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误会,一切开始(十三)
    “我要这半个月内,陆景谦所有的见面记录、通话记录和去了哪些地方。”

    侦探先生被凌南清寒弄乱了:

    “陆景谦,陆秘书吗?陆秘书整天和您在一起,难道您还怕......”

    侦探先生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在指责凌南清寒对陆景谦的不信任。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不想做的话就算了。”

    侦探先生一下子就乖乖的闭嘴了:

    “需要多久?”

    侦探先生想了想:

    “三天,就三天吧。”

    凌南清寒应道:

    “好,三天之后,我必须要拿到陆景谦的调查,不然的话,你就别想在北都的侦探界往下混了。”

    凌南清寒说完这句话以后,就直接挂上了电话。

    .......

    “六哥,你说我们这么的成天监视陆景谦有用吗?”

    火毛有点疑惑,他们都已经跟了陆景谦三天了,这小子成天不是呆在公司,就是去别家公司,要不然就是回家,一点用用的价值都没有。

    六儿打了个哈欠,他也有点累了,但是,他绝对不会死心的:

    “当然有用了,你小子给我仔细点,别耍滑头,看看他都跟哪些人见面了,最好是我们能握着个把柄什么的。”

    火毛点了点头,但是,他还是有一点顾虑:

    “这件事情不和大哥说的话真的好吗?”

    要是大哥知道他们跟着六哥做了这种事情,还没有告诉他的,那他不是要气死了吗?他有点害怕。

    对于这个问题,六儿不想回答,什么生不生气,现在大哥的眼睛里就只有钱,他们这几个兄弟,大哥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他们几个的大哥。

    “对了,火毛,我听说你有认识几个搞军火的人?”

    火毛被惊得长大了嘴巴,六哥说的话一句比一句让自己震惊的,他有些语无轮次:

    “啊,不认识,不对,认识,但也就跟不认识一个样......”

    六儿踢了他几脚:

    “你到底认不认识?”

    火毛睁大了他的大眼睛,郑重的点了点头,不熟也是算认识的吧。

    六儿若无其事的说道:

    “你给我弄几把家伙玩玩,价钱好说。”

    他十分仔细的想了想,给胖子和瘦子报仇的这件事情还是需要慎重,连大哥都怕的凌家人一定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他们在道上混的也都听说过几分关于凌家的传闻......所以,还是很有必要准备个几把家伙备着的,万一需要了呢......

    火毛有些怂了:

    “六哥,大哥说过不让我们拿枪的......”

    六儿又是一巴掌拍在了火毛的头上:

    “蠢货,你不说,我不说,谁还知道这件事的。”

    火毛揉了揉自己被打的嗡嗡作响的脑袋......

    “我管你呢,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准备家伙,我要早早的拿了陆景谦这个小子的命,用他的血祭拜我兄弟。”

    六儿正说着呢,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凌氏帝国的楼下,火毛激动的叫到:

    “六哥,出来了,出来了,那小子出来了。”

    陆景谦手中提着公文包,一手又拿着手机打电话,上了他的车子......

    六儿吩咐司机:

    “跟上去。”

    跟了一会,司机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

    “六哥,奇怪了,怎么还有一辆车在跟这小子呢?”

    六儿朝司机说的方向看去,果然,他们前面有一辆车也一直在跟着这小子。

    火毛笑出了声:

    “这小子看着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还挺会找事情的啊,多半啊是他小子的旧情人找人来跟踪他的。”

    六儿也选择无视那辆车:

    “继续吧,各跟各的,只要他们不影响咱们就行了。”

    .......................................我是分界线......................................

    “宋哥啊,今天这是什么疯,竟然把您给吹来了,稀客,稀客啊。”

    婉一山笑的一脸的殷勤,手上也是又是泡茶、又是端水的,一点都没有闲着。

    老宋在沙发上坐着,拿起婉一山刚刚用过的茶叶:

    “黑茶......婉总真是好雅兴啊。”

    老宋挑了挑眉毛,称赞到。

    婉一山默默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这不是看您来了,所以特意为您准备的吗?这茶叶我平时都舍不得喝。”

    老宋冷笑出声:

    “得了得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今天是来找你做什么的,装傻的话,那就很没意思了。”

    老宋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把刀,轻轻的放在了他们两人中间的茶几上。

    婉一山害怕的吞了吞口水,轻轻的把匕首往边上挪了挪:

    “宋哥,这说话归说话,别动刀子啊,伤了和气。”

    老宋把婉一山给自己泡的茶一饮而尽,夸赞道:

    “真是好茶啊。”

    老宋拿起了桌面上那把被婉一山挪的远远的匕首,脚踩茶几,又拿起了婉一山面前的茶,嘴里含了一口,对着匕首喷了出去,坐在老宋对面的婉一山被喷了一脸的口水。

    婉一山油光满面的脸和光秃秃的脑袋上全是水,还有几片茶叶,这模样看起来搞笑极了。

    婉一山恶心的闭上了眼睛,伸出一只手想要拿桌面上的纸巾擦脸上的水。

    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脑门上,婉一山吓得收回了手,浑身上下动都不敢动,生怕老宋一个不小心就划到了自己:

    “宋哥,刀剑不长眼啊,您可小心点.....”

    婉一山被老宋的威胁给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老宋笑出了声音:

    “说吧,什么时候把我的钱还给我?”

    婉一山带着哭腔,颤颤抖抖的回答到:

    “宋哥,谈钱就伤感情了......”

    老宋手中的刀子又用力了几分,婉一山吓得哇哇直叫:

    “我的五百万......”

    老宋拉长了声音:

    “你知不知道杀一个人有多麻烦吗?五百万都已经很优惠你了,再说,我们也是说好了,那女人值五百万呢,你这钱欠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吧。”

    婉一山结结巴巴、颤颤巍巍:

    “宋哥,我这不现在没那么多嘛,不如您先拿个一百万回去给弟兄们买点好吃好喝的.....”

    老宋手中的刀子转移到了婉一山的脖子上:

    “杀人啊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也麻烦,简单的话,就这么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