平头哥咳咳一声道:“两位,我们兄弟根本就没出去吃烧烤,你没看见么,炉子上炖着肉,炕桌上还有啤酒和花生,我们兄弟几个就是在家吃的,根本就没去外面吃饭,肯定说你认错人了。”

    “对对,我们跟大哥就是在家吃的。”其余三个兄弟也跟着随声附和,马晓宇嘿嘿笑道:“你们说五个人在家吃饭,怎么炕桌上就有三个碗三副筷子?

    而且你这锅里的肉还没被动过,桌子上也没有啃完的骨头,想必这肉还没开吃,你怎么说在家吃的饭?显然你们两个是在外面吃的,他们三个在家吃差不多。”

    “我操!你管我们在哪吃哪?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卷毛先发飙了,直接一拳朝马晓宇打去,马晓宇本身是鸡头,打架小架也没少打,加上现在修为已经到了金丹期,根本不在乎这些小阿猫阿狗的。

    看卷毛拳头过来,他抬起一记正蹬腿,看着没费力气,直接把卷毛踹飞出去三米多远,后背一下撞击到了墙壁上,咚!的一声,卷毛反弹回来踉跄站住了,但显然这一脚力道不轻、卷毛骂道:“妈的……”

    其他三个小弟此时一起动手,有的操起了啤酒瓶子,有的抡起了屋子里的凳子,屋子里空间较小,瓶子和凳子一起朝马晓宇招呼过去,按说马晓宇已经到了金丹期的修为这样的粗糙打法在他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不过这家伙天天沉迷酒色也不修炼,这个金丹期的修为根本没被开发出来多少,这人不务正业显然实力都被埋没,踉跄的躲闪开酒瓶和凳子,而一只酒瓶朝身后的贾鱼砸去,贾鱼轻描淡写的手掌一拍,酒瓶就被拍到了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