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暴怒,伤害梓薇(九)
    凌南清寒沉默了,有些事情根本就没有为什么......

    “凌南清寒,那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会把我关起来的话,那我也会让你后悔。”

    凌南清寒看着说出这句话的木梓薇,木梓薇的表情从车窗上透到了凌南清寒的眼睛里面,宛如困兽一般的悲哀,还有满目的清凉,这就是木梓薇......:“木梓尘,婉念舞还有......你的姑姑,好像我的筹码更多一点吧。”这些人是木梓薇的软肋。

    木梓薇身体一顿,双手警惕的握成了拳头状:“你为什么会知道姑姑......”姑姑的事情除了自己和念舞以外就没有其他人知道的,他怎么会知道,他不可能知道的......

    凌叔叔不喜欢自己和姑姑有联系,自从被凌家收养了以后,她和梓尘与姑姑就没有了任何的音讯,再有联系,是两年前,自己拜托念舞找侦探查的消息。

    除了念舞没有人知道的......

    凌南清寒似玩弄一般的把玩着木梓薇的黑发:“这是秘密,关于你所有的我都知道,包括你让婉念舞调查你母亲的事情......”

    凌南清寒平静无奇的一句话,却在木梓薇的心底掀起了巨大了涟漪,为什么就连这件事情他也知道......绝对不是念舞透露的消息。

    “你调查我?”

    凌南清寒轻轻的转过木梓薇的身子:“你可以这么理解。”他邪魅的一笑:“最有筹码的永远都是我,你,只能是乙方......”

    凌南清寒脸上的笑意让木梓薇背后一寒,他的权利好像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大太多了。

    “所以,你最好想清楚惹恼我了的结果。”一瞬间,凌南清寒面上笑意全无,只剩下冷峻:“老头子不喜欢你做的事情你全都做了,真不知道该说你胆大呢,还是不知死活呢。”

    木梓薇心很累,她一直都知道凌叔叔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慈善,一个把公司做到了帝国级别的人能是什么善茬?

    似乎做了这么久的努力都白费了一样,木梓薇很是沮丧。

    “要是能让我开心,说不定我会大方慈悲的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木梓薇瞪了一眼凌南清寒就又转向了窗户那边,看着外面呼啸而过的街景,木梓薇陷入了一阵又一阵的无力感之中,凌南清寒好像没有说错......难道自己就真的只能做一个乙方吗?

    车子停到了公寓的楼下,木梓薇自顾自的下了车,走到了电梯口......这才发现并没有听到凌南清寒的脚步声,转身,已经没有了凌南清寒车子的影子。

    木梓薇走出去,公寓楼下空旷旷的,依旧没有那辆低调的黑色路虎......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木梓薇的脑海里萌生了。

    念舞拨弄着面前杯子里的饮料,满脸的不安,不确定的问到:“你确定凌南清寒不会等会再把你带走吗?”

    木梓薇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可能凌南清寒一回到公寓就会发现自己不见,但是呢,随他吧,反正现在自己需要释放一下压力。

    “你都不确定,你就把我给叫出来了???”婉念舞不可思议的站了起来,她木梓薇什么时候这么心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