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误会,一切开始(二十)
    “我来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木梓尘刚要开口说话,淩南清寒就打断了他:

    “木梓薇在哪?”

    淩南清寒问得很是直接了当。

    木梓尘没有说话,他抬头紧紧盯着淩南清寒……然后,他笑了:

    “清寒哥,你问的这个问题很搞笑,姐姐不就在北都吗?几天没见,你就这么会开玩笑了啊。”

    木梓尘试图用玩笑话这个借口略过这个话题。

    淩南清寒也笑了……他们两人爽朗的笑声,引得咖啡厅的人都往他们看去了。

    “真的是个玩笑话吗?”

    两人的笑声同时戛然而止。

    木梓尘此时的气势毫不逊色与淩南清寒:

    “这难道不是玩笑话吗?姐姐在北都,你来南都问我姐姐在哪?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把姐姐藏起来了,贼喊捉贼。”

    木梓尘眉头一挑,成功的把所有的一切甩给了淩南清寒。

    淩南清寒勾起了嘴角:

    “前段时间,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本来就以为你只是一个拿凌家钱混吃等死的人,现在看来,木梓尘,你长大了啊……”

    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那个被欺负了之后掉眼泪的胆小鬼了……

    木梓尘很不愿意提到小时候的事情……:

    “闭嘴吧。”

    淩南清寒丝毫没有把他满含命令的话听进去,他继续说到:

    “你还记得有一次吗?凌越把你推进水沟的那次……看样子,你好像不记得了,但是,我可记得很清楚呢,那时候,凌越把你俺在水沟里,你一直哭,他们让你闭嘴,你还在哭,然后……他们……”

    木梓尘握紧了拳头,浑身颤抖……他猛地站了起来,双拳打在桌子上:

    “我说……闭嘴啊……”

    木梓尘朝着淩南清寒挥出了拳头,速度又狠又准……拳头直直的朝着淩南清寒的脸打了过去……

    淩南清寒伸手,轻而易举的就握住了木梓尘迎面而来的拳头:

    “你要是想连拳击的话,我可以帮你找教练……”

    淩南清寒轻轻的把木梓尘的拳头推了回去,他冷着脸说到:

    “木梓尘,从小你就是个胆小鬼,小时候是,现在也是,你永远都没法摆脱凌家的控制,于我而言,你就是凌家的一条狗。”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把木梓薇给我交出来,无论是死是活……”

    淩南清寒站了起来,正要走,却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个苏盈盈……是苏晚一的女儿吧,木梓尘,对于那种女人,我真想看看你到底对她是不是真心的呢……”

    淩南清寒说完就直接离开了……木梓尘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久久内心的怒火都没有平息……淩南清寒,你会后悔的。

    ……

    淩南清寒从南都大学离开后,就直接回到了酒店,到了晚上,有人按响了他房间的门铃。

    淩南清寒以为会是客房服务……可是,当他打开了门,却立刻就有了想关门的冲动。

    门外站着的是侦探,淩南清寒问道:

    “你来做什么?”

    淩南清寒毫不怀疑他为什么能找到自己住的酒店,如果连这种小事他都找不到的话,那他就太垃圾了。

    侦探先生脸上的笑容十分僵硬……

    就在淩南清寒准备骂他的时候,一个人笑着从门后出来了:

    “清寒,别来无恙啊。”

    凌越嬉笑着从门后出来……淩南清寒在看到他的同时往后退了一步,欲要关门,凌越伸手挡住了房门:

    “不要这么绝情嘛,人家都坐了一天的飞机了……”

    淩南清寒十分讨厌凌越说话的语气,也讨厌他的人……原因是他的一举一动都像极了在外面卖肉的人一样,和他是堂兄弟,那简直就是丢人。

    “你来做什么?”

    淩南清寒问道,眉宇间全是不耐烦。

    凌越抖了抖肩膀,指着身边瑟瑟发抖的侦探先生……淩南清寒犀利的眼光朝侦探先生看去……

    侦探先生连忙摆手,一副想解释却又不敢解释的样子……

    凌越笑着,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搂住了侦探先生:

    “你的这副样子,是在和我亲爱的堂哥控诉我强迫你了吗?”

    淩南清寒看不下去了,他指着侦探先生,说到:

    “你去再办一个房间吧。”

    得到赦免的侦探先生感激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呆在他们两个人中间的感受,实在是过于煎熬,就像是在马路上摊了一个鸡蛋,另一面已经熟了,一面却还是生的,想要翻个身,却又翻不过去……这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侦探先生几下就在楼道里没了身影,淩南清寒对凌越说到:

    “你也去楼下办理房间吧。”

    淩南清寒一点也不关注他来南都的目的是什么……其实也好猜,无非就是他爸妈担心自己来南都,是要对公司做什么了,让他来监视自己的罢了……这个白痴。

    凌越依旧是那副标志性的笑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要……我刚刚都问了,你这间是套房,能住的下好几个人……”

    他往房间走去,用力的推开了堵在门口的淩南清寒,进去之后,他在里面环视了一圈,然后,一副自己很聪明的样子:

    “是吧,明明就有这么多个空床位,你还要我去办理房间,真不是你的钱,不心疼啊……”

    然后凌越指着其中一间房间:

    “我今晚睡这个房间。”

    紧跟着,凌越就又从淩南清寒的身边走过,把外面的行李悉数的拉进了他的房间……

    淩南清寒黑着脸,用力的把房门给甩上了。

    他强忍着心中对凌越的不满,和想要把他给扔出去的冲动,进了他的房间,洗漱过后,便要准备睡觉。

    他房间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凌越敷着面膜进了房间。

    淩南清寒不想对他多加理会,眼睛紧紧闭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紧跟着淩南清寒身边的床铺陷了下去。

    淩南清寒的眼睛依旧是闭着的,他本以为,像凌越这样的,只要他感觉到无趣,他便会离开的,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在无趣之中寻找乐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