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3章 败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何老歪炸了:“好小子!陈旺啊陈旺,你欺负人欺负到我何德华家里来了?陈旺不是我讹人,是你小子太欺人太甚了,小康村谁不知道你小子偷鸡摸狗,欺男霸女的?三天两头的进局子,今年你竟然欺负我何德华?我告诉你,我小舅子是县委办公会主任王小海,你欺负我个试试?”

    陈旺被揪住脖领子甩不掉这老头儿,而这时看热闹的越来越多,陈旺的面子也不好看,陈大宝在当中劝也没用,何老歪一手扯着他脖领子,一手指着推土机:“不行走,不行走,现在华夏没解放咋的?竟然敢用推土机推我家房子?行啊,咱们村里不说理去乡里,乡里不说理去县里,总有个说理的地方!”

    如果换成陈大宝可能就圆滑的忍了,但陈旺毕竟是血气方刚、被扯的一怒之下摔开了何老歪,然后几步上了推土机就往前开,何老歪忙去追,想要堵住推土机,但还是慢了一步,气得何老歪原地跳脚破口大骂,也是他骂的太难听了,陈旺受不住回了一句:“何老歪,你别嚣张,再嚣张别说推土机,信不信我用炸弹把你家房子都给炸平了?”

    “好,好!好小子!有种你来炸我个试试!”何老歪再次追去,陈旺这时看见何老歪家门口站着个一脸愤怒的苗条的大姑娘,正是何翠翠,何翠翠一脸的愤怒,两眼带着仇视,但这种仇视让她整个人的气质更是惊艳起来,陈旺不仅暗叹:这女孩儿生气的时候真是太漂亮啦!

    但也忽然意识到糟糕了,自己这么对待她爹,以后还咋娶她啊?坏了坏了,这下没希望了,陈旺见何老歪又追上来,忙开着铲车跑掉了,何老歪不依不饶,渔场他不管了,但挖自来水沟他管定了,拉了几个亲戚就不让挖自来水沟,天然气也不让搞,太阳能……至于太阳能何老歪冲陈大宝喊,得给他免费装一个才行。

    陈大宝气得直哆嗦,当场开着丰田霸道离开,随后找到躲在亲戚家的陈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巴掌加飞脚,陈旺被打的直咧嘴,挠头讪笑:“表哥,你打吧,打吧,只要你能把何翠翠说给我,你打死我都行啊。”

    陈大宝被逗笑了:“你他妈的,中邪了吧?我把你打死了,何翠翠说给你有啥用?再说了,今天你也看到了,就这老丈人你受得了吗?也幸亏你嫂子何秀秀为人贤惠识大体,不然我跟你嫂子也早让何老歪给整离婚了,而何翠翠和她爹何老歪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真是活够了是吧?”

    “表哥,你咋说我都行,我就是喜欢何翠翠,我天天被她打都行,说句不好听的,我天天给她舔脚都行。”

    陈大宝要吐了:“去年奶奶的腿的,你真是不要脸了,真他妈恶心,我打你都嫌脏了我的手,我走了,你在这藏着吧,这两天不要出来了,我找人把何老歪家的墙搞定,你再买点礼品去看望他,到时候好好说话。”

    “明白,明白,对了表哥,他家墙都倒了,再砌啊?现在大冬天的也没法动土和泥啊?”

    陈大宝点指陈旺道:“你啊,真是蠢啊,何老歪那家墙皮就是准备讹诈邻居的,因为邻居准备过了年盖新房子,所以何老歪家的后院墙根基就不牢,前几天我还看何老歪在偷摸抠自家的墙根呢,就是为了邻居一翻盖房子他家后院墙就倒了然后他好讹诈,现在你沾包了,另外和泥不成你不会想别的?给他家焊个铁栅栏大门就行了。”

    “啊?对啊,焊个电动的铁大门。表哥还是你脑袋活啊,这个钱我出。”陈大宝唉了一声:“算了,你这个败家子啊,你有个屁钱啊,还不是我大爷赚的那点钱么,你就少败家吧!

    这次的钱算村上的,毕竟是村里搞自来水工程把何老歪家的墙壁弄塌的,对了,我听说何老歪的儿子何大柱一会回来,那家伙一米八八身高啊,是县里的地痞,你在这躲几天,别挨何大柱的打。”

    “哦,我明白,我明白。”陈旺一缩脖子,一听何大柱陈旺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从小到大可没少挨何大柱的揍,何老歪家四个孩子,何秀秀是大姑娘,何大柱是老二,还有个老三何建国在外地,老幺就是何翠翠。

    这个何大柱始终比他高大半头,而且身材魁梧至极,大拳头跟个小电饭锅大小,那一拳头抡在身上火烧火燎的疼,都能把他给打出内伤来,陈旺虽然犯浑,但遇见何大柱必须老远的躲着。

    后来何大柱去县城猪肉摊杀猪卖肉,是那条菜市场出名的混混,小康村村子无老虎,陈旺这只猴子称大王了,不过听到何大柱要回来,显然是给他爹出气来了,吓得陈旺后脊梁骨都嗖嗖的冒冷汗。

    而贾鱼此时忙活着大棚和猪场鸡场的事情,抽空也出去看看热闹,听到老百姓都议论纷纷说陈旺要用炸弹炸何老歪家,贾鱼就灵机一动,如果自己现在往何老歪家仍一颗手雷,肯定会让人认为是陈旺干的。

    不过那样太坏了,何老歪就算心眼不好,但也罪不该死,再说那是何翠翠的爹,自己挺喜欢何翠翠的,两人以后如果真走到一起,把何翠翠给啪啪啪了,那何老歪算是自己的老丈人了,不能那么干,不能那么干,手雷的威力太大了,要不换雷管吧。

    贾鱼小世界里面的手雷上次都扔到倭国的捕鲸船上去了,一颗没剩下,这时他联系马晓宇,马晓宇那边又传来燕语莺声的说:“贾哥,忙啥呢?是不是又要干架了?我手下的这群兄弟都等得不耐烦了。”

    “嗯,兄弟们伤情怎么样了?”贾鱼问,马晓宇笑道:“放心吧贾哥,各个生龙活虎的,上次他们受伤,你给他们上了那种药水,回来就伤口止住了,现在连伤疤都没留,实在是太牛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