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清寒,这是妈妈(十)
    “我不管,不听话就必须要受到惩罚。”

    凌南清寒轻轻的附上了她的甜蜜,这一次并没有刚刚的那么粗鲁,霸道,反倒是一种恋人之间的碾转。

    终于在木梓薇快要呼吸不了的时候,凌南清寒停止了他的动作。

    木梓薇失神了片刻,才反应了过来,她有些委屈,为什么他每一次都不听自己的解释,木梓薇把头转向车窗的方向,不再看身边的凌南清寒:

    “以后请不要对我做这些奇怪的事情。”

    凌南清寒把她的脑袋转向了自己,木梓薇别扭的把视线看向了其它的地方,不让自己的视线和他的碰撞在一起。

    “你再说一遍?”

    凌南清寒的声音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木梓薇壮着胆子又说了一遍:

    “以后请不要对我做那种奇怪的事情。”

    “素子月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凌南清寒握着木梓薇下巴的力道一点一点的加重......下巴上传来的疼痛甚至让木梓薇感觉那里都快碎了一般的,她十分的痛苦。

    “为,为什么,你每次都要把事情归咎于别人呢?”

    木梓薇说话的声音中夹杂了几分颤抖。

    下巴上的力气还在继续,那里已经泛红了,木梓薇的眼角溢出了泪水......她的样子看起来可怜极了。

    “是不是她和你说什么了?”

    凌南清寒继续着他的揣测。

    木梓薇痛苦的轻轻摇了摇头:

    “我们两个可是在同一张户口本上的人,你对我做的种种,你就不会感到心虚吗?我的哥哥。”

    似乎是因为凌叔叔回国了,木梓薇今天的胆子格外的大了许多,而且,因为凌叔叔的回来,木梓薇清晰的认识到了自己和凌南清寒做的那些事情是有多么的另类和荒唐......他们可是兄妹啊。

    凌南清寒轻轻的在她额头上落下了如羽毛一般的一个轻吻:

    “木梓薇,我一点也不会心虚,因为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做过妹妹。”

    凌南清寒松开了遏制住木梓薇的手,带着笑意全身褪去,独留木梓薇一人复杂万分。

    “你似乎一直都误会了什么,在我眼里,你和木梓尘都不过是凌家的宠物罢了。”

    “主人给自家宠物投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凌南清寒脸上的笑容直直的刺进木梓薇的心脏。

    “就像是狗一样,畜生永远都只是畜生,主人给他几口汤喝,它就以为自己是人了......最后它也只能沦落成食物。”

    木梓薇伸手重重的在凌南清寒的脸上扇了一个大耳巴子,清脆的响声在整个车里面十分的清晰。

    前座的司机默默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梓薇小姐还真是胆大......司机害怕的连呼吸都在尽量缩小,生怕把自家少爷的怒火扯到自己身上了。

    凌南清寒脸上带起了一种病态的笑:

    “木梓薇,很好,你厉害,宠物会咬人了。”

    “凌南清寒,你欺人太甚了。”

    木梓薇突然觉得自己很蠢,竟然会被他给骗了,原来他每一次的柔情都是装出来的,对,他说的一点也不错,自己就是凌家的宠物,至少在智商上,自己和宠物一点区别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