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误会,一切开始(二)
    看了看木梓薇的状态,陆景谦纠结了许久......

    “喂,先生,对,是我,我现在有件事情需要您来定夺。”

    陆景谦把木梓薇遇难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凌远洋,然后不知道凌远洋说了什么,陆景谦皱着眉头应下了。

    另一边,凌南清寒寒暄了许久的嘉宾之后,难得的抽了个空在阳台上休息了片刻,突然想到在会场上还没有看见木梓薇,他有些急躁,拨通了保镖的电话,确是一阵阵的忙音,换了一个保镖的电话,依旧都是忙音......

    他拉住了一名服务生:

    “陆景谦呢?”

    服务生礼貌回应:

    “凌总,我也不知道陆秘书现在在哪里,我现在立刻帮您去找。”

    服务生说完,见凌南清寒点了头,便去寻找陆景谦了。

    但是,凌南清寒在阳台等了许久,也没有见服务生把陆景谦带来,凌南清寒有些不安,另外带了一些烦躁,他习惯的伸手去摸口袋的香烟,却摸了一个空,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他今天的衣服里面没有装香烟。

    又过了许久,凌南清寒正要离开阳台的时候,陆景谦匆匆的跑了过来,他的额头上都被汗水打湿了,整个人也散发着一股热气。

    凌南清寒见到他这副样子,笑出了声:

    “怎么搞的?这么狼狈。”

    陆景谦拿过一杯香槟,不带一丝品尝的就灌进了嘴里,一杯不够,又灌了第二杯和第三杯......

    “最上等的dom perignon到了你这里,怎么就被喝成了白开水了呢。”

    凌南清寒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的这幅狼狈样,静待他的下文。

    等陆景谦终于从炎热中缓过来之后,他一脸沉重的对凌南清寒说道:

    “清寒,木梓薇那边出了一点小意外。”

    果然,如陆景谦所料,他的这一句和木梓薇有关的话刚一说出来,凌南清寒就变了脸色,他脸上刚刚的轻松和戏虐一下子就没有了,他现在是一阵冰冷,浑身上下方波掉进了冰窖一班,全身散发着寒气。

    “说。”

    陆景谦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先安慰他一番:

    “你也不用太焦虑,没有什么大问题,你安心做你的新浪,我能解决的。”

    凌南清寒朝陆景谦大吼:

    “快说。”

    他不舒服的松开了脖子上的领带......

    “就是,木梓薇跑了......”

    陆景谦把纠结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跑了?怎么个跑法?”

    尽管心中已经猜出来了几分了,可是凌南清寒还继续问道。

    陆景谦有些为难:

    “就是.......就是.......刚刚在来这边的路上,她半路上跑了。”

    凌南清寒在陆景谦话音刚落的时候,便一拳头打在了墙上:

    “谁给她的胆子,敢跑?那两个狗东西是做什么吃的......”

    陆景谦解释到:

    “真的不怨他们两个,从他们说的看来,他们在路上的时候,木梓薇转了他们手中的方向盘,车子撞到了树上,她这才跑了,现在那两个保镖正在医院,伤的还挺严重的。”

    陆景谦有些内疚,这一次的事故,事实上责任最大的就是自己,可是自己却把这一切都扔给了他们,他不是有意的,但是,现在正是股东大会召开的关键时候,这场订婚对凌南清寒真的很重要,自己这么做都是为了凌南清寒,如果怕凌南清寒知道木梓薇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肯定会抛开今天的订婚仪式不管的,那这样的话代价就太大了,先生说的没错,暂时把木梓薇藏起来,这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只要让木梓薇在三个月之后回来,再和她商量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保镖那里也把这件事情封口,这件事情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陆景谦拉过凌南清寒的手,面色有些沉重:

    “走吧,我们先把手包扎了吧,都流血了,你太意气用事了......”

    凌南清寒抽出了自己的手:

    “给我找人,去把那东西给找回来,就算是死了,也要把她个我抓回来。”

    凌南清寒说完,就绕过了陆景谦,往外面走去,陆景谦一把把他扯住:

    “你要干嘛?”

    凌南清寒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有几个宾客在他们身边走过,他们两人的这个样子有些失态,在加上凌南清寒衣冠不整,手上还带着伤口的样子,他们的八卦之心都被点了起来,有几个还在远处对着他们两个指指点点的。

    陆景谦环顾了一圈,附在凌南清寒的耳畔:

    “你别乱来,今天是你的订婚仪式,来了很多的公司股东,再有不到两个小时,婉家的婚车就到了,要是你不在,像什么样子......”

    凌南清寒推开了陆景谦,把他推出了一段距离,陆景谦一个踉跄,稳了身形之后,两人就这么的干站着,许久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凌越从老远就看到了他们两个之间一触即发的状态,他笑呵呵的走到两人中间,他伸手在陆景谦面前挥了挥:

    “干嘛呢,干嘛呢,陆秘书,你这么盯着你家老板,你就不怕他给你炒鱿鱼了啊?”

    听到令人生气的声音,凌南清寒率先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僵持:

    “陆景谦,我的事情,你最好别插足的过分了,做好你的本职。”

    凌南清寒说完,他紧了紧自己的领带,就往宴会厅中央去了。

    凌越别有意味的看了看离开的凌南清寒,然后又看了看陆景谦,阴阳怪气的笑了几声:

    “哎呦,被嫌弃了呢。”

    陆景谦朝着凌越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哎,别走啊,我有事和你说。”

    陆景谦停住了:

    “刚刚想和清寒说来着,他走了,那就麻烦你转告他了,伯伯说他有事情要处理,所以,会来晚一点。”

    陆景谦了然,因为不用他说,他也知道,先生会来的很晚。

    .......................................................我是分界线.....................................................................

    “梓尘,我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

    凌远洋在木梓薇的病床旁坐着,木梓尘在木梓薇的另一边站立着。

    “我会安排飞机把你姐姐送到南都,学校那边我也会给她安排成休学的状态,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再让她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