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回归,生日聚会(五)
    凌南清寒说完,就径直的走向了车子,木梓薇很是生气,神经病......凌南清寒似乎能猜到木梓薇此时脸上的表情,不知不觉的就弯了嘴角。

    木梓薇心中默默暗骂了几声之后,还是乖乖的上了车子,这个地方她可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生日聚会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从这个地方离开......

    车子驶上了高速,车内一片静谧,木梓薇的视线透过窗户往外看去,或许是工作日的关系,就连北都的环城高速上来往的车辆都很少,若是换做平时的休息日,这里一定是会堵车的。

    木梓薇悠然自得的带着惬意的心情打量着外面,她的好心情似乎是会传染一样的,车子里面尽管静谧,却很轻松,一点都没有因为凌南清寒的存在而感到压抑什么的。

    可是,又过了一会,梓薇才发发觉了一些异样:

    “陆秘书,后面的车子是不是在跟踪我们?”

    因为梓薇的一句话,车上的两个男人同时将视线放在了后面的银灰色轿车上,外边看起来很是普通,可是他有意无意的与凌南清寒的黑色路虎保持一定的距离,又充分证明了它并没有像他外表一样的普通。

    木梓薇看了看陆景谦,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凌南清寒,又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看后面紧跟不舍的车子......她本来就只是在看外面的车流的,却无意间发现了这辆车。

    陆景谦看起来不是很担心,他用他标志性的笑容道谢:

    “谢谢梓薇小姐的提醒了,只是一个小尾巴,不用过于担心,”

    伴随着陆景谦一句话说话,凌南清寒一把扣住了木梓薇,木梓薇正要挣扎,便听见凌南清寒的声音传入耳朵,紧跟着,黑色路虎突然加速......这绝对是木梓薇近几年来第一次做这么快的车。

    木梓薇:“啊......”的声音在风中淹没,她紧紧的抓住了凌南清寒,她的指甲陷入凌南清寒裸露的皮肤中。

    凌南清寒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出声禁止木梓薇的举动。

    木梓薇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凌南清寒的暴行,她已经害怕的脸色都白了,嘴巴颤颤巍巍,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她的牙齿,她的身体都在打颤,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多余的心情去关心其他了。

    这样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车子猛地在一个地方停住了之后,木梓薇再也受不了的甩开了凌南清寒,打开车门......

    “呕,呕.......”

    食物在她的胃里面翻腾不止,晕眩和窒息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巴......

    看着木梓薇在路边狂吐不止的样子,凌南清寒有些心疼,他责怪的瞪了陆景谦一眼,陆景谦无奈的摊了摊手,这还不是他最快的速度呢,已经慢了很多了。

    凌南清寒拿了一瓶水,又拿了一包纸巾,下了车,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木梓薇:

    “擦擦吧,这幅样子要是让记者拍到了,老头子会很丢人的。”

    凌南清寒的语气里面带了几分嫌弃,可是眼睛里面却也流露出了几分心疼。

    与此同时,一个混混模样的男人从银灰色的轿车上下车,身上穿着脏兮兮的、掉了色的衣服,裤子上还有几个大洞,一双同样脏兮兮的凉鞋,脸上胡子拉碴,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不修边幅......他吐了一口吐沫,咒骂了几声,紧跟着拿出了手机:

    “喂,宋哥,真是对不起,没跟住,他们跑的太快了......喂,宋哥,宋哥......”

    似乎是电话那端的人挂了他的电话,他更是生气了,又用力的踹了几脚车门,似乎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我是分界线........................................

    “怎么了?没有跟上吗?”

    婉念卿见面前的人骂了几句挂断了电话之后,赶紧十分关心的问到。

    老宋斜眼看了看婉念卿,熟练的点上了一支烟。

    婉念卿被老宋吸的廉价烟草弄得难受的不行,她厌恶的挥了挥老宋吐得烟雾,催促到:

    “你说话啊,是不是没跟上。”

    说实话,她现在都有点怀疑这个人的办事能力了,自从自己联系上了他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做出什么让自己满意的事情来,都已经这么久了,现在连木梓薇的住的地方他都没有查清楚,现在还十分不自量力的要去跟踪清寒,也不看看他自己是什么模样,还敢跟踪清寒。

    老宋依旧一言不发,直至一支烟吸完了之后,他一把卡住了婉念卿的脖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他凌南清寒,我还瞧不上眼呢,就是一个富二代罢了,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个女人究竟喜欢他哪一点了......”

