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5章 动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卷毛一手捂着受伤的肩膀,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他的半边肩膀和另外一只手掌,但是卷毛心里却在冷冷的发笑,这个混混的一砍刀完全可以砍在他的头上,甚至可以把他的脑袋砍成两半,但这个混混却没有那样的胆子,没有那样的狠心,所以他注定失败。

    鲜血染红了卷毛大半个身体,而卷毛却露出了更为嗜血疯狂的笑容,那个挥舞砍刀的混混双手不禁一哆嗦,他试着想把砍刀从卷毛的肩膀上拔出来,但努力拽两下,竟然没有拽出来,显然这砍刀锋利的刀刃已经和卷毛的肩胛骨衔接在一处,被卡住而无法拔出了。

    而在这个马仔惊慌失措,一愣神之中卷毛像是一匹饿极了的野狼,直接朝着个马仔疯狂的冲去,肩膀上还带着一把长刀,一把将那个马仔抱住,随后卷毛快速转身到他的身后,搂住他的脖子,同时嘴里一翻,又一把锋利的刀片,而这次吐出的招照片,卷毛夹在两根手指之间,朝这个马仔的勃颈的大动脉上深深一划。

    殷红的鲜血从这个马仔的颈部快速的涌出,接着就是汩汩的如同喷泉一样往外面迸射而出,这个马仔瞳孔瞬间睁得老大,他的一手努力的去捂住脖颈,想要把这往外汩汩迸射的鲜血的伤口堵住,但根本无法抑制。

    他的瞳孔中带着惊慌,还有最后生命气息的渴求,两只手尽量的去堵住脖颈的大动脉,但卷毛的刀片已经深深的划开了他的大动脉与气管,这个马仔只有鲜血往外面涌出发出的声音,甚至连一声呼喊都没有,就这样眼睁睁的不甘的倒地死去。

    而且毛此时也身体极度透支,肩膀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流血,但是他现在不敢把砍刀拔出来,当然他也没有那力气把砍刀从骨头中间硬生生的拔出,那样会失血更快的,卷毛平躺在雪地里大口的喘气,时而抓了一把雪花扬洒在肩膀的伤口处,这样冰冷的雪花可以减少疼痛。

    同时这种寒冷还会遏制他的血液快速的流动,伤口被冰冷的气温封冻住能够挽救他一条命,卷毛就这样静静的躺在雪地里残喘,而另外那个被他匕首刺入小腹的马仔也慢慢的消失了生命的气息。

    在打架的时候可能浑身几十处刀伤,这个人被砍成血葫芦一样,但是他可能是重伤,可能不会死亡,但是匕首这种东西如果刺进身体,却远远要比砍刀砍人的杀伤力大的多。

    而此时在平头那边,平头打倒了三人,而自己也是伤痕累累,也幸亏它能口吐针,这在近距离的搏斗当中,这种绣花针的暗器从平头的喉咙一口气提到了口中,在近距离的搏杀中,成了西方的杀手锏。

    不过此时的平头也是浑身是血、在雪地里躺了一阵又坚持的坐起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手却哆哆嗦嗦的有些夹不住了,而此时的小龙被五个人追住到了一片荒地里,随即他身体跳了起来、两手举着砍刀,朝其中一人狠狠砍去。

    这种力劈华山,简单粗暴又有效的动作、让那马仔也抬起自己的砍刀、双手用力迎击上去,不过那人却完全小看了小龙的力量,小龙这一刀拼劲了自己所有力量,双臂灌足了力气,向下用力一砍。

    只听当啷一声,那个马仔的砍刀被应声砍为两段,而小龙的砍刀惯力不减,砍断了对方砍刀之时,一刀也狠狠的劈向了对方的脑袋,对方半片脑袋便直接被消融的砍刀砍了下来,而小龙所拿的砍刀中间的刀刃也被崩开了一个很大的缺口。

    这种打法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小龙一招结束了一人,但他的虎口也一阵的发麻疼痛,但是他只能强忍着还是用这种硬对硬的方法与对方互砍,而在接下来双方互砍的过程中,小龙把其中一人的砍刀磕飞,而自己的砍刀,也成了两段。

    小龙拿着手里的断刀又是用力的,与另一个马仔的刀相撞在一起,把对方的砍刀磕飞,这时另有两个马仔的砍刀又到了,小龙手里拿着断刀硬接了两下,接着找了个空隙,两手缠住对方两人的胳膊,砰砰两拳轰击过去。

    此时对方没想到小龙竟然弃了刀开始拼拳,而近距离中砍刀已经发挥不出什么威力了,两人的脸上都吃了两拳,干脆也拼拳脚起来,四个人一起围攻小龙儿,小龙提起了一口气,他的拳脚自然与这些马仔不同,从小练强横的外家功,拳头可以轻易的断砖开石。

    打在这些马仔的身上,如同打在棉絮一样,软绵绵的感觉这些马仔的身体和那些坚硬的砖头简直没法比,两三分钟之后四个马仔都被小龙打翻在地、亦是一个个骨断筋折。

    正当小龙想喘息口气之时,忽然嘭!的一声,下一秒小龙感觉自己的手臂一痛,再看斜刺里过追过来五人,当中一人便是阿豪,而阿豪手里还拿着一把五四手枪,另外旁边的两人手里也各有一把猎枪。

    “小子,很能打么?”阿豪先是扫了一眼自己被放倒的兄弟,四个已经站不起来了,而有一个少半边脑袋没了,阿豪咬了咬牙:“你们这群傻逼,我砍倒你们的人顶多是废了他一条胳膊再不一条腿,你这竟然杀了我兄弟?”

    小龙冷笑一声:“废话不多说,有本事打死我,来啊,开枪啊!”阿豪冷冷道:“你以为我不敢打死你么?杀我兄弟,就要偿命!”阿豪抬起五四手枪,瞄准小龙,小龙知道自己功夫可以,但功夫再可以也躲不过子弹,自己也认命了。

    他咬了咬牙准备等死,而这时,斜刺里传出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啧啧啧,杀你兄弟咋了?我们杀的都是该死的人,阿豪啊,你说你和你的这些所谓的兄弟哪有什么好人呢?聚众斗殴,还私藏枪支,啧啧啧,你们可够牛叉的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