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误会,一切开始(二十五)
    念舞十分复杂的看了看鎜子俊……她叹了一口气……:

    “子俊,对不起,我不能说。”

    婉念舞说完就要转身离开……鎜子俊一把拉住了她:

    “念舞,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能说,这好好的一个人,说没有就没有了,你明明知道她在哪里,你还不肯告诉我,这总归要有个原因的吧?”

    鎜子俊的语气有点冲,他真的急了……

    婉念舞用力的甩开了鎜子俊:

    “没有什么原因,我就是不能告诉你……但是……子俊,无论如何,请你相信梓薇,她是冒了很大危险,做了很大的决定才要和你在一起的……你一定不要辜负了她的这份勇敢……”

    婉念舞紧紧的攥住了自己的拳头……叹了一口气,这才离开……

    子俊,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帮你……

    木梓尘和梓薇离开之前,他千叮万嘱,一定不能把梓薇的去处告诉别人,念舞相信他,既然梓尘这么重要的强调这件事情,那就一定有他这么做的道理……

    所以,衡量之下……念舞还是选择隐瞒了鎜子俊。

    婉念舞离开之后,鎜子俊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久久都没有离开。

    虽然这一次从念舞那里知道的答案跟不满意,但是,换个角度想,他已经知足了……知道了梓薇还好好的,没有失踪,没有危险……她还会回到自己身边的,知道了这些,鎜子俊就已经很满意了。

    鎜子俊又在那里待了片刻,这才怀揣着好心情回家了……

    ……

    淩南清寒那天在医院门口,不知道和侦探先生说了些什么……但是,从那天之后,淩南清寒便再也没有参与寻找木梓薇的事情了。

    这让凌越很疑惑,但是,更多的还是无聊……:

    “清寒啊,你们不是要去找人吗?走吧,我们去找人吧。”

    凌越说这句话已经说了很多遍了,连着两天,那个小侦探整天早出晚归,清寒也是在酒店呆了两天,不是,就是和公司的那群人开远程会议……真的是无聊透了。

    淩南清寒放下手里面的书,问道:

    “你无聊了?”

    凌越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他解释道:

    “你不知道吧,无聊是一种心理疾病,它有很多方面的症状,具体的临床表现为胸闷、气短,头昏、脑胀……还有玩手机,这个毛病不能被轻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个毛病持续的时间长了,就会演变成为自闭症、人格分裂症、多重人格障碍,还有性格处理障碍等等多种心理障碍疾病,具体的解决方法就是玩玩玩、买买买……”

    “闭嘴。”

    凌越因为淩南清寒的话,立刻就停住了,他手动做了一个把嘴巴拉上项链的动作。

    “无聊的话,就回家吧……”

    凌越摇了摇头,然后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大堆……淩南清寒对他的嘟囔一点好奇都没有:

    “我们马上就要走了。你确定你不回去吗?”

    凌越口中的嘟囔声又开始了,这一次竟然比上一次还要激烈,手上也做了好多个动作……简直是乱七八糟。

    淩南清寒有点嫌弃:

    “说话。”

    凌越又做了一个把嘴巴拉开的动作,然后他说到:

    “回家?你确定你们要回家了吗?你这才来几天,而且,淩南清寒,我郑重的警告你,虽然你现在是凌氏帝国的总裁,但是你也不能这么的无所作为,你看看你,你才来南都几天,就什么都没干,整天宅在酒店里……哦,不是,你干了什么,你去过医院调戏护士小姐姐……但是,大体上说,你还是什么都没有干的,作为总裁,你难道就不会害臊吗!!!”

    凌越十分亢奋的说了一大段,手舞足蹈,情绪十分激昂。

    淩南清寒深沉的眸子看着凌越:

    “我?无所作为?调戏护士?”

    凌越十分认可的点头,手指也指着淩南清寒:

    “你,对,就你。”

    淩南清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凌越的身边,围着他转了一圈:

    “你再说一遍……”

    凌越丝毫没有意识到不对劲,双手插腰,他的无稽之谈说来就来……

    淩南清寒一脚就踹上了凌越,凌越倒在了地上之后,他又用力的对着他的肚子踢了一脚,凌越被踢到了墙角。

    “事先说明,我一点也不怕你爸妈来兴师问罪。”

    淩南清寒对凌越的爸妈,也就是他的大伯父和大伯母,简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男的碌碌无为,就知道仗着是凌家人,为非作歹,一点真实的能力都没有,在真正的凌家人也就是老头子和自己面前,却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可是,夹着尾巴的不光是听话的宠物,这还是一条大尾巴狼,不甘现状,满肚子的墨水……

    女的呢,也不过就是一个仗着儿子小三上位,逼死前任的女人,面上一套,背里一套……这个样子简直就和素子月有的一拼,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就是这么两个人把凌越弄成了这个样子的败家玩意……

    凌越用力的咳嗽了几声,然后,他捂着肚子站了起来:

    “我去……我可是单传……”

    淩南清寒丝毫没有理会他,然后他说到:

    “给你买了明天的机票,明天一早,立刻回去。”

    “至于你爸妈让你做的事情,你就如实的交代就行。”

    凌越沉默了,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安排:

    “你就不怕我把木梓薇失踪的事情还有下落告诉别人吗?”

    淩南清寒端起桌上的茶杯:

    “如果你想说,你就尽管的说……而且,你担心的应该是那群因为你的消息而来的人,他们会很惨……”

    凌越打心里的因为他的话抖了一下:

    “我知道了。”

    他很相信淩南清寒会怎么对那些人,自己跟在他身边的这几天,他没有对自己怎么样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宽容了……而且他也有那个能力,能把木梓薇保持的很好。

    “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凌越走到他面前,问到:

    “为什么是木梓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