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争吵 ,祸事丛生(四)
    月光从敞开的门中遛了进去,照亮了一片棱角分明的身姿,木梓薇手中的钥匙掉落,发出了一阵声响,她的声音也带了几分的颤抖……: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淩南清寒的存在让木梓薇立刻就想起了在疗养院的每一天……黑暗,孤独,害怕……

    木梓薇想转身逃跑,可她的双腿又像是生了根一样,无法动弹……

    淩南清寒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到木梓薇的面前,弯腰将地上掉落的钥匙拾了起来。

    他的身形在木梓薇的身上笼罩了一片阴影……木梓薇颤抖的更厉害了,连脸色也苍白了几分。

    淩南清寒将钥匙放在桌子上,轻声询问:

    “去哪了?”

    他的手附上木梓薇的脸蛋,轻轻抚摸她肌肤上的细腻……

    木梓薇不敢说话,她很害怕,无限的恐惧在笼罩她。

    淩南清寒强硬的抬起木梓薇垂着的脑袋:

    “说话。”

    木梓薇的身体又是一阵痉挛,颤抖的更厉害了,极度的压力之下,木梓薇只觉得一阵晕眩感席卷而来:

    “对不起,我错了。”

    木梓薇小声地说出声,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可是眼前的情况下,先认错是最明智的……木梓薇能感觉的到,淩南清寒在生气,他现在十分的生气,但是,木梓薇不确定他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

    淩南清寒深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木梓薇,心中不知道再想些什么,可是想必他也在好奇,什么时候木梓薇养成了这种一有事就先认错的习惯了……

    淩南清寒伸手直接就抓住了木梓薇的领子,他一脚把门踢上,提着木梓薇的身体就往里面去了……

    淩南清寒把木梓薇扔在了床上,他刚一俯下身体……

    木梓薇伸手把床脚位置的夏凉被拽了过来,几下就灵活的钻了进去……从淩南清寒的角度看,木梓薇这个样子就好像是一个肉球一般,再加上被子的颜色,简直像极了。

    对于床上的这枚肉球,淩南清寒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反而他更加的生气了,气木梓薇对自己的害怕和逃避。

    淩南清寒伸手去扯被子,无果,因为木梓薇裹得太紧了……淩南清寒又扯了几下,还是无果,他的脸色越来越差,越来越差……终于,到了他忍耐的极致。

    伴随着次拉的一声,木梓薇身上的被子被淩南清寒硬是扯成了两半……

    此时的木梓薇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还保持着缩卷的样子……

    淩南清寒把木梓薇身上的废物扔到了地上,一把就掐住了木梓薇的脖子:

    “你竟然敢躲着我!”

    淩南清寒一想到她从昨天到今天,一直都没有回家的原因是在躲着自己,他就控制不住的加紧了手上的力气。

    木梓薇眉头紧缩,除了那熟悉的窒息感,她意外的并没有感受到其他,就连窒息的痛苦感都没有……木梓薇感到有些可笑,她竟然已经熟悉了淩南清寒时不时的暴虐了,习惯真是可怕。

    “疯子,有种你就杀了我。”

    木梓薇倔强的说话,她本来是不想和他争吵,她不想淩南清寒在把自己囚禁起来……可是,她还是没控制住的说出了和他作对的话。

    与此同时,木梓薇也知道,淩南清寒不敢杀自己,他只敢拿自己撒气,却不敢对自己做其他的,因为现在是他的关键期,股东大会结束之前,他不能传出任何不好的消息,不然的话,凌氏帝国什么的就都会是别人的了……

    淩南清寒皱了皱眉头,松开了手:

    “木梓薇,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木梓薇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可是紧跟着淩南清寒的动作让木梓薇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木梓薇开始推他,她眼里充满了震惊,她嘴上稍稍的一用力,血腥味便在两人的口腔里弥漫。

    淩南清寒退开了木梓薇,吐出口中的血腥味,不爽的暗骂了几声……

    木梓薇迅速的逃到了床的另一角,她伸出手示意淩南清寒:

    “求你了……我有男朋友……”

    木梓薇心中满是苦涩,他们这个样子像什么……眼前的人明明是自己名义上的哥哥。

    淩南清寒怒吼:

    “你还有脸说,谁同意你了,凌家的东西死都是凌家的。”

    淩南清寒伸手便要去够木梓薇手上的戒指……淩南清寒疯狂的抓住了木梓薇的手,尽管木梓薇使劲的往后退,可她还是被淩南清寒抓住了,她伸脚又是踢又是叫的。

    “闭嘴。”

