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误会,一切开始(十二)
    婉念卿说完就立刻踩着高跟鞋离开了......而凌南清寒却对她说的那个晚上见有些心有余辜,为什么之前没有觉得她像是一个女疯子一样呢,自从她搬到了自家楼下之后,无论多晚,她都会在楼下等着凌南清寒回家,无论自己的态度怎么样,她都会在那里等着......

    凌南清寒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混乱的还散发着一股浓汤味道的办公室也令他难受,他抽完了手中的香烟,拿起桌子上几个必要的文件,几个大步就往外面走去。

    凌南清寒的身影一出现在秘书室的门口,秘书室的各位也都被吓到了,一个个的屏住了呼吸,放轻动作,内心祈祷,那个倒霉的、沦为发泄对象的人不是自己.......

    凌南清寒什么都没有说,直直的走到了陆景谦的办公桌前:

    “安排人去打扫我的办公室。”

    凌南清寒说完,便立刻在陆景谦的椅子上坐下,开始批阅手中的文件了。

    所有秘书一同出声:

    “是。”

    而让秘书室的成员们确定的是,他们总裁就是欲求不满了,这未婚妻刚一离开,态度就好了很多,这不是欲求不满,还能是什么......

    陆景谦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了回来,他原来是在外面和客人谈业务的,接到了秘书室的电话,他就立刻回来了。

    陆景谦出了电梯便直直的跑向了凌南清寒的办公室,可是一打开门,他就给吓到了,他十分不相信的关上了门,然后又打开了门......门内仿佛被龙卷风席卷了的样子依旧没有改变,很是清晰的展现在了凌南清寒的面前......

    秘书室一位离门口较劲的秘书善意的提醒到:

    “陆秘书,在这里,在这里......”

    他刚一说完,立刻就感觉到了后背一凉,似乎是有人正在瞪着自己,他也能猜到了那冰冷能够穿透人身体的视线来自于哪里,他浑身一抖,立刻就投入了手上的工作......

    陆景谦来到了凌南清寒的面前:

    “清寒,你找我啊?”

    陆景谦说的一幅很自然的样子,就好像是这几天凌南清寒对自己从未有过暴行一样......

    凌南清寒头都不抬的问道:

    “我找你是因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陆景谦又怎么会不知道:

    “知道,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那件事情现在还是没有找到,我们的力量都已经扩散到了周围的,查了很多可疑的人......”

    凌南清寒皱眉,又是这种客套话:

    “陆秘书,我都有点怀疑了,究竟是你们找不到呢,还是就根本没有让人去找......”

    凌南清寒的话说的很有深意,陆景谦有些心虚,清寒不会已经看出来了什么了吧:

    “当然是前者了,对于小姐的安危,我们每一个人都很着急。”

    陆景谦脸不红心不跳的把这些早早就藏在他心里的谎话一一的说了出来,事实上,有的时候他都想放弃了,就告诉凌南清寒木梓薇在哪里就好了,这样自己也不用说这么多的谎话来隐藏自己。

    自己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他好,木梓薇只要在他的身边,他的病随时都能复发,而这些一旦被有心的人发现了,那就很糟糕了,光是这一条,就很有可能会导致凌南清寒完全的错失了股东大会......再加上其它的,凌南清寒很有可能会从此都翻不了身的。

    凌南清寒没有说话,这让陆景谦有些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凌南清寒扬起了这几天里唯一的一抹微笑:

    “景谦啊,我们去吸根烟吧。”

    “啊?”

    陆景谦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有些你没有反应过来,他以为凌南清寒会再一次的大发雷霆的,这中间,情绪跌动的幅度太大,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不行吗?”

    凌南清寒再一次问道。

    陆景谦茫然的点了点头:

    “可以,可以......”

    凌南清寒亲密的,一幅哥俩好的样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搂上了陆景谦的肩膀。

    两人来到了吸烟区......原本在吸烟区的人都因为他们的到来而匆匆离开了。

    陆景谦给凌南清寒点了一支烟,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他平时是很少吸烟的,除了心中有事情的时候......

    凌南清寒的眸子里面突然地多了一丝了然.......:

    “你知道的,我一向不喜欢那种自作主张的人。”

    陆景谦夹着香烟的手顿了顿:

    “对啊,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记得高中的时候,她有一次自作主张给你办了一个生日聚会,你给气的差一点把她打一顿了,那也是我们两个之间少有的冲突中的一次。”

    凌南清寒轻轻的依靠在墙上:

    “你还在想着她呢?”

    陆景谦又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烟,也不吐出来,任由烟雾在他口腔里弥漫......他难受的咳嗽了两声,用力过猛导致了眼角都出现眼泪了:

    “都说她怀了我的孩子,可是直到现在,关于她和那个孩子的消息确是一点都查不出来,甚至连生产和堕胎的消息都没有......连他们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

    凌南清寒夸赞道:

    “要是找到了他们的话,你会是一个好爸爸。”

    陆景谦无力的笑了,要是找到了他们,他第一个就要把那个自己好找的女人碎尸万段,让她三天都下不了床,一个星期不能下床,一个月、一辈子都不能下床,让他知道自己可不是那么好惹的人。

    ........................................我是分界线.................................................

    “凌总,是我,是我......”

    侦探先生吞下口中的食物,赶紧应道,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凌南清寒竟然会给自己打电话的,天啊,阿门,菩萨,佛祖.......多谢你们的保佑,才能让我没有把饭碗丢了的,侦探先生在心中把八方神仙念了一个遍。

    凌南清寒听着那边的咀嚼声音,很不舒服:

    “要不要给你时间再吃一会......”

    侦探先生在电话那端挥手拒绝......:

    “不用,不用,有事情您交代着。”

    凌南清寒在他的办公室里打着电话,双腿悠闲的搭在茶几上,嘴角是一抹残忍的笑:

    “我要这半个月内,陆景谦所有的见面记录、通话记录、银行交易记录和去了哪些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