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2章 走错地方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何老歪把钱拿了出来,而此时在西屋的何翠翠见舅舅来了,她也跟着过来,母亲王秀荷把事情说了,何翠翠也没办法了,把自己留下的五万多块钱也拿出来,随后一行人从屋里走出来。

    王小海笑呵呵的冲众人道:“小康村的父老乡亲、村民们!我叫王小海,县委办公室宣传部的主任,今天也来参加我姐夫何德华的五十一大寿,顺便呢和乡亲们交流交流感情!另外和大家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就是每人收了一些彩礼钱,其实这个钱啊……我们一分不要,但是退回去大家又说我们是作秀,实际上这个钱啊,是我们村的扶贫钱!

    马上就要开春了,开春就要种地,现在国家不让烧荒了,但是不烧荒就没法种地,烧荒破坏环境,影响飞机航道,所以我们要买一台秸秆粉碎机,这机器当然也是多功能,能粉碎也能耕田,差不多十来万,咱们今天收受彩礼七万多,不足的县委来补!”

    村民一听,不仅一个个面面相觑起来,而王小海也是临时决定这么做的,真要是把彩礼退回去太丢人了,不如直接办点实事吧!

    他又继道:“现在我来公布大家捐款的钱数,而这笔钱的花销在座的每个村民都可以监督,发现花销不对直接去县委举报!”王小海开始念捐款名单,念的同时下面的村民接着吃吃喝喝,而菜不够的添菜,酒不够的上酒。

    王小海念到最后一名:“陆广,捐款五块钱!”村民们闻言又轰的笑了,王小海一脸正色道:“捐款不在乎多少,在乎的就是这份的情谊,另外我姐夫何德华同志也捐了五十多桌的酒席。”

    王小海说到这里,何德华眼泪差点掉下来了,心想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就让陈大宝操办了,到时候赔钱都是他的,这五十多桌酒席即使是在农村雇佣乡里饭店来做的,那一桌也差不多三百多块钱了,这就一万五千多啊,我的钱啊,这都是我的血汗钱哪……

    王小海这时又端起了酒杯:“众位相亲啊,这么多年了,大家也没在一起痛痛快快的喝顿酒了,咱们呢多是以前大集体时候过来的人,那时候虽然穷、吃大锅饭,但那个时候大家不认钱,认的是情分,现在改革开放虽然日新月异,蒸蒸日上,但是咱们乡里乡亲的情分却是越来越淡了!

    希望这次大家聚会,回味回味以前的革命友谊,另外我王小海是咱们小康村走出去的,小康村是我的根,这杯酒我敬再坐的所有的乡亲们,我王小海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不是当官了就忘了相亲了,以后一定会多扶持咱们小康村,大家放心吧,我先干了……”

    王小海干了这杯酒,很多村民也跟着干了,贾鱼眼神扫了扫,忽然不见了陆广,这货啥时候消失的?就连自己也不知道去哪了。

    这顿酒从上午一直喝到下午,又从下午喝到了傍晚,都喝成流水席了,何老歪也豁出去了,小气吧啦的一辈子了,算是彻底的大方了一回,不过喝到最后何老歪哭了,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王小海喝到一半的时候就顶不住了,今天也是高兴,差点把官位丢了,现在挽回了,能不高兴么,顺利完成了县委交给他的任务,本来县委要直接下来查的,但想了想毕竟王小海在办公室干了这么多年了,没功劳也有苦劳,别把人一帮子打死了。

    便让他快速回去处理,而王小海也大着舌头把处理的结果汇报给了县委,县委书记听了非常的满意,唯一不满意的就是王小海舌头太大了,说话都听不清咋回事,但也没办法,王小海已经被村民灌的五迷三道的了……

    贾鱼喝了一阵想离开,不过村民受他的恩惠也多得很,例如给村里每户两只小鸡、大棚的蔬菜下来了又免费给老百姓送菜,老百姓是最纯洁善良的、只要谁对他好,他就会加倍的奉还,当然,你对老百姓不好,老百姓也会加倍奉还回去。

    热情的村民一杯一杯的给贾鱼敬酒,贾鱼也不好意思拒绝,本来想抽空跟陆压聊两句的,但陆压这货又消失没踪影了,贾鱼干脆坐下来跟这帮人喝吧,一杯一杯的喝下去、又是啤酒又是白酒的,喝到最后村民不少舌头喝大的,有的干脆趴在酒桌上不动了,贾鱼还是面不变色的。

    本来何翠翠想把贾鱼拉出来,不让他喝这么多酒的,怕他被灌惨了,但后来见贾鱼酒量这样好,怎么喝都不醉也就放心了,但还是埋怨一句:“不管你了……”说完回到了里屋。

    贾鱼把西屋的村民放倒了,走出屋子,想回猪场,但搭棚里面的村民也过来敬酒,贾鱼又放倒了一片,随后想要方便方便,酒精对他虽然没啥作用,但水多了也想往外放放的,农村大老爷们撒尿也不管那个,找个墙根就尿,但贾鱼还是想找个厕所。

    前院都搭了流水席了,只能去后院子的厕所了,贾鱼推开后门,到了何翠翠家的后院子,后面还真有个厕所,贾鱼朝厕所走去,忽然神识一动,发现里面蹲着个人,还是个白白屁股的女孩儿,正是何翠翠,这家伙在里面正大厕呢。

    贾鱼忽然笑了,装作喝醉的样子晃晃悠悠的走了进去,解开裤子就尿,“哎呀,谁呀……”何翠翠喊了一声,一看是贾鱼,再看贾鱼掏出来的,她两眼瞪的滚圆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何翠翠见贾鱼这……就跟驴似的,人哪有这样的东西啊!

    黑黢黢的超过一尺了,头部狰狞硕大,就跟半个拳头相似,而贾鱼此时已经往外哗哗哗的放水了,何翠翠忙用手纸擦了擦屁股,提起裤子站到一边,然后两手捂着脸挡住眼睛,但是眼睛却从指缝偷偷的往外看。

    她胸前一阵的起伏不停,二十四岁的大姑娘了,平时闺蜜和母亲和跟她说一些隐秘的话题,说男的大的女的如何如何的,何翠翠也知道男的那东西不能吓唬的,自己真要是吓唬他,容易给他吓出病来,尤其是在他方便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