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争吵,祸事丛生(五)
    木梓薇不得不认输,因为在这一点上,她没有一丁点选择的权力。

    淩南清寒宛如野兽一般的伸出粉嫩的舌头绕着他咬出的痕迹打转,他的双手也加入了……他细长的手指从木梓薇的衣摆深入,徘徊在肚脐的位置,不往上也不往下……就停留在那里打着圈圈……

    木梓薇对淩南清寒的动作充满了恐惧,一种异样的,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席上脑子,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她的心口位置也是痒痒的,肚子里有一种空虚,不是饿的感觉,却很空,她想有什么东西填满肚子……木梓薇:“嗯……”的发出了一声呻吟……

    意识到自己发出了什么声音,木梓薇赶紧闭上了嘴巴,脸上一阵羞红,紧紧的咬住了牙关,生怕自己又再一次的被淩南清寒y惑了。

    淩南清寒似乎很满意木梓薇的反应:

    “还记得我说过的吗?凌家的宠物永远都只能是凌家的,而我会是凌家未来的主人,所以,你只能是我的。”

    淩南清寒霸道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不等木梓薇反应过来,她身上突然一阵清凉,她的上衣被淩南清寒撕成了两半,木梓薇害怕了,淩南清寒的眼睛变得火热了起来……

    木梓薇被撕烂成两半的衣服在她的双肩上可怜的挂着,再加上木梓薇的眼神……她的样子看在淩南清寒的眼里,简直就是最火辣的催情药……淩南清寒双手开始往上移动……

    “拜托,不要……”

    木梓薇带上了哭腔,她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孩子了,她明白男人那样的眼神代表什么意思,她也感受到了淩南清寒某一个位置的冲动,她很害怕,可是,尽管如此,她却还是什么都不能做……她想到了鎜子俊,她感觉自己背叛了他,淩南清寒说的没错,自己就是犯*,木梓薇流了两行眼泪,她这样的人,是不是不配拥有爱情……

    淩南清寒温柔的吻去她眼角的泪水:

    “这么苦的眼泪是因为谁呢?因为那个狗东西?”

    木梓薇又是摇头,又是哭泣,她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拜托,不要,好不好?不要再继续了,不要把我关起来……不要……”

    “是不是我可以理解你的意思是,不要,停,继续……”

    淩南清寒静静的欣赏属于木梓薇的美好,他的大手在她裸露的皮肤上游走……他的手绕到了木梓薇的背后,一个动作便解放了木梓薇的美好……

    木梓薇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只有痛苦的眼泪在肆意,她紧紧咬住牙关,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哥,求你。”

    木梓薇的一句话让淩南清寒所有的兴致瞬间熄灭……他一个起身,从木梓薇身上撤离,高高扬起的地方充分的展现了淩南清寒的兴奋和热情,可是,他脸上却是和平时一样的平静。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再惹怒我,离那些狗东西远远的,我会让人看着你。”

    淩南清寒附身解开捆在她手上的领带,她的手腕处有的地方都已经被磨出了痕迹,红色的痕迹遍布在白净的细稔上,除了强烈的颜色冲击,还有说不出的可怜……

    木梓薇知道自己现在暂时是安全了,她的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那是庆幸的泪水。

    淩南清寒从木梓薇的衣柜里随手拿了一件衣服扔在她身上。

    而木梓薇却没有去碰那件衣服,任由衣服在身上随意的扔着,她现在浑身没有力气,手上也是一阵一阵的疼痛。

    淩南清寒点了一只烟,他现在有点烦躁……

    “你开学之前,会完成我和婉念卿的订婚宴,那天你去做她的伴娘。”

    木梓薇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淩南清寒说的话是通知、命令,她不能拒绝。

    后续无言……两个人没有任何的一方主动说话,木梓薇竟然就在这样的环境中睡着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淩南清寒已经离开了,没有留下一点的属于他的痕迹,和每天一样的太阳,一样的早晨,甚至让木梓薇以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可是,等木梓薇下了床……她身上的星星点点和手上的勒痕十分真实的在告诉她,昨晚上的一切不是梦,而是真实生的……淩南清寒的突然袭击,他昨天的暴怒,他的温情,他的威胁还有自己差一点失去清白……这些都是明明确确发生过的。

    木梓薇拿过被扔在门口的手机,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连接上电源之后,立刻就跳来了好几个未解电话,还有几条微信消息。

    木梓薇随便的点开了念舞发来的消息:

    小薇,小薇,在吗

    我刚听我爸爸说,我姐要和那个神经病结婚了。

    你知道这件事吗?

