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争吵,祸事丛生(十一)
    淩南清寒捏了捏眉头,做了一个手势……站在门口的保镖立刻就走了过来,淩南清寒指了指面前的婉念舞。

    两位保镖立刻示意,一人一只胳膊就把婉念舞给揪了起来……

    婉念舞慌了,但是任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两个浑身肌肉的保镖的力气,她大声骂道:

    “淩南清寒,你不是个东西,疯子,死变态,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是婉一山的女儿,我会让爸爸找你麻烦的……”

    淩南清寒对婉念舞的咒骂充耳不闻……

    木梓薇在病床上,一阵心惊胆颤,念舞这暴脾气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两个保镖把婉念舞拖到了病房的外面,一个用力就把婉念舞扔在了地上……

    刚刚处理完那些穷追不舍的交警,询问了木梓薇的病房信息,从楼下上来的陆景谦,他刚一从电梯里出来就看到了一个女孩被淩南清寒的保镖给扔了出来,人来人往中,那女孩就这样被扔在了地上,女孩还穿着裙子,可是过往的人出于对两个保镖的害怕,都只对女孩投以打量,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她站起来的……他走上前去,出于绅士态度,他伸出了手把婉念舞拉了起来。

    “小姐,不知道……”

    陆景谦刚一想要问是怎么回事,就发现被扔了出来的女孩竟然是婉念舞,有一瞬间的错愕……

    念舞被伸出来的手拉了起来,却发现垃自己起来的是淩南清寒的随身秘书,又想到了刚刚淩南清寒对自己的态度,婉念舞就是一肚子的火,她用力的挣脱了自己的手,一巴掌就扇到了陆景谦白嫩、清秀的脸上:

    “松开啦,死狐狸,吃我豆腐。”

    婉念舞说完这句话,拍打拍打身上的灰尘就扬长而去了……独留陆景谦有些懵圈的可怜身影……经过的人许多都对他投以了嘲笑,笑他的多管闲事。

    陆景谦脸上的眼镜都被婉念舞打歪了,他整了整歪掉的眼镜,轻轻抚摸脸上被打了一巴掌的地方,心中有些生气,但是想想,她一个女孩子家被淩南清寒让人给扔了出来,她也是一肚子的气没出发泄了吧,也不知道她是做了什么惹着了清寒,以他对清寒的了解,他对女生还算是客气的。

    死狐狸……陆景谦轻笑出了声,她是第二个敢这么明目张胆这么叫自己的人了。

    犹记得很久以前,有个女孩总是笑着对他说:

    “死狐狸,你骑快点……快点,清寒都追上来了,你快点啊。”

    “狐狸,喂我吃饭。”

    “狐狸,我好累哦……”

    他以前问过她,为什么喜欢叫自己狐狸,那个午后,她笑着对自己说:

    “不为什么,就是喜欢叫你狐狸,你就是狐狸,就是属于我的狐狸。”

    她就是那么的霸道,她的霸道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她可爱、磨人……可是,如今,却不知道她的一切属于了谁……

    沉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从回忆中抽离,陆景谦的脸上还有些火辣辣的疼,想到婉念舞的撒气,陆景谦以长辈的角色笑了笑,婉一山的这个女儿,性格还真是泼辣……也怪不得梓尘喜欢不上她……陆景谦惋惜的摇了摇头。

    病房门口位置的保镖都认识陆景谦,尽管看到了刚刚陆景谦的窘态,可他们是专业的,所以他们绝对不会肆意传播,陆景谦也很放心他们,他正准备进去病房,一个人匆匆的带了一大波的人慌张的过来了,这模样,和淩南清寒刚刚过来医院的模样不差上下……

    陆景谦脸上挂起他的标准笑容:

    “吕院长,您怎么来了呢?”

    一个合格的秘书就是像陆景谦这样的,一能记住所有和淩南清寒打交道的人,二能随时随地的为淩南清寒打发这些人……

    病房里,念舞一被赶出去,立马就安静了许多……这样的安静让木梓薇害怕,她屏住呼吸,生怕被淩南清寒察觉到什么……

    淩南清寒走到木梓薇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久久没有其它的动作……木梓薇忍不住的去窥探他心中所想。

    又过了一会,她听到了淩南清寒的声音:

    “真是个笨蛋,不知道不能多喝酒吗?”

    淩南清寒这一句充满了对木梓薇的嘲讽,木梓薇不禁在心中反驳他:要不是你,我哪里需要演这么一出戏……

    然后木梓薇又听见了一声叹气:

    “为什么你偏偏是那个人的女儿……”

    淩南清寒的语气中,这一次充满了不甘和一种难以言喻的挫败。

    一阵开门声,木梓薇的耳朵里传进来了陆景谦的声音:

    “清寒,这家医院的院长来了,你见吗?不见的话我就把他们打发走了。”

    他们也真是坚持,自己都说了那么多了,他们还要在外面等着,也真是没得说了。

    淩南清寒没有立刻回答陆景谦,他站了起来,弯腰附在木梓薇的耳朵说:

    “木梓薇,你最好没事,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伤害身体的代价有多高。”

    淩南清寒说完了这句满含威胁的话之后,他稍稍的转了转,一个潮湿的吻落在了木梓薇的耳朵旁,他喷出的热气挥洒在木梓薇的脸上……木梓薇害怕的打了一个机灵……她以为,她们的小把戏被淩南清寒给发现了。

    木梓薇保持着现在的动作一动都不敢动……如果淩南清寒知道她们骗了他,一定会生气的……

    一阵脚步声过后,房间里归于平静……木梓薇睁开了眼睛,病房里空无一人,她侥幸的叹了一口气……

    可是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开门声,木梓薇赶紧又闭上了眼睛……

    “好了,好了,别装了,淩南清寒已经走了。”

    说话的是念舞,她把手里买的吃的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

    “都是你喜欢吃的,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吧。”

    木梓薇一点事情都没有,洗胃什么的,也都是不存在的,所以,该吃什么还是要吃什么,一顿都不能落下。

    木梓薇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原来隐瞒淩南清寒,还不被他发现是这种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