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争吵,祸事丛生(九)
    而现在,木梓薇一边哭,一边看向手指上的戒指,这是她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才在房间里面找到的,这枚戒指就好像她和鎜子俊之间的感情一样,好像随时都会被一些未知的因素给弄丢一般,就因为这样,木梓薇开始怀疑了,而且,她也无法忍受在鎜子俊不知道的情况下,淩南清寒对自己做的一些事情……淩南清寒做的每件事都能像在往自己的心上扎刀施压一般的,有昨天的那一次,就很有可能还有下一次……一次一次,这不是自己能承受的起的……

    木梓薇想的这一切都没有和念舞说,她不敢说,她害怕念舞会看不起自己,害怕她会嘲笑自己和淩南清寒的这段畸形的关系,害怕她因此离自己而去……

    “梓薇,你在想什么呢?你干嘛要想那么多,明明事情就很简单,你想复杂了。”

    念舞根本就不知道梓薇内心里的压力所在,她还以为梓薇就是想多了。

    木梓薇依旧在哭……而坐在她们隔壁的隔壁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了,其中一个从她们身后不远处的木椅上站了起来,走到木梓薇的身边,说到:

    “梓薇小姐,您不能喝了,回家吧。”

    木梓薇不想被他们看见自己的狼狈,她胡乱的把脸擦了干净,故意跟他作对一样,她一下子就把一罐酒都喝完了。

    她又开了一罐……:

    “我的事情,你们少管。”

    明明就是派来监视自己的,还在那里假惺惺的做样子,她木梓薇不需要。

    念舞一直紧紧盯着保镖,她刚刚过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这两个人,她本来以为只是凑巧,现在看来,这又是淩南清寒给梓薇身边安排的眼线。

    念舞明白梓薇的骄傲,可是她也知道梓薇的流量,她抬头对站在她们什么的保镖说到:

    “大哥,你先离开吧,这会梓薇心情不好,我会让她少喝一点的。”

    念舞扬起一抹乖巧的笑容,或许就是因为念舞的笑容太有说服力了,保镖道了一声:

    “辛苦您了。”

    便又回到了他和另一名保镖所在的木椅上守护,保持着他们的警惕。

    “这次又是因为淩南清寒吧?”

    念舞试探的询问……可木梓薇没有回答,但是,念舞也已经从她动作上看出了答案。

    木梓薇在听到淩南清寒的名字的时候浑身一颤……

    念舞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抓住一个空的啤酒罐,用力的把它扔了出去:

    “又是因为他,他就是一个神经病,你不用理会他的。”

    念舞此时对淩南清寒的印象已经全部都改观了,之前的时候或许听到别人提起他的时候,她还会因为认识淩南清寒而自豪,可是在鎜子俊出事的那天,亲眼见过他对木梓薇的暴举之后,念舞就已经巴不得不认识这个人了……而自己家里的那些人一个个鬼迷心窍,还非要往淩南清寒的身上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淩南清寒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姐姐嫁给他,完全就是把她往火坑里推……

    木梓薇苦涩一笑,她倒是想不去理会他,可是好难……他的一举一动都没办法让自己不在意,他随意的在自己面前的一个举动,自己都害怕,他一个眼神,木梓薇就会颤抖,会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惹着他了,这种恐惧,一天一天在心里蔓延……:

    “我真的很想做到你所说的不去理会,但是,好难。”

    念舞紧张的抓住木梓薇的手,有些担心:

    “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还是打你了?要不然就是拿谁威胁你了?”

    念舞把她能想到的所有可能都问了出来。

    木梓薇摇了摇头:

    “他没有欺负我,他也没有打我,他更没有那谁威胁我......”

    木梓薇假装很开心的样子,假装昨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念舞一下子就抱住了木梓薇,满是对木梓薇的心疼:

    “梓薇,不论你又多害怕,有多担心,你都尽情的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吧,不要忍着,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

    木梓薇因为婉念舞的话,她假装的坚强一下子崩溃,她趴在念舞的身上颤抖,泣不成声。

    她们两人的动静又让保镖们注意到了,正要走过来,念物一个眼神过去,刚刚站起来的报表就又坐回了原地。

    等木梓薇哭够了,她结结巴巴的说道:

    “念......念舞,你,你帮我想想,他不让我见子俊……”

    木梓薇一边抽泣,一边说出声来,她将视线看向身后的两人:

    “他们两个是来监视我的。”

    木梓薇有些为难……她不知道这样让念舞帮着自己去见鎜子俊会不会给她惹上麻烦,但是,换个角度想,念舞是婉念卿的妹妹……淩南清寒应该不敢把她怎么着。

    婉念舞已经料到会这样了,她认真的想了想,视线最终停留在木梓薇准备的一打啤酒上……

    …………………………………………………………我是分界线……………………………………………………………………………

    淩南清寒匆匆忙忙的换好了衣服,看的出来,淩南清寒现在很着急,就连平日里每天用发胶固定好的发型,他都不管了,头发柔软的贴在头皮上,他从房间里面出来,与刚从外面回来的木梓尘撞了个凑巧,他往左,木梓尘就往左,他往右,木梓尘也往右……

    木梓尘把手中的食物举了起来:

    “哥,我买了酒和吃的东西……”

    木梓尘话还没说完,淩南清寒就把他给推开了,他匆匆开门,关门……

    他的匆忙让木梓尘有些奇怪,他竟然还会着急……

    淩南清寒站在电梯处,等着电梯上来……他急得不行,看了看电梯上的数字,又看了看安全通道……他果断的选择了楼梯。

    淩南清寒气喘吁吁的下了楼,陆景谦已经开着车在等着了,他们两个的公寓住的不远。

    “怎么了,这么着急?”

    陆景谦问道,他已经猜到了淩南清寒是怎么下来的了,他也能猜到,一定是和木梓薇有关的……

    果然……

    “木梓薇酒精中毒,我来开车,你去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