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7章 人生一世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午陈旺也从派出所出来,但他极为憋屈,吹个牛逼一万块钱还没了,哪有这么憋屈的?而何老歪找两个瓦工给自己家拾掇房子,室内墙壁去墙壁、从新粉刷也要两三千了,加上被炸坏的锅碗瓢盆也要千八百的,一算自己还能剩下六千块也不算吃亏。

    这一下陈旺蔫吧了不少,这段时间连续赔钱谁家也受不了,加上得罪了何老歪,那何翠翠就更不能搭理自己了,陈旺忽然间觉得自己的冬天无限期的延长、自己的春天想必是不会来了,虽然与何翠翠还没有任何进展,但陈旺已经觉得自己陷入了深深的失恋的痛苦当中。

    这种痛苦要远远比他被暴揍一顿、甚至四肢残废更加难受,就像是一把刀扎入了他的心脏,并且这把刀还不抽出,就这样在他心头上扎着,只要他刚一平静、这把刀就动一下,让他的心便极为的刺痛,这种伤不见血、却是让人最为难以忍受煎熬的情伤了。

    陈旺唉声叹气不像以前那样张狂了,这时,村里忽然传来了哭声,哭声夹杂在北风飘雪中、被凄冽的风声带的更远,整个小康村沉默了片刻,各家各户都在聆听,几秒种后,房门打开,村民都循着哭声找去,不知道是谁家怎么了。

    大家随即找到哭声源头,在村子的一户姓孙的人家,村民赶到那里时,见他家的老人已经咽气,享年一百岁,村长陈大宝、村书记刘欣然、治保主任郭军、小队队长胡海峰,村民代表陈旺等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随即,王淑梅、贾鱼、王雪、林玲等等村民也都赶到了现场,贾鱼还在他家敲过猪,没想到家里还有一个百岁的老爷子,当时敲猪的时候这老爷子还不在小康村,在小儿子家养老。

    眼看要到年底了,老爷子也想念农村,想回来看看,而且到了百岁年纪早就已经知了天命,觉得自己要不行了,或许今天闭上眼,明天都不知道能不能再睁开,这老爷子虽然岁数大,但是一点也不糊涂,便要回到农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自己的老家,自己出生的地方,亦是算是落叶归根。

    没想到最后这个年还是没能挺过去,百岁老人老孙头在整个小康村极为有威望的,即使陈旺、陈大宝、郭军、何老歪、何大柱这些村里的刺头,此时也都是老老实实的,何大柱和陈旺此时都低着头。

    看着已经被抬到地上的老人,眼圈亦是有些泛红,嘴里地念着孙爷爷在他们小时候用木棍敲他们的头,还给他们糖吃,说的周围众人亦是一阵的伤感。

    陈大宝亦是擦了擦眼睛,开始帮着老孙家忙活,地上已经搭了一铺床,按照农村的规矩,老人船上了生前最好的衣服放在临时搭建的床上,那边的寿衣也准备好,城里小儿子早就准备好的棺材也正往这边运。

    而贾鱼此时发现在老孙家的院子上空有一个老者的虚影,这虚影飘飘悠悠的,似乎还留恋着这个世界,这个家,看着熟悉的人和熟悉的地方,他不舍的在虚空中飘荡着,贾鱼叹了口气,走出门,一股神识交流说:“老爷子,享年一百岁,高寿啊,寿终正寝了。”

    院子虚空的老孙头的虚影先是一愣,随即点头:“你能看见我?唉……没想到小康村还有个高人啊,我这一百岁了,也活的够多的了,只是差一点就一百零一岁,呵呵,就差半个月了。”

    贾鱼点头:“老爷子,要不我给你续命半个月吧,完成你的心愿。”老孙头一愣:“你能给我续命?”贾鱼点头:“可以,不过六道轮回,生生死死,我能给你续命半个月,但不能一直给你续,要不然地府那边也不好交差。”

    老孙头沉默一下说:“我明白,我都活了一百岁了,啥事都明白,唉,一百岁寿终正寝能有多少人?我应当知足了,不许续命了,一切都是天定。”

    贾鱼点了点头:“老爷子能这么想是解脱了,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解脱,又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开始,一路走好,无牵无挂。”

    “明白,明白,我再看家里人几眼就走,舍得不啊……”这老孙头的虚影又看了一番家里人,还有家里熟悉的家具、他用过的什物,被褥、棉衣,此时家里人也拿到路口给他烧,也在给他烧纸,冥冥中,贾鱼也见到老孙头收下了这些衣物和纸钱,擦了擦眼睛慢慢叹气的离开。

    唉……贾鱼也有些感怀,自己已经到了道祖级别,自然不用如此的生离死别,但普通人还是如此,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生或许就是一串终结悲凉的过程,那么活着的时候就应该尽量多笑笑,难事、心事、错事、烦恼之事都不应该太放在心上,因为最后一切都会过去,一生总归快乐才是最好。

    这种家中有老人去世属于白事情、规矩也是摆酒的,而且老人是百岁去世,算是喜丧,红白事情有所不同、白事情饭菜要简单一些,村里人也都来随份子。

    这时孙家人把陈大宝和刘欣然叫到屋里说:“书记,村长,我家老爷子从城里赶到农村,其实就是为了一副棺材板啊,城里都实行火化,农村是土葬,老人都图个入土为安,书记,村长,我们家也都有坟茔地的,能不能土葬,这也是老人的心愿,一辈子就图个棺材板。”

    刘欣然微微叹了口气,陈大宝点了点头道:“放心吧,这件事我给你办,保证让老人土葬,入土为安。”陈大宝随即走了出来,喊很旺和郭军到了院子里,冲两人道:“你们找一辆抓钩机,去老孙家坟茔地挖个坑,明天早上跟着去把老人下葬。”

    郭军点头道:“村长放心吧,我这就去办。”而陈旺挠挠脸迟疑说:“表哥,乡里不是说现在不让土葬了么?都实行火化,你这样做是违反政策的,不如把这件事情交给刘欣然去做,她要是同意土葬咱们就去乡里奏她一本,到那是时候她这个书记就当不成了,是乡里和老百姓两头不是人。”

    (欢迎大家关注久石的作者公众号,里面的书更精彩,微信公众号叫:作者久石。用微信关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