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误会,一切开始(二十六)
    他很相信淩南清寒会怎么对那些人,自己跟在他身边的这几天,他没有对自己怎么样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宽容了……而且他也有那个能力,能把木梓薇保持的很好。

    “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凌越走到他面前,问到:

    “为什么是木梓薇?”

    淩南清寒喝茶的动作顿住了,这个问题之前木梓尘也问过……淩南清寒勾起了嘴角,他想到了木梓薇害怕的样子,想到了她的恐惧……:

    “因为她是我的东西,是我的私有物。”

    凌越不肯相信,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是吗?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爱上她了……?”

    淩南清寒有些讽刺……:

    “她不配。”

    宠物就是宠物,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主人。

    凌越陷入了沉思……淩南清寒一直都是一个这么冷漠的人,他的冷漠,是从骨子里面流露出来的,是沁入心扉的,他的血都是冷的,他没有温度……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确是一位王者,一位无法替代的王者,难道,帝王都是没有感情的吗?真是可笑。

    ………………………………………………………………………我是分界线………………………………………………………………

    梓薇今天起得有些晚了,起来的时候都已经快九点钟了,自从她的眼睛看不到了,她好像就睡得越来越好了,可事实上,她除了睡觉,也确实是没有别的事情能做了。

    护工姐姐在她的手上写到:

    “早上好。”

    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她和这位小姐的关系也越来越好,看她和她弟弟的样子,他们绝对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这种家庭的孩子能做到他们这样的,也真是少。

    偶尔的,木梓薇也会和她说她之前参加比赛的时候遇到的各种事情,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她还答应了护工姐姐,等她的眼睛好了,她就帮她画一副油画……

    木梓薇慵懒的回应到:“早安。”

    木梓薇伸手就要疏离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可是却突然想到,那一块被纱布包裹住的头皮,那里已经没有头发了。

    木梓薇撇了撇嘴巴,没关系,反正还会长出来的。

    “姐姐,我有点饿了,早餐有什么啊?”

    护工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在木梓薇的掌心写:

    “今天早上是皮蛋瘦肉粥,我们先洗漱。”

    护工把水和挤了牙膏的牙刷放到了木梓薇的手中,又把一个盆子放到了木梓薇床上的桌子上……等木梓薇刷好了牙,护工把东西都拿进了卫生间,用热水湿了毛巾给你以为擦脸,因为她脑袋上有纱布,所以,每次她洗脸都是护工给她擦的,怕她的伤口位置沾了水……

    正在两人其乐融融的时候,病房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护工以为是梓薇的弟弟来了,便没当作一回事……可是就在突然间,她感觉到了有点不太对劲。

    她一抬头,紧紧皱着眉头:

    “你们是谁啊?你们进错病房了,赶紧出去。”

    进来的两个男人,一个长的很俊俏,但是却恶狠狠、冷冰冰的,一个长了一副扫把星的样子,很不讨喜。

    门口的两人还是没有动弹,护工发现,那个带头的男人,他的视线是看着木梓薇的。

    护工挡在了木梓薇的面前,这个男人来者不善,肯定不是个好东西:

    “你们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就叫保安了啊。”

    门口的人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样子,护工转身就去按床头柜上的呼叫电话……侦探先生几步就走到了护工的面前,夺过她手中的电话,然后便连拉带扯的把护工拉了出去,门被:

    “碰。”

    的一声给关上了。

    木梓薇有些奇怪,为什