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争吵,祸事丛生(二)
    “姑姑,放轻松,放轻松,没有人要伤害你,没有人……”

    这是姑姑的习惯,她每每感到危险的时候,便会大声尖叫,木梓薇有些奇怪,到底是什么让她感受到了危险,是因为阿姨的名字吗……木梓薇来不及多想……

    此时的房间里面一片混乱,有些失控,义工把电视声音开到了最大,试图吸引姑姑的注意力……素子月有些受伤,有些失落,这么多年了,她还没有原谅我……

    “你们是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金姐看见我这么激动,是吗?”

    等到姑姑的房间里恢复了平静之后,三人走在养老院的道路上,此时已经临近黄昏了,天也没有白天那么闷热,素子月对时不时朝自己看过来的两人说到。

    素子月顿住脚步,木梓薇和木梓尘也同时的停住了。

    素子月在一旁的木椅上坐下,示意两人也坐下,紧跟着素子月握住了两人的手,一边一个:

    “梓薇,梓尘,我和金姐的故事很简单,所以,我也不想对你们有什么隐瞒,我也希望这件事情不要成为我们之间的的隐瞒。”

    说到这里,素子月把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一一道来:

    “我和金姐的弟弟,也就是你们的爸爸是很要好的朋友……”

    听到这里,木梓薇不由的紧张了起来,因为这是第一次有除了姑姑以外的人和他们讲爸爸的事情,那个从未出现在他们世界里的男人。

    “因为那场意外,你们的爸爸生死不明,而我也因为伤到了大脑进了医院,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金姐就认为是我害死了他……”

    素子月想到这里,竟然流出了两行泪水……她以为她已经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弥补了从前的错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呢?她现在并没有什么奢求,她只想要一个机会,一个能弥补从前错误的机会……她已经错了很多了。

    木梓尘有些手无举措,一个女人正在她身边哭,这让他很是凌乱,他朝木梓薇眨眼示意:

    “姐……”

    木梓薇从书包里掏出纸巾递给素子月:

    “阿姨,这是我们第一次知道爸爸去世的原因,我和梓尘都很感谢您,谢谢您能告诉我们这些……”

    木梓薇情不自禁的声音里面也带了几分哭腔,虽然她早就做好了爸爸已经不在了的心理准备,可是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失落……

    “阿姨,我们不怪你,你也是那场意外的受害者,不是吗?”

    梓薇无声的流泪,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哭,要坚强……

    木梓尘脸上并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变化,他非常的平静,就好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般……或许他的心里也很难受,这没有人知道。

    木梓薇轻轻的抱住了素子月:

    “阿姨,爸爸可能还活着,对不对?您不是说爸爸生死不明嘛?”

    木梓薇仍然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素子月没有回答,她美丽的眸子里面满是痛苦,二十年之前的事情是她心底最深的一道伤疤,她不想回忆的再多了……

    路过他们的行人都带着奇怪的眼神打量他们,一个男生面无表情的坐着,另外两个人抱头哭泣,这样的场景怎么能不吸引人注意呢。

    素子月的沉默并没有让木梓薇放弃追问,她推开了素子月,两人的眼睛都是红肿的,木梓薇继续问道:

    “阿姨,如果爸爸还活着的话,那是不是妈妈也还在?”

    对木梓薇而言,在凌家生活的这么多年,让她学会了很多很多,她已经习惯了没有爸妈,像是孤儿又不像孤儿的生活,现在她得知了关于爸爸的消息,她也想知道关于妈妈的消息,不是说多么奢求他们在自己的身边,她就只是想知道,想知道他们还在这个世界的一角就好……

    “姐,别问了。”

    木梓尘看出了素子月脸上的挣扎和痛苦,他看着木梓薇,示意她别说了。

    木梓薇动了动嘴唇,将马上要说出来的话吞会了肚子里面……反正她会一直在凌家,以后再问也不迟。

    木梓薇这样想着,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快速的切换状态:

    “不是说喝下午茶嘛,你们看都已经快黑了……”

    素子月抓住木梓薇的手:

    “梓薇,原谅我有的事情不能告诉你们,可是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有的事情,你们还是不知道的好。”

    事情讲完了,木梓尘站了起来,神了个大大的懒腰,催着说:

