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误会,一切开始(五)
    木梓尘刚一进病房,就看到了念舞被护工推到地上的样子,他赶紧走到了念舞的身边,朝护工喊道:

    “你想干什么?”

    护工这一下子就蒙了,以为是碰瓷,她可什么都没干啊?护工一下子表情就变了,是那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带着地道的方言,一个劲的解释:

    “我什么都有没有干啊,小少爷,我真的啥都没干啊,她自己倒的......真不怨我......”

    木梓尘顾不上听护工的解释,他担心的拉了起来婉念舞,他一只手抓住念舞的手,一只手覆上念舞的腰肢:

    “念舞,怎么样?”

    婉念舞借着木梓尘的力气站了起来,站稳后,她就推开了木梓尘......

    被推开的木梓尘万万没有想到,念舞竟然推开了自己:

    “念舞.....”

    婉念舞咬着牙,强忍脚踝上的痛,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到了床边坐下。

    护工见两人没有搭理自己,更是大哭大闹的,她跑到婉念舞的身边,扑通医生就跪下。

    婉念舞急忙伸手就要去扶她,可她就跟膝盖上长钉子了一样的,怎么拉她都不起来......:

    “大小姐,您说说话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就是一个小意外啊,我家里还有个儿子呢,我还得赚钱养家,您跟这位小少爷说说好话,解释清楚,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啊......”

    婉念舞的心情本来在见到木梓尘的时候就已经很不好了,现在又被这个女人一闹,只觉得更差了:

    “我会解释清楚的,你起来吧,你什么都没有做,是我自己摔倒的。”

    木梓尘也走了过来:

    “你走吧,工钱会照样给你,我就当是一个意外了。”

    护工听到他们说的话,又是哭又是笑的,还磕了几个头:

    “谢谢小姐,谢谢少爷.....”

    护工离开了之后,房间里再一次充满了静谧,念舞有些受不了了:

    “你不是回去收拾行了了吗?”

    木梓尘就站在她身边,指了指门口的位置.....那里正扔了一个小小的行李箱:

    “已经收拾好了。”

    “哦。”

    婉念舞看了看他收拾的行李,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她把视线转向木梓薇,强迫自己忽视木梓尘。

    “她......”

    “你......”

    两个人同时张口,又是让念舞感到尴尬的时候......:

    “你先说吧。”

    念舞对木梓尘说道。

    木梓尘微微的皱了眉头:

    “你没事吧?”

    婉念舞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大长腿微微往床底的阴影处藏了藏,一脸的坦然:

    “我很好啊,好得很......”

    婉念舞说的很是潇洒,可是她脸上的笑却像哭一样的,难看极了......没错,她很好,她很好,她好得很,就算没了木梓尘,她也能很好,老娘这么漂亮,喜欢自己的多了去了,又不差他一个......婉念舞不停的告诉自己,自己很好......

    木梓尘叹了一口气,在婉念舞的面前单膝跪下,伸出手......

    念舞赶紧就要收回自己的细腿,可是已经晚了,她的小腿被木梓尘握在了手里:

    “你松开......”

    木梓尘带着担心的眼神打量她的小腿,两只手握住了她随意挣扎的腿,他的手从小腿下滑,触及脚踝位置,婉念舞疼的喊出了声音。

    木梓尘在床沿坐下,把婉念舞的腿搭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她的脚踝已经肿的老高了......

    婉念舞被木梓尘的关心弄得又是一阵春心荡漾,可是她也知道,就是这么一个温柔的男人,他不属于自己。

    木梓尘把她受伤的那只腿轻轻放在床上,他站了起来:

    “你在这里乖乖的,我去找医生。”

    念舞没有说话,依旧是低着脑袋的样子.....木梓尘轻抚她的头发:

    “听话哦。”

    木梓尘说完就离开了......婉念舞抬起了头,被头发遮挡住的脸,已经被泪水打湿了,木梓尘离开了以后,婉念舞不受用控制的哭出了声音,她时不时很可悲,就连哭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哭......

    在婉念舞哭泣的声音中,木梓薇悠悠转醒,她尝试着睁开眼睛,可是,无果,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见,耳朵也听得不是很清楚,他试探的问:

    “念舞,是你吗?你在哭吗?”

    木梓薇坐了起来,双手也是漫无目的随意乱碰......

    婉念舞听到了声音之后,赶紧擦干了眼泪,抓过木梓薇的手:

    “梓薇,是我,我在呢,我在呢......”

    “你在哭,是吗?怎么了,还是因为.....”

    婉念舞赶紧矢口否认,生怕这个时候,木梓尘带着医生进来,听到梓薇说的话了:

    “没有,我没有哭,你听错了。”

    梓薇撇了撇嘴,对念舞的话没有丝毫的怀疑:

    “是我听错了吗?好吧,我现在耳朵确实不太好。”

    紧跟着,木梓薇想起了什么,她问道:

    “是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

    婉念舞有些奇怪,为什么她突然这么问:

    “怎么了?”

    “没,没什么。”

    木梓薇有些失落,她以为那个人也会来的......但是,想想也是,今天是他订婚的日子,他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而放弃他的娇娘呢,自己可是他最讨厌的人......:

    “就是突然想到,这会儿酒店那边应该已经在开始了吧......”

    ..........................................................我是分界线..................................................................

    “凌先生,现在请您为婉念卿小姐带上属于你们二位专属的戒指,这枚戒指一旦带上,你们二位便是铁打的夫妻......”

    主持司仪说的很是亢奋,反观于他的亢奋和婉念卿的幸福甜蜜,凌南清寒脸上更多的是不耐烦......

    司仪小姐端着装有订婚戒指的托盘,款款的走向了两人,凌南清寒不等司仪小姐说祝福的话,就直接拿起了托盘上的戒指。

    婉念卿幸福的伸出了手指,她很明白凌南清寒的性格,让他做这种事情,确实是为难了他.....

    一番复杂的流程结束了,凌南清寒这才得以松了一口气,他一下台,陆景谦就立刻给他递了一杯香槟:

    “接下来,就是去餐厅吃饭了,你要和婉念卿小姐一起给每一桌敬酒......”

    凌南清寒一张口,陆景谦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直接就残忍的拒绝了他:

    “不能省略,这是习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