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误会,一切开始(三)
    “梓尘,我的意思你听明白了吗?”

    凌远洋在木梓薇的病床旁坐着,木梓尘在木梓薇的另一边站立着。

    “我会安排飞机把你姐姐送到南都,学校那边我也会给她安排成休学的状态,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再让她回来。”

    凌远洋说的很严肃,可是听到木梓尘的耳朵里面,他的一段话中,绝情确是最多的。

    “凌叔叔,我能知道原因吗?”

    三个月,不是三天,姐姐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现在却要用这种形式离开。

    凌远洋看起来并不想解释的太多:

    “你不需要知道原因。”

    木梓尘心里有点难受,梓薇什么都没做,现在伤成了这个样子,他们竟然就要这么的把姐姐弄走:

    “是为了你儿子,是吧?他也不知道姐姐受伤的事情,对不对?”

    凌远洋皱眉:

    “在凌家过了这么多年,难道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学会吗?”

    他现在说话的态度和清寒一个样子,在清寒面前他已经够受气的了,现在在这个儿子面前,他要是再抬不起头来,那就太没面子了。

    木梓尘不再反驳他,因为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他瞪着看着凌远洋,双方僵持着。

    凌远洋叹了一口气,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绕过病床,他把手搭在木梓尘的肩上,口婆心肠的解释到:

    “孩子啊,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凌叔叔这个决定做错了,但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只能这么做,你清寒哥有多疼爱你姐姐,他这个妹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现在你姐姐成了这副样子,清寒知道了,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可这会影响他在公司的地位。”

    木梓尘往后退了一段距离,他只觉得可怕,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是,你怕影响清寒哥在公司的地位,所以就让我姐姐含冤吞了这口黄连是吗?”

    木梓尘满是苦笑,果然亲生儿子和养子养女的差距就是大。

    “梓尘,从我把你们接到凌家来已经有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来,我早就把你们当做我的儿子和女儿了,现在的这种情况我也很不愿意啊。”

    不等木梓尘说,凌远洋又继续解释到:

    “再说你子月阿姨,她这么关心你和你姐姐,她要知道你姐姐成了这副样子,她不得心都碎了.......”

    木梓尘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

    “别再说了,我会和姐姐一起去南都的,不仅去三个月,我们会尽可能的少出现在北都,这下子,你满意了吗?”

    木梓尘不想再听任何的虚伪解释了,这样去南都,虽然走的不是很光明,可是已经够了,离这个地方远远的,一直都是他们两个最大的渴望。

    至于这里的人,就让他们都结束吧,去了南都,姐姐会认识更多的朋友......至于子月阿姨,看来也应该是凌叔叔要把姐姐弄走的原因之一,他害怕姐姐的存在让子月阿姨太上心了,他怕子月阿姨对姐姐的宠爱胜过了凌家的其它的人。

    木梓尘对这次的事情分析的很是透彻,同时也对凌家失望至极了......

    凌远洋叹了一口气,便不再反驳了,孩子们对他们实在是存在误解,误解还很深啊......

    凌远洋又在病房里呆了片刻,这期间,木梓尘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

    “明天我就会让人把飞机安排好,你们今天好好的收拾收拾,明天我就不送你了,钱不够了,给凌管家打电话......”

    木梓尘依旧是沉默。

    凌远洋走了之后,木梓尘便安排了看护来陪着木梓薇,他则是回了梓薇的小屋给她收拾行李......路上他给苏盈盈打了电话吗,告诉他明天回南都的消息,想了许久,他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念舞的好.......

    念舞此时正在准备去酒店的事宜,今天是姐姐订婚的日子,尽管很不喜欢凌南清寒,可是也没有办法,还是要真心祝福她。

    电话响起,念舞放下手里的东西,竟然是木梓尘......她有些意外,心口处也开始微微抽疼,从她从国外回来开始,她便再也没有主动尝试去联系木梓尘了。

    电话铃声还在继续......婉念舞不知道该不该接这个电话,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他......纠结了许久,婉念舞最终还是把电话调成了静音,扣在了桌面上......手机仍然在持续震动,又过了一会,最终化为了平静。

    木梓尘见婉念舞没有接通自己的电话,有些奇怪,他编辑了一条短信给婉念舞发了过去。

    他去了梓薇的小屋了之后,快速的就收拾了梓薇的几件衣服,不用拿很多,到了南都再买也行,自己目前做家教和搞科研赚的钱足够她花的了。

    拿了衣服之后,他来了北都大学一趟,问了好几个人,他终于找到了苏教授所在的办公室,他礼貌性的敲了敲门:

    “咚咚......”

    苏教授停下手里的文件。应道:

    “进来。”

    木梓尘一进到办公室,苏教授就立刻认出了他:

    “木少爷,稀客,稀客啊。”

    一番寒暄之后,苏教授直入正题:

    “木少爷,你今天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啊?”

    木梓尘轻轻一笑,夸赞道:

    “我就喜欢您这样直接的人。”

    顿了顿,他问道:

    “我来是想问一下关于国家奖学金的事情......这个名额是我姐姐的,没错吧?”

    木梓薇做事情一向有她的打算,所以,她要是计划了关于国家奖学金的事情,那她就一定能拿到这笔奖学金。

    苏教授顿了片刻,他没想到木梓尘竟然这么直接就问了出来,凌家应该不会少了他们钱花的,不知道他的意思是......:

    “木梓尘少爷,关于国家奖学金的事情,我们做老师的并不是很清楚,这应该是他们专业大三上学期学期末的事情,您只要再等几个月,就你那个知道了......”

    苏教授说的很是客套:

    “我知道国家奖学金的事情是你们老师内定好的,我的导员和我说过,明人不说暗话,您接直接告诉我吧,这个名额是木梓薇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