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误会,一切开始(一)
    又是一阵发动机雷鸣的声音,那辆刚熄了火的汽车直接就被突然出现的车子给撞了几百米那么远。

    木梓薇亲眼目睹了那辆车子被撞击的全过程……几个翻滚下来,他们的车子一声巨响,与路边的大树碰撞在了一起。

    木梓薇只觉得一阵惺热从喉咙中涌了上来,之后便毫无知觉。

    陆景谦从车上下来,脸上带着慌张朝木梓薇跑去......

    .....................................................................我是分界线.......................................................

    “宋哥,胖子和瘦子那边已经把事情做成了。”

    一个人走到老宋身边和他说道,老宋了然,手里夹着香烟:

    “知道了,他俩人呢?”

    那人面带了几分为难:

    “宋哥。他俩估计来不了了......”

    老宋不明白他怎么突然突然不说了,一个眼神看去:

    “宋哥,胖子和瘦子他俩,一个死了,一个废了。”

    见惯了生死之间的事情,所以就算是很突然听到了这个消息,宋哥也没有很大的吃惊,他沉稳的问道:

    “说说看,怎么死的?”

    “是陆景谦那家伙,胖子都已经把那女人给做了的,他们的车子就停在路上,陆景谦就直接来把车给撞了。”

    老宋听完,沉默不语,说话的人情绪有点激动:

    “大哥,你要为胖子和瘦子报仇啊,胖子死的冤啊。”

    昨天晚上还在一起吃饭的人,就这么没了,还有瘦子,他还有一个妈妈,昨个还好好的人,就这么几个小时,他就这么废了,他不甘心,他们也一定不会甘心的。

    “六儿啊,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老宋突然说道。

    被叫做六儿的男人十分的不明白:

    “大哥,我们就这么没了两个兄弟,这怎么能说算就算了呢,我不管,这件事情我必须要让凌南清寒和陆景谦付出代价,大哥......”

    六儿叫老宋的第二声充满了质疑和不可思议:

    “大哥,你不会是怕了那凌南清寒吧?”

    老宋把嘴里咽扔在了地上,狠狠踩灭:

    “你以为我会怕他凌家吗?”

    六儿这就不明白了:

    “大哥,我就知道你不会怕他们的,那这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我们就干啊,灭了他凌南清寒,北都可就是我们兄弟的了。”

    六儿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期待,他骨子里面的那股干劲成功的被激发了出来,想想这种感觉上一次出现的时候还是在蹲大牢的时候呢。

    老宋叹了一口气,伸手在他肩上意味深长的拍了拍:

    “我的目的是赚钱,一点也不想和凌家扯上什么关系,等婉家那老头把欠我的钱给补上了,我们就离他们两家的是非远点,咱们给胖子和瘦子家里给点补偿,剩下的钱那绝对就足够我们弟兄们吃香喝辣的......”

    六儿不可思议的挥开了老宋:

    “大哥......”

    他万万没有想到大哥竟然打的是这个打算,他们一群兄弟都是底子不干净的人,他们结识于牢子,他们认他做大哥,看中的是他的那股狠劲和义气劲,可现在他的狠劲经

    竟用到了自家兄弟他们死了两个兄弟,他竟然说给点钱做补偿,钱能换回他们兄弟的命吗?

    六儿抹了一把眼泪,直接夺门而出。

    老宋动了动嘴巴,却也什么都没有说......

    六儿跑了很久很久,终于在一个地方停下,他越想心里越难受,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小七的电话:

    “七,我记得大哥说过,让胖子和瘦子去弄的那个女的叫木梓薇,是吧?”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慵懒的声音:

    “是啊,怎的了?”

    “木梓薇是凌南清寒的妹妹......”

    六儿心中有了主意。

    他挂断了小七的电话,又给另外一个人打了电话:

    “火帽,最近挺闲的,是吧?咱们兄弟几个该聚一聚了......”

    他宋长江能做到那么残忍,可自己不行,他就这样失去了两个兄弟,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我是分界线...............................................................

    木梓薇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她浑身疼的厉害,她痛苦的出了声音......几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她昏花的视线前面,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一声一声的,却很是模糊,像是隔着很多东西才传到自己耳朵里一样的,又像是又一群蜜蜂正在她耳朵周围乱飞,嗡嗡嗡的:

    “木梓薇,木梓薇,你能听得见吗?医生......”

    “木梓薇小姐,木梓薇小姐......”

    木梓薇这会儿视线模糊,耳朵也听不清楚,她用力的把眼睛睁开,可还是十分不适应突然的光线,她眼睛很疼,她有困难的闭上了眼睛。

    紧跟着,她敏锐的感觉到了有个人掰开了她的眼皮,又是一道光线直直的摄入了她的眼睛,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快瞎了一般的。

    还是刚刚的那个声音,木梓薇猜测会不会是凌南清寒,因为每一次她在医院醒来,凌南清寒都会在,她试探的张口问道:

    “凌南清寒?”

    那人说了写什么,可是木梓薇没有听清楚......她沙哑的张口询问:

    “凌南清寒,为什么我眼睛看不清楚了,我的耳朵也听不见了......为什么?”

    陆景谦皱眉看着病床上躺着的木梓薇,她现在还在意识不清醒的状态中,这让他怎么把她带回酒店呢,而且她这副样子,这要他怎么给清寒一个交代,他原本以为让两个保镖带着木梓薇过去就已经够了,可还是没有想到会有人敢做出这种事情来,这一次,他真的是失策了。

    看了看木梓薇的状态,陆景谦纠结了许久......

    “喂,先生,对,是我,我现在有件事情需要您来定夺。”

    陆景谦把木梓薇遇难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凌远洋,然后不知道凌远洋说了什么,陆景谦皱着眉头应下了。

    另一边,凌南清寒寒暄了许久的嘉宾之后,难得的抽了个空在阳台上休息了片刻,突然想到在会场上还没有看见木梓薇,他有些急躁,拨通了保镖的电话,确是一阵阵的忙音,换了一个保镖的电话,依旧都是忙音......

    他拉住了一名服务生:

    “陆景谦呢?”

    服务生礼貌回应:

    “凌总,我也不知道陆秘书现在在哪里,我现在立刻帮您去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