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争吵,祸事丛生(十)
    淩南清寒站在电梯处,等着电梯上来……他急得不行,看了看电梯上的数字,又看了看安全通道……他果断的选择了楼梯。

    淩南清寒气喘吁吁的下了楼,陆景谦已经开着车在等着了,他们两个的公寓住的不远。

    “怎么了,这么着急?”

    陆景谦问道,他已经猜到了淩南清寒是怎么下来的了,他也能猜到,一定是和木梓薇有关的……

    果然……

    “木梓薇酒精中毒,我来开车,你去后面。”

    陆景谦无奈的松开了安全带,从驾驶座上下来。

    凌南清寒坐上了陆景谦之前的位置,他一脚踩上油门,都不给陆景谦反应的时间......

    夜晚值班的交警,刚刚处理了几个醉驾之后,他们难得的休息了这么一会,一阵发动机的声音.....他们都没来得及拦下,车子就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最先反应过来的交警,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打开警笛声便追了上去,陆陆续续的另外几名交警也都追了上去......

    淩南清寒一路连着闯了好几个红绿灯,陆景谦坐在他旁边,一路的心惊胆颤,他清楚的听到了后面一路跟来的警笛声……车子在医院停下,淩南清寒十分帅气的把手里的钥匙扔给了陆景谦:

    “处理后面的。”

    陆景谦往紧跟而来的警车看去……淩南清寒交代完,便头都没有回的往医院走去了,陆景谦面露几分难色,迎上前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淩南清寒刚一出现在医院就立刻有人认出他了,淩南清寒丝毫不顾那些人打量的眼神,他几步就走到了护士台面前。

    正在值班的护士见到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朝自己走来,整个人都不知所措了,有些手忙脚乱,一会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一会又整了整头发,似乎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妥当,又整了整自己面前的病历,然后,带着娇羞的语气,含情脉脉的询问:

    “先生……我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护士说完,还对着淩南清寒抛了一个媚眼。

    淩南清寒此时并没有闲心去关注其他,他问道:

    “刚刚有个酒精中毒的女孩被送了过来,她现在在哪?叫木梓薇。”

    淩南清寒一开口,他的声音魅力又增加了护士们对他的迷恋……

    “先生,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木梓薇,但是,什么小薇啊,赵薇啊,我们护士组都有,您看,您喜欢……”

    淩南清寒皱眉,紧跟着他念出了一串数字:

    “153624810。我记住你了……”

    护士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淩南清寒说的一串什么……可是后知后觉她立马就明白,淩南清寒念的是她的工作号,护士小姐有些慌了,也意识到了淩南清寒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她赶紧拿过桌上的登记表:

    “先生,我现在立马帮您查……”

    淩南清寒一言不发,转身就离开了,他一边往电梯走,一边给保镖打电话,问清楚了病房的所在位置。

    他乘坐电梯到了相应的楼层,已经有保镖在等着了,淩南清寒面无表情的伸出了手:

    “啪。”的一巴掌打在了保镖同样面无表情的脸上。

    淩南清寒的动作引起了从电梯里出来的人的注意,淩南清寒铁青着脸:

    “这是个警告。”

    淩南清寒说完,就大步往病房去了,在病房里等待着的保镖见了淩南清寒立刻就迎了上去:

    “凌总,医生已经为木梓薇小姐洗了胃,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可是还是需要住几天的医院。”

    淩南清寒没有理会那位保镖,他直接就往里面去了……这是一间高级病房,里面很大,设施也很多,在病房里的保镖是在门口位置站着的,淩南清寒越过他,拐了一个弯才能看到木梓薇的病床。

    淩南清寒一进去,就看到了了坐在她身边的婉念舞。

    淩南清寒皱了眉头,故意压低了声音,不知道是因为怕扰了木梓薇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你怎么在这?”

    念舞见淩南清寒来了,立刻站了起来,说实在她也是有点害怕他的,可是仔细想想,他又不能对自己怎么样,这样一想,念舞的胆子不自觉的就大了一些。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倒是你,你来干嘛啊?你那保镖告的密?真是的,你一来我还害怕你把我们梓薇给吓坏了呢。”

    念舞说话的声音传入木梓薇的耳朵,她有些害怕,心中也有几分的担心,念舞的主意也不知道能不能瞒过淩南清寒这么精明的人……不自觉的,木梓薇不着痕迹的抓紧了手里面的被单。

    淩南清寒被婉念舞的话惹恼了:

    “废话真多,滚出去。”

    婉念舞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轻轻的牵起了木梓薇的手,两手握紧……这是她对淩南清寒的示威:

    “我知道你马上就和我姐姐订婚了,所以,辈分上的话我要叫你哥的,而且你也是我们梓薇名义上的哥哥,所以呢,也就是我哥了,所以,清寒哥,作为妹妹,我真的要好好劝劝你,我们小女生谈个恋爱,您一大把年纪的就不要干涉了嘛,凌叔叔和阿姨都没有说什么……”

    “闭嘴,滚出去。”

    淩南清寒握紧了拳头,想必如果此时他面前站着的不是婉念舞,而是一个年轻小伙的话,淩南清寒一定就一拳头挥过去了。

    婉念舞这会胆子够大,她依旧张牙舞爪的说:

    “我就说,我就说,淩南清寒,你真以为你是谁啊?管,什么都管,你不觉得你自作多情了吗?”

    婉念舞把心中对淩南清寒的怨言和对木梓薇的心疼,都充分的说了出来。

    淩南清寒捏了捏眉头,做了一个手势……站在门口的保镖立刻就走了过来,淩南清寒指了指面前的婉念舞。

    两位保镖立刻示意,一人一只胳膊就把婉念舞给揪了起来……

    婉念舞慌了,但是任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两个浑身肌肉的保镖的力气,她大声骂道:

    “淩南清寒,你不是个东西,疯子,死变态,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是婉一山的女儿,我会让爸爸找你麻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