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比赛,他受伤了(一)
    “你都不确定,你就把我给叫出来了???”婉念舞不可思议的站了起来,她木梓薇什么时候这么心大了。

    木梓薇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念舞又重新在椅子上坐下了,满脸的生气、不解,她是不知道今天早上凌南清寒把她拉走的时候,自己有多担心啊,现在她一点也不想又来一次那种撕心裂肺、担惊受怕的感觉了,这个凌南清寒怎么长大了以后变得这么的深不可测、喜怒无常了。

    木梓薇把桌子上的杯子往念舞那边推了推:“急什么嘛,就算他要来,那也等我喝完奶茶以后。”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她不想做乙方,也不愿意做乙方,爱咋咋地吧。

    念舞郁闷的吸了大大的一口奶茶,咽了下去,又问到:“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没有跟我说你在他家住的事情。”说到这件事情上,她也是气的不得了,她和凌南清寒刚走,自己就给鎜子俊打电话确定她在凌南清寒的公寓住的事情是不是真的......知道答案以后那也是气的不行,好好的一个周末......

    木梓薇小心翼翼的抬头,做了一个害怕的表情:“对不起,不该隐瞒你的.....”对面坐的念舞就像是在拷问彻夜不回的老公去做什么了的样子,不,好像比那还要恐怖一些。

    念舞实在是想打她,但是,但是又下不去手......

    “少爷,我们走吗?”司机对后面的男人问到。

    男人最后深沉的看了看饮品店打闹的两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黑色的路虎如来时一般,低调的驾驶离开了。

    从这件事情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木梓薇和凌南清寒之间好像又恢复到了刚刚合居的时候一样,木梓薇上学,闲暇时间用来准备比赛和在图书馆的工作。凌南清寒则一如平时,早早离开,很晚又回来,偶尔会带几个不同的女人留宿。

    他们住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木梓薇对凌南清寒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吸烟、喝酒,玩女人......就没有见过他正经工作的时候。

    可是尽管表面上再怎么的平平淡淡,木梓薇都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那样的,那个恐怖的夜晚直到现在还会偶尔的出现在她的梦里......

    本以为这种生活就会持续到自己比赛结束的,然后,凌南清寒告诉木梓薇:“我要出国几天。”

    木梓薇随意应到:“哦。”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自己面前的这幅作业上,无暇关注其它。

    凌南清寒走到木梓薇的身边,看着她正在做修改的画,随手指了一个地方:“造型错了。”

    木梓薇看了看凌南清寒所指的地方,这才发现确实是有些问题,拿起橡皮就要修改。

    凌南清寒抓住了她拿橡皮的手,一把拉了起来,木梓薇用力的挣扎,这个疯子:“松手。”干嘛总是要做这些奇怪的事情......木梓薇想起了那个晚上,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就连眼神也充满了对凌南清寒的害怕和厌恶。

    凌南清寒刻意的忽视了木梓薇的眼神,一只手揣在口袋里,一只手抓着木梓薇,看似很随意,可是任木梓薇怎么挣扎都挣不开,就差上嘴咬了:“你不说点什么吗?”凌南清寒冷清的声音传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