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3章 损失惨重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以等贾鱼方便完又甩了甩,那东西竟然还保持原状,还是那样狰狞可怖,只是软趴趴了一些,像是一条小型号的蟒蛇,贾鱼方便完把东西塞回去,何翠翠又看到贾鱼两腿间漆黑一片,不免更加心跳加速,忍不住说道:“你……你这人真流氓……”

    “哦?”贾鱼装作才发现她一样,忙问:“翠姐,你怎么在这啊?哦,原来你偷看我撒尿!”何翠翠脸更红了:“呸呸呸,是偷看你撒尿啊?真不要脸!人家刚才我在这里面方便,你就进来了,进来就脱裤子然后……真是丑死了,你那东西真是丑死了,这恶心!对了,你刚才是不是看见我了?”

    贾鱼打了个酒嗝道:“没啊,刚才你在哪我都不知道。”何翠翠哼了一声:“也是,看你像个醉猫是的,也看不见啥,行了,我走了,你在里面多呆一会儿,咱俩别一起出去,让人看见了不好。”

    何翠翠说着往外走,贾鱼一把抓住她胳膊,何翠翠脸红嗔道:“你要干啥?”贾鱼笑眯眯说:“翠姐,你忘了啊,咱俩不是暗地里处对象么?不都是说好的了么?”

    何翠翠呼出口气紧张起来:“是,是说好的,但是……你想干啥?”贾鱼抓着她一手把她搂在怀里,感受着何翠翠二十四岁按丰满的胸部,一阵极为的弹性,这丰满贴住贾鱼坚硬的胸膛,让何翠翠这表面坚毅的男生一样的性格一下就融化了。

    何翠翠就像是一只菠萝,表面上很刺、很坚硬,但内心实际上是极为的柔软,而贾鱼一口对着她的红唇亲吻过去,又赶紧这只大菠萝真是酸酸甜甜。

    “不要啊……”何翠翠低低的咕噜了一声,正好贾鱼的舌头伸进了她的口中,何翠翠大脑一片空白,两手仅仅的抓着贾鱼后背的衣服,而贾鱼把她又用力往怀里一搂,两人贴的更紧,何翠翠的呼吸更为急促,贾鱼一手拦着她的细腰,一手落在她的翘臀上,用力一捏,何翠翠又是低吟了一声。

    何翠翠头又抬高了一些,努力挣扎一点,低声说:“不要这样……”贾鱼亲吻她的美颈和粉白锁骨,她不是王雪那种极为白嫩的,但臀部大腿肌肉显得更结实、线条更凸翘、这样摸起来更有肉感。

    贾鱼爱不释手的捏搓了几把,脑袋也要钻进何翠翠的衣服里的时候,何翠翠用力把他推开,擦了擦嘴唇道:“你给我起来,不许这样了,你真是讨厌……”何翠翠说完晃着翘臀小步的跑回了屋内。

    贾鱼也溜溜达达的出了厕所往回走、心想何翠翠这头小毛驴,早早晚晚我得收了你,回去又跟着村民吃喝了一阵贾鱼才往回走,不过他前脚走出屋,后脚陈旺就跟出来了,贾鱼神识扫去,见陈旺两眼血红的盯着自己,而他一手还时不时的摸向腰间,显然那里像是有东西。

    贾鱼敏感的觉得不对,仔细回忆一下今天在何老歪家吃饭,倒是发现这个陈旺了,这家伙今天比较低调,喝酒也不多,而贾鱼今天却被太多人敬酒、期间也包括不少的陈旺家族的兄弟,贾鱼也没太去理会,这一天也没离开,就此时自己离开他也离开了?有些巧合啊?

    贾鱼想到此处、继续装作酒醉摇摇晃晃的往前走,走到村子的一个路口转过去,而陈旺也忙猫着腰快速跟了上去,而贾鱼此时已经身形一晃到了他身后,只见这个陈旺一手扶着墙头,一边扶着墙头追,一边注意观察,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摸着后腰。

    后腰处的衣襟儿已经被掀开,里面露出一把铮亮的匕首,贾鱼两眼微眯,这小子想暗害我?啧啧啧,胆子可以啊!贾鱼暗忖,他暗害自己没事儿,会不会暗害刘欣然?贾鱼只是在刘欣然的乡政府安插了一五行幻化的石人,只能在乡政府住处保护她的安全,其他地方不能了。

    贾鱼有些微微担忧,有心想派分身去保护,但分身也有缺点的,例如自己的分身要是被修为高深的人捉住是对自己的致命打击,例如自己的教义是无上、也便是无形之说,自己展开攻势,身体华为漫天虚无,又可以在漫天虚无中无处不在,在虚空、在河海、在地下、亦或在宇宙,自己都会华无形而有形、化有形而无形。

    可以从任何方向攻击敌人,但敌人却不知在自己在何处,但对手要是抓住了自己的一个分身囚禁起来,自己再华为无形就会被对手挟持分身感悟到化为无形的真身的存在,当然一般的修炼者是做不到的,而贾鱼最担心的便是表面是人内在是鬼的李耳这种家伙。

    李耳表面的仁义道德,实际上最为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给干掉,贾鱼不能长期派分身去守护,所以想弄几个护身符之类的,例如最开始弄的那些护身符去保护柳如眉等人……

    今天陈大宝跟何老歪损失惨重,贾鱼琢磨着再收拾陈旺这货一次,贾鱼想了想不仅笑了,看了看时间绕路先到了村部,而刘欣然已经穿戴整齐准备随时回去了,见贾鱼到了刘欣然有些不乐意道:“怎么现在才来?”

    “哦,今天不是何老歪家办五十一大寿么,我作为本村的医生也得去看看啊。”刘欣然撇嘴道:“人家办的是五十一大寿,又不是生病了,你也去,听说今天何老歪把得到的所有彩礼都捐了?县里还补贴了几万块准备买个农业机开春种地用?”

    “哦,是这么回事。”贾鱼撒目看刘欣然有没有落下的东西,然后拎起她的包包,算是给刘欣然拎包,刘欣然又道:“怎么你一去人家就摊上倒霉事儿啊?贾鱼啊,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吗?”

    贾鱼唉了一声:“欣然,难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坏么?这件事跟我一点点关系多没有的,要是跟我有关系,我都不是人的。”刘欣然盯着贾鱼两眼、停顿了好几秒钟轻哼一声:“你啊,说不准,走吧,送我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