    ……

    木梓薇心中一阵苦涩,她怎么能不知道,昨晚当事人还十分明确的通知自己呢,木梓薇有些猜不透淩南清寒的打算,让自己做伴娘吗?

    木梓薇又点开了鎜子俊的消息.

    梓薇,睡了吗?

    如果睡了的话,一定要做个好梦哦。

    下面还附带着鎜子俊的一张穿着病服的自拍……

    昨天的事情历历在目,木梓薇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鎜子俊了,她头疼的皱了眉头。

    后面还有,是今天早上发来的短信:

    梓薇,今天你不用来照顾我了,家里来了人,好好的休息一天吧。

    后面还比了一个胜利的姿势……说实在的,多亏有鎜子俊的这条消息,不然的话,她都不知道该编什么借口不去医院了……淩南清寒说让自己离他远一些……

    木梓尘发来的消息是告诉梓薇,他已经买好了回南都的飞机票……

    后面陆陆续续的是专业里面几个同学发来的消息,木梓薇没有看,便把手机扔在了床上。

    她的身体和心理上都非常的累,木梓薇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躺了半天……终于在有几分饥饿的情况下,她从床上起来了。

    打开冰箱,却发现冰箱里面什么都没有,木梓薇心中一阵苦涩,她的生活什么时候竟然被弄的这么乱糟糟的了……

    拿上钱包,她想去超市买些吃的……打开门,却发现外面站着两个陌生的西装男人……

    “梓薇小姐,我们是凌总吩咐来保护您的人。”

    木梓薇了然……保护?不过就是监视罢了……

    木梓薇什么都没有说,安静的锁好门,全然不顾跟在她身后的两人,就往超市的方向去了……

    ………………………………………………………………我是分界线…………………………………………………………………………

    “爸,你根本就不用来的。”

    鎜子俊无奈的看着面前为自己忙来忙去的老父亲,虽然嘴上说着让爸爸不用来,可是那开心上扬的嘴角,也真实的表达了他的真实想法。

    鎜子俊的爸爸转过身来……意外的是鎜子俊叫爸爸的人竟然是苏教授!

    “你受这么严重的伤,我要是不来的话,像什么话。”

    鎜子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不是想着最近要开学嘛,你一定很忙,再来照顾我的话,多辛苦啊。”

    苏教授了解这个儿子的很,他一副明白的眼神指了指鎜子俊:

    “你不就是嫌我来了打扰你和梓薇的二人世界了嘛,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

    一说到梓薇,苏教授就不开心了:

    “你个混小子也不知道是修了什么福气,竟然能把梓薇这么好的姑娘追到手上……”

    鎜子俊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紧跟着,苏教授就继续追问到: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梓薇你是我儿子啊?我可等不及的想要告诉她了。”

    鎜子俊拿起桌面上苹果,咬了大大的一口:

    “爸,不着急,再等等。”

    苏教授着急的坐在他身边:

    “还等什么啊,你们刚认识的时候,你是害怕梓薇的人品,怕她把你是教师子弟的消息传出去,那现在呢,现在你又担心什么?”

    这个混小子,想事情太多,就这一点上,绝对不是遗传自己,磨磨唧唧的。

    鎜子俊用最快的速度啃完了一个苹果,他有他自己的顾虑……:

    “爸,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梓薇的身份?”

    苏教授叹了一口气:

    “是,我知道……可是我一直以为身份并不能成为你们之间的阻碍。”

    鎜子俊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是是是,身份不是不是问题,那什么是问题,要身份真不是问题的话,你和我妈能离婚?”

    鎜子俊心中不禁是一阵吐槽,妈妈家里算得上是小资产家庭了,爸爸就不行,爸爸之前家里有些清贫,前几年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中学的美术老师,就因为两家的差距,他们两家整天吵架,最后他们之间的婚姻便直接走上了尽头。

    苏教授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

    “你你你你你你……”

    苏教授硬是你了半天,也没有硬出什么名堂来,最后结结巴巴的说出来了一句:

    “我们情况和你们的情况能一样吗?我和你妈妈离婚是因为性格不和,和身份有什么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