    “快走,快走,我都有些饿了……”

    木梓薇也笑着站了起来,虽然知道爸爸的消息了之后有些难过,但是还是很开心的。

    “梓尘,你想不想取代清寒的位置。”

    素子月的一句话让原本很是轻松的两人都愣住了。

    “阿姨,你……”

    木梓尘结结巴巴的发出声音,他没有想到这个只认识了不到一个月的人竟然会这么问他。

    素子月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妥,她双手放在膝盖上,十分优雅的问道:

    “如果你想,我会帮你。”

    木梓尘处于惊愕中,久久不能恢复……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木梓薇,她一把把木梓尘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姐……”

    木梓薇眼中全是清明:

    “阿姨,谢谢您的好意……可是,梓尘不需要你说的取代。”

    素子月正要说什么,就被木梓薇直接打断了:

    “我也不需要,凌家的东西,我们不稀罕。”

    素子月脸上露出了一抹焦急,她站了起来:

    “可那是你们应得的,那就是属于你们的东西。”

    素子月说的很是严肃,她心中有对他们两个的愧疚,她想弥补,可是她们却什么都不要,他们越是这样,她就越是心中有愧……

    木梓尘站在木梓薇的身后,一言不发,他听梓薇的。

    木梓薇也顾不上身后来来去去的行人,解释道:

    “那不属于我们。阿姨,淩南清寒的位置,许多人都在觊觎,可是那不包括我们,凌越想要那个位置,大伯想要那个位置,凌家很多人都想要那个位置,可对我们来说,那就是散发着恶臭的垃圾,那正是我们想远离的东西。”

    木梓薇很清醒的意识到,成为淩南清寒那样的人,就意味着要抛弃一切,许多人羡慕他,羡慕他神仙般的生活和权利,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有多可怜,欲要成神,必先成魔,淩南清寒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他是魔鬼。

    “梓薇,你们是错的。”

    素子月这一点上无法认同他们,他们还小,根本就不知道坐上淩南清寒的位置有多少他们难以想象好处,淩南清寒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拿到凌氏帝国的所有股份,他的做事手段和人际关系在北都的圈子里面就已经是出了名的,淩南清寒的名字在北都完全就是一张通行证……

    木梓薇不是很想和素子月深究这个话题,无论她说什么,在这上面,她的想法是不会变得,她和梓尘一定要离开这里:

    “阿姨,不要再说了……”

    木梓薇用充满疲惫的语气说到。

    素子月不是什么没有眼力劲的人,见状她便不再说什么了,而内心里却暗暗,一定要让梓尘替代淩南清寒……因为那是他妈妈欠自己的。

    ………………………………………………………………我是分界线………………………………………………………………

    “你确定你没有听错吗?”

    陆景谦皱眉问道,这些话绝对不可能是木梓薇和木梓尘会说的话,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站在办公室里面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他因为受到了陆景谦的怀疑,而显得有些不高兴,唇上的两根胡子都被气的一颤一颤的:

    “陆秘书,这么说话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要是不相信我,那就找别人跟着那位小姐了啊。”

    那人说完便双手环绕在胸口前,一言不发,大有一种不再说话的倔劲。

    “你再重复一遍他们说的话。”

    淩南清寒黑着脸又问了一遍。

    陆景谦在那人还没说话之前,赶紧解释道:

    “清寒,我觉得我们还是再仔细调查一遍吧,只听他的片面之言,实在是不可靠。”

    陆景谦十分了解淩南清寒的脾气,他要是信了的话,绝对又会闹出几件事情的。

    坐在老板椅上的淩南清寒就好像没有听进去陆景谦的话一样的,用钢笔直直的指着面前的人:

    “说。”

    一个字简单明了,却又霸气十足,其中富含的震慑力更是不言而喻,站着的人被淩南清寒吓到了,咽了咽口水,颤抖的回答:

    “就是,就是,凌家的新夫人问两位小姐少爷,要不要替代您的位置,两位小姐少爷刚开始是被吓到了,但是,很快,那位小姐便……然后他们就在商讨怎么做,我一听不对劲就赶紧联系您了。”

    木梓薇说了什么,那人根本就没有说,可是省略的话已经很是清晰明了了。

    那人说完以后,便直直的站在那里,什么都不敢说,什么动作也不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