    老宋左看看、又看看了婉念卿的脸,发出了不屑的声音。

    婉念卿伸手用力的去掰老宋粗壮的手,他的力道很大,大的让婉念卿一度以为自己的脖子要断了.......

    老宋松开了手,婉念卿难受的咳嗽了几声.......

    老宋丝毫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想法,他警告到:

    “回去跟你家老头子说说,赶紧把我的钱给结了,上次做事的五百万他还没给呢。”

    婉念卿十分不喜欢老宋说话的态度,她作势就打开了包:

    “不就是五百万嘛,我先给你.......”

    五百万对她来说还是有的,只是现在卡上可能只有三百万......

    然而并不等她把话说完,老宋就打断了她:

    “小姐,是美金~”

    他说话的语气里面带着对婉念卿的不屑。

    婉念卿被他说的数字惊了,五百万美金.......:

    “爸爸做了什么竟然要给你这么多?”

    她眉头紧皱,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被老宋旷了。

    老宋轻笑:

    “这可就要去问你们家的老头子了。”

    一条人命,难道还不值五百万的吗?

    婉念卿的脸上带了些紧张,生怕爸爸做了什么事情......但是,同时,她心里也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了,这可是价值五百万美金的事情......

    生日聚会如期举行,就在木梓薇从疗养院出来的第三天,这三天她一直都住在凌南清寒的另一处别墅里,凌南清寒这三天也什么都没有做,就是整天呆在家里,寸步不离的跟着木梓薇。

    木梓薇十分害怕这样与他朝夕相处,于是能免则免的就不往公共的地方去,没有事情就是呆在她的房间里。

    她有想过逃跑,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可是做到一半的时候,凌南清寒曾经生气的样子又再一次的侵入了她的脑海,光是想到了凌南清寒的那副样子,木梓薇就已经吓到了手软脚软......最后,万般无奈,也只能放弃了。

    这一天,很早的,陆景谦便带了一大堆的人来别墅......木梓薇眼尖的看到了熟悉的人,还是上一次参加聚会时候给自己做造型的那位设计师。

    那个男人一见木梓薇,便朝着她抛了一个风情十足的媚眼:

    “梓薇小姐,又见面了呢。”

    他并不是很了解木梓薇的身份,但是,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凌总身边有一个女人能呆了这么久的,以前,凌总虽然也带过几个女人去他的设计师,可是就那一次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这个女孩还真是厉害,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很期待还有第三次。

    设计师的动作惹得凌南清寒很是不满意:

    “你的眼睛不想要了吗?”

    凌南清寒的语气里面满是威胁,他的一句话,让设计师立刻就收敛了他的玩弄,迅速就变得认真了起来:

    “梓薇小姐,我们开始吧。”

    男人和他的助手摆好了工具之后,便开始了,化妆很顺利,可是到了选择衣服的时候,过程就有些忐忑了:

    “不行,后面露的太多了......”

    “不行,太短了。”

    “不行,露腰了。”

    ......

    “行了,就它了。”

    终于在凌南清寒看过了几十件晚礼服的时候,他如愿的看中了其中的一件。

    在场的,除了凌南清寒以为,其他人瞬间的安静了下来,设计师有些犹豫的问到:

    “凌总,您确定吗?”

    陆景谦也劝到:

    “清寒,你还是再换一件吧。”

    木梓薇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究竟是自己穿的,还是他穿的,要求怎么那么多,她善意的提醒到:

    “我是过生日,不是奔丧。”

    凌南清寒的脸色也变了:

    “木梓薇,我给你选衣服是看得起你,你别过分了。”

    木梓薇翻了一个白眼,她走到陆景谦的身边,带着歉意的笑容说到:

    “陆秘书,那就麻烦你现在给老宅那边打个电话,就说我不去了.......”

    她不傻,当然知道今天自己的重要性,一旦今天自己没有去,先不说大的,就说小的,凌南清寒也会有不少的麻烦,就这些小麻烦,就已经足够他头疼一阵的了。

    凌南清寒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终妥协的指向了一件保守,却很是清丽秀雅的一件纱裙:

    “最低底线。”

    设计师看向凌南清寒指的那件裙子,轻松的吐了一口去,还行,还行,勉强能配得上木梓薇的气质。

    木梓薇也看向了凌南清寒所谓的最低底线,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穿什么对她来说都一样,只要不是之前的那件黑色奔丧的长裙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