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误会,一切开始(十五)
    “凌总,这是您要的资料......”

    凌南清寒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知道,我又不是没有听见。”

    侦探尴尬的笑了笑......

    终于,凌南清寒手中的咖啡喝尽了,他放下空空的咖啡杯,开始翻看面前的这份文件......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流水账......

    凌南清寒突然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的电话以及熟悉的名字......你确定这份通话记录没有问题吗?

    侦探不知道为什么凌南清寒要这样问,他解释到:

    “应该不会有差错的,这是直接从通讯公司调出来的通话记录。”

    凌南清寒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他真的很想听到陆景谦对这份通话记录的解释,这上面关于凌家护卫队的电话一个都没有,反而是,这上面竟然会有和老头子的记录。

    还是在自己订婚的那天,木梓薇就是那天失踪的的......看来,陆景谦,你还真是多管闲事了......

    凌南清寒扔下了手中的文件夹,头疼的揉了揉脑袋,连自己最相信的人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那还会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坐在凌南清寒对面的侦探有些担心,因为凌南清寒看上去状态十分不好的样子......:

    “那个,凌总,您没有什么事吧?还好吗?”

    凌南清寒将视线看向面前的这位侦探,问道:

    “你想赚钱吗?很多很多的钱......”

    侦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搓了搓自己的手:

    “凌总......”

    从他不自觉吞口水的动作,凌南清寒就已经知道了他的答案:

    “给我找到木梓薇,价钱随你开。”

    凌南清寒已经十分的不耐烦了,这场寻找木梓薇下落的游戏他已经玩腻了......他现在只是想快一点速战速决,对于那些把自己当做小丑戏耍的人,他会让他们知道代价的......

    侦探先生坐着的椅子发现了一声巨响.......

    凌南清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文件夹拿在手里......

    “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她,别再和上一次一样的玩手段了。”

    凌南清寒说完就径直离开了,门口的服务员说道:

    “谢谢惠顾。”

    侦探先生的脸色发白......原来凌南清寒知道上一次的事情......这个男人,真的太可怕了,既然他知道,他为什么又要让自己做这些事情,还给了自己那么多的钱......

    凌南清寒离开了咖啡店之后,他就把司机赶走了,自己开车上了高速,他把车子开的飞快,像离开了弦的弓箭一样......他试图在飞快的车速中忘记刚刚发生的一切。

    副驾驶上被他随意扔着的文件夹,在风的吹动下,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

    被文件夹夹子夹住的地方,传来了纸张撕裂的响声,紧跟着,一张、两张、三张......纸张从文件夹中撕裂,在车子的狭小空间中肆意的舞动......

    ..................................................我是分界线.......................................

    今天是木梓薇做手术的日子,梓尘跟学校请了一天的假期,早早的便来了医院......

    木梓尘握住梓薇的手,附在她的耳朵边,大声的说:

    “姐,你别怕,成功率还是很大的,做完手术你就能看见了......”

    木梓薇躺在病床上点了点头,可是同样紧紧握住木梓尘的手却充分的表现了她的恐惧,她害怕,打了麻醉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

    木梓尘在木梓薇的床沿坐下,牵起她瘦骨嶙峋的手,她的胳膊本来就很细,现在却更细了,就好像是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肤包裹着骨头一样的......

    木梓尘用指尖在木梓薇的手心写字:梓薇,加油。

    木梓薇嘴角轻轻上扬:

    “梓尘,我都不知道你写了什么,但是,真的好痒哦......”

    木梓尘知道梓薇一定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艺术家的手往往都是最敏感的。

    木梓尘又写道:坏蛋。

    木梓薇笑出了声音:

    “真的好痒哦,你是坏蛋,你才是坏蛋......”

    看到木梓薇这么轻松,心情也很好的样子,木梓尘松了一口气,状态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这就是一个很好的预兆了。

    木梓尘在木梓薇的手心写道:等你好了我就带你去吃大餐。

    木梓薇有些可惜:

    “难得见你这么大方,可惜了念舞不在......”

    提到念舞的名字,木梓尘有些沉重。

    这时候,护士进来了,可是木梓薇还是紧紧的抓着木梓尘的手。

    木梓尘温柔的笑了,这是梓薇显少的对自己这么的依赖,这种感觉很不错,如果等她的身体痊愈了之后,她还能这么的依赖自己就好了......木梓尘贪婪的想到。

    人都是一种贪婪的动物,要么就保持安全距离,要么就是选择靠近,可是一旦靠近了,就会不受控制的想要更多......

    木梓尘轻拍木梓薇的手背,示意她没事,不用怕……他陪着梓薇到了手术室的门口,在医生的要求下,他们这才迫不得已的松开了手。

    护工也在一旁陪着木梓尘等待,她安慰到:

    “同学,你不用担心,就是一个小手术。”

    木梓尘问道:

    “我像是很担心的样子吗?”

    他指着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他怎么可能会担心,不用她说自己就知道是一个小手术,这还需要她说吗?

    护工被木梓尘的问题问的无话可说了,明明就是一副很紧张的样子,双手轻轻抚摸下巴,来回踱步……他的每一个行为都是在担心、不安。

    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苏盈盈姗姗来迟,得知姐姐已经进了手术室之后,苏盈盈便也留在了手术室外面等着。

    木梓尘拉过苏盈盈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盈盈,等姐姐康复了之后我们就订婚吧。”

    苏盈盈猛地抽出自己的手,有些无法接受:

    “订,订婚吗?”

    木梓尘朝着苏盈盈温柔了笑了,让她轻轻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对,订婚吧……我清寒哥已经和念卿姐订婚了,所以,我想着我们也订婚吧,那天喝醉了之后的事情,我会负责的。”

    苏盈盈在木梓尘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她那天真是不应该听信念卿姐的话那样胡来的,自己根本就不用他负责啊,因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