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争吵,祸事丛生(八)
    淩南清寒用最快的速度浏览了一遍,在他的交际那一栏上,一个名字吸引了淩南清寒的注意力,淩南清寒指了指那个名字。

    陆景谦念叨出声:

    “宋长江,他怎么了吗?”

    陆景谦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奇怪的,最奇怪的可能是他的名字了,长江,长江,他还黄河呢。

    “道上有个人,所有人都叫他老宋,我怀疑他们两个人有什么联系,你给我调查调查他。”

    陆景谦应声记下,然后他想到了什么,善意的提醒到:

    “反正不管怎么说,木梓薇现在是被什么人给惦记上了,这人也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你觉得你那两个保镖能有用吗?”

    不管怎么说,他个人觉得那两个人没有什么用,防御力还是不行。

    淩南清寒把面前的文件夹一一合上,饶有兴致的敲击着桌面:

    “那你有什么高见。”

    陆景谦丝毫没有意识到淩南清寒话中的算计,他自顾自的说着:

    “我觉得最近一段时间还是把她留在你身边吧。”

    淩南清寒身边高手如云,保镖团里随便一拉就是拿过什么散打冠军的人,再不济也是兵王级别的人,就这一点上,那是绝对安全。

    “她不想。”

    淩南清寒的一句话,立马就让陆景谦取消了所有的打算:

    “那你也应该再派多几个去保护她啊。”

    陆景谦很了解淩南清寒这个人,从他让自己安排保镖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知道他打的什么注意,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他就是不善于表达,实际上心可软了。

    “那好,既然这样,那就你去吧,很合适。”

    别看陆景谦这么瘦弱,斯斯文文的,可他实力强着呢,美国最大的枪支俱乐部就是他名下的产物。

    陆景谦有些受宠若惊,但更多的是害怕:

    “你可别,我可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我就是一个小秘书,你还是让你的那些兵王们出动吧。”

    这要是出了什么差错,自己的小命怕就要栽了……

    淩南清寒已经料到他会这么说了,轻笑着摇了摇头。

    陆景谦后知后觉的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

    淩南清寒双手交叉支撑着他的头,静待他的下文。

    “调查的素子月的人说,虽然素子月两个月前的那场手术很成功,可她的心脏和大脑现在依旧不能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她还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这中间随时都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

    “夫人,您的药。”

    凌管家把手中的托盘放在了桌上,提醒到素子月,托盘上摆放着好几个盖子的药,颜色五彩斑斓的,种类十分的繁多。

    素子月放下了手里面的书,面上有几分凄凉,她拿起一盖子的药,有些恶心,她怨念的说了一句:

    “真是不想吃了。”

    每顿要吃的药简直比每顿吃的饭还要多,想必是个人都不能承受的吧,这种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过头。

    素子月一口咽下了所有的药……凌管家赶紧将托盘上的水杯递给她:

    “夫人,药吃得多了,病才能好的快。”

    ……

    “梓薇,怎么了?”

    念舞一接到梓薇的电话,就立刻从家里来到这里了,只是……

    木梓薇的面前摆了一打的啤酒,其中一瓶已经被打开了,而看她的样子,她也已经喝了。

    木梓薇有些微醺,朝着念舞举了举啤酒罐。

    婉念舞在她的身边坐下,一把抢过她手上的啤酒罐,有些生气的说到:

    “你啊你啊,真想把你给推下去……不能喝还要喝这么多。”

    婉念舞喝了大大一口,将视线看向没有边际的白河,在她们坐的位置下,就是白河,这里是北都的母亲河。

    木梓薇把脸凑到冰凉的栏杆上,有些难受:

    “我还真想这么跳下去呢……”

    婉念舞收回了视线,看向她,她已经猜到了木梓薇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

    “说说看吧。”

    念舞问道……

    木梓薇又开了一罐啤酒,这一次念舞不再拦着她了。

    “念舞,你说我和他真的合适吗?”

    木梓薇有点怀疑了,继续维持他们的关系的话,她会很愧疚的……因为她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淩南清寒,无法摆脱,不能摆脱……

    一想到这里,木梓薇就更难受了,她喝了一大口苦涩的啤酒。

    念舞也同样的都喝了一口,然后她若有所思的想了:

    “能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们很合适,毕竟在我看来,你们是最合适的。”

    顿了顿,婉念舞继续说到:

    “梓薇,你为什么会怀疑自己呢?”

    婉念舞有些不解,他很优秀,她也很优秀,能有什么不合适的,再说他们也互相喜欢啊。

    木梓薇又喝了很大的一口,这一口有点急,她一下子吐了出来,胃也隐隐发疼……

    念舞赶紧从口袋里拿出纸巾给她擦拭:

    “说话就说话,你着什么急呢……”

    念舞忧心忡忡的给她擦拭,而木梓薇却呜呜的小声哭泣:

    “我真没用我真的很没用……”

    是,念舞说的没错,鎜子俊很优秀,可是自己呢,身在凌家,有太多的不得已,她敢在凌家所有人面前说出的话,却唯独不敢单独跟淩南清寒说出来,她害怕。

    那天在凌家,当凌叔叔跟梓薇说,让她坦白鎜子俊的事情的时候,木梓薇毫不犹豫的就说出了口:

    “没错,他是我男朋友,我不管什么门当户对,我就是喜欢他,凌叔叔,阿姨,你们也都别说了,这件事情,我已经认定了,你们改不了我的注意的。”

    一番话结束之后,木梓薇还刻意的把手上的戒指示意给他们看了……

    而现在,木梓薇一边哭,一边看向手指上的戒指,这是她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才在房间里面找到的,这枚戒指就好像她和鎜子俊之间的感情一样,好像随时都会被一些未知的因素给弄丢一般,就因为这样,木梓薇开始怀疑了,而且,她也无法忍受在鎜子俊不知道的情况下,淩南清寒对自己做的一些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