    淩南清寒皱眉叫到,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木梓薇以为淩南清寒这样就不会再打戒指的注意了……可是,很快她就察觉到不对劲……她立马就下床逃跑……

    淩南清寒面露不善,他伸手解开了脖子上的领带……一点一点的向木梓薇靠近,一把抓住了正要逃跑的木梓薇的脚踝……

    他欺身而上,直接附在了木梓薇的身体上,月光照在两人的身上,竟然说不出来的唯美,淩南清寒的鼻息间触及的满是少女的芬香,这味道,令他有一瞬间的着迷……

    淩南清寒用领带把木梓薇的双手固定在床头,月光的照射下,淩南清寒取下了木梓薇手指上的戒指,随意一扔……

    木梓薇的视线紧紧盯着被抛落的戒指,确认了掉落在什么地方以后,她使劲的挣扎,嘴里也开始咒骂:

    “疯子,神经病……”

    骂了几个之后,木梓薇便词穷了……

    淩南清寒已经料到了会是这种情况,他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双手支撑在木梓薇身上,盯着木梓薇的眼睛……

    木梓薇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奈何手被绑着,她也什么都不敢做,她试探的动了动脚……

    她的动作让淩南清寒立刻有所察觉:

    “如果你想让我把你的脚也绑住的话,我不介意在奉献出一条我的腰带来。”

    淩南清寒的威胁很管用,木梓薇立刻就停下了她的小动作……

    淩南清寒轻笑出声,这么胆小的女人,他真是难以相信她会和素子月那个女人合伙算计自己……

    淩南清寒低头,亲昵的亲吻她的头发:

    “你昨天和素子月一起出去了?”

    木梓薇听到他的话,立刻就想起了昨天和素子月出去的时候,素子月所说的……木梓薇没理由的心虚了起来。

    “嗯……”

    “不是说不让你和她接触的嘛。”

    这会的淩南清寒相比较之前似乎平静了许多,可是,尽管如此,他语气中的那股凌冽的气息却丝毫没有减弱……

    木梓薇再一次沉默了,在淩南清寒的凝视下,木梓薇不得不回答他:

    “我觉得……阿姨是好人……”

    木梓薇说完之后就后悔了,想到每一次他们见面时的针锋相对,木梓薇心中便是一阵后怕……

    沉默……一阵沉默……淩南清寒不发一言,木梓薇的那个角度又看不见淩南清寒脸上的表情。

    “你杀过人吗?”

    突然淩南清寒问了这个问题,木梓薇有些发毛……

    “我杀过,十几岁就杀过人,用刀子一下下划过那人的身体,血从他的身体里面流出来,他一直在惨叫,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停手……我到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的所有细节……”

    木梓薇害怕了,她知道凌家的人手上都不干净,却没想到淩南清寒那么小的时候……可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到这个,木梓薇不禁身体颤了几下。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要那么对他吗?”

    “我,不想知道。”

    木梓薇没有一点要和魔鬼讨论这个话题的兴趣。

    淩南清寒的唇往下移动,轻吻她的眼睛,她小巧的鼻尖,轻吻她的嘴唇,似是情人之间的辗转,却又无形的透露出冷漠。

    “因为他抢了我心爱的东西……”

    淩南清寒说了一句有些模糊的意思,木梓薇不是很理解。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的过去,能不能把我手给松开……”

    木梓薇不愿意也不想去猜测他的高深,她的手臂已经麻木了。

    淩南清寒已经吻上了木梓薇的锁骨,他轻轻的舔舐那里的凸起,丝毫没有要解开木梓薇手上领带的意思。

    “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和那些狗东西做告别,不然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人因为你的反抗而死掉。”

    木梓薇的眼睛猛地收缩,满是不可思议,她的声音带了几分颤抖……:

    “你,还要囚禁我……”

    “我会对外说你出国了,你只要负责处理好你的那些烂桃花就行。”

    淩南清寒突然用力咬上了木梓薇的锁骨……木梓薇被迫的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求求你,不要把我关起来,好不好……求求你……”

    木梓薇不得不认输,因为在这一点上,她没有一丁点选择的权力。

    淩南清寒宛如野兽一般的伸出粉嫩的舌头绕着他咬出的痕迹打转,他的双手也加入了……他细长的手指从木梓薇的衣摆深入,徘徊在肚脐的位置,不往上也不往下……就停留在那里打着圈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