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误会,一切开始(四)
    苏教授顿了片刻,他没想到木梓尘竟然这么直接就问了出来,凌家应该不会少了他们钱花的,不知道他的意思是......:

    “木梓尘少爷,关于国家奖学金的事情,我们做老师的并不是很清楚,这应该是他们专业大三上学期学期末的事情,您只要再等几个月,就你那个知道了......”

    苏教授说的很是客套:

    “我知道国家奖学金的事情是你们老师内定好的,我的导员和我说过,明人不说暗话,您接直接告诉我吧,这个名额是木梓薇的吗?”

    木梓尘毫不留情的打断了苏教授的客套话,说到最后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不是刚进来的时候的那么和善了......

    念舞坐上了婚车,刚刚凌家那边来消息说,今天梓薇不能做伴娘出席订婚宴,他们又另外找了一个人,专业伴娘,念舞有些奇怪,梓薇能有什么事情啊。

    一说到梓薇,念舞就想起了梓尘,想到了刚刚自己没有接到的那个电话,念舞头疼的把头靠在车背上,她有些羡慕姐姐,她和姐姐同样是从小喜欢一个人到了现在,姐姐如今可以和她喜欢的人订婚,而自己却像是一个胆小鬼一样,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却连一个电话都不敢接,去国外的那几天,她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自己早一点和梓尘表明心意,他们就不会走到了今天的这个样子。

    念舞划开手机,来自木梓尘的未接电话已然显示在屏幕中央,念舞把通话记录划掉,直接忽略,容她再躲避一段时间,她还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木梓尘,如果说出来的话,他们很可能连哥们都没有办法做了。

    念舞伸手默默的擦掉了马上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就这么结束了一段感情,她真的好不甘心,念舞点开微信......木梓尘发来了一条消息:

    念舞,怎么不接电话呢?我明天就回南都了,姐姐她......

    木梓尘后面的话没有显示出来,念舞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点开了他的微信......:

    “掉头,去第一医院!”

    念舞突然就提高了音调,强制命令司机掉头转车,自己有些为难,他们正在婚车的正中央,突然转车的话就坏了队形,而且现在也不能调头:

    “二小姐......”

    念舞咆哮到:

    “转车,立刻。”

    姐姐她受伤了,很严重的伤,需要去南都治疗,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她现在在第一医院,我回家收拾行李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还能去见见她......

    婉念舞想到了木梓尘的微信,她紧紧的咬住下唇,生怕自己哭出了声音,梓薇就这么的要离开北都了,她有些接受不了了,她一声都没有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而且,她怎么又受伤了,明明就一直呆在医院里,现在是真的进医院了,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也不知道是有多严重......

    司机见婉念舞情绪不对,立刻就打了转向灯,他的一个转向,让后面的的车都猝不及防的惊了一下下。

    “怎么了?”

    婉念卿问道,她正在休息呢,车子突然就震动了一下......婉家的司机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车技自然是好的没话说,这一下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机看了看前面的车子,回答到:

    “好像是二小姐的车子,突然掉头了......”

    婉念卿看了看车窗外呼啸而过的车子,责备的说道:

    “抽什么疯,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而且,这边能擅自掉头的嘛,真是的......”

    司机认真的开着车,对婉念卿的话连连点头回应:

    “是、是、是......您说的对,二小姐也太不懂事了,真应该让老爷好好的管教管教。”

    婉念卿心中有些怨气......:

    “好好开你的车,我妹妹的事情一个开车的,管那么多干嘛。”

    司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有几分的尴尬,也有几分的忍耐。

    婉念卿说完之后,焦灼的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紧张的捏住了婚纱的边缘,她有些着急,也有些不安,一方面是因为现在的堵车而着急;一方面又在对那边的事情而感到不安,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成功,如果失败了的话,自己还要做第二手的准备......

    另一边,在婉念舞的一路催促下,车头配有大红色、粉色和各种各样颜色鲜花的婚车停在了第一医院的门前,车子的鲜艳与医院的苍白格格不如,念舞也丝毫不顾及身上穿着的礼服和高跟鞋,伴着:

    “塔塔塔塔......”

    的声音,就往医院里面跑去,如木梓尘所说,他果然没有在医院,来到了他说的病房,里面只有一位中年护工在梓薇一旁看护......梓薇的腿上打着石膏,脸上还有裸露的皮肤上都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划痕,有的地方还伴随着灼伤.....

    念舞的出现让坐着的护工警惕的站了起来:

    “你是谁啊?”

    护工操着浓厚的口音,刚刚那位少爷说过的不能随便让人进来这个病房......

    念舞的眼泪在看到梓薇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止不住了,满是心疼......婉念舞哭泣的样子也把护工给吓坏了,任谁看到一个穿着奇怪的人进来了自己的病房都会感到奇怪的吧。

    护工抽了几张纸巾,绕过病床把纸巾赛到了婉念舞的手里:

    “你要是不说你是谁的话,我可就要把你赶出去了啊......”

    护工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用蛮力把婉念舞往外推。

    念舞穿的是高跟鞋,护工的力道又很大,她一个不稳,就摔倒在了地上,脚腕处也是刺骨的疼,想必是扭到了脚。

    木梓尘刚一进病房,就看到了念舞被护工推到地上的样子,他赶紧走到了念舞的身边,朝护工喊道:

    “你想干什么?”

    护工这一下子就蒙了,以为是碰瓷,她可什么都没干啊?护工一下子表情就变了,是那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带着地道的方言,一个劲的解释:

    “我什么都有没有干啊,小少爷,我真的啥都没干啊,她自己倒的......真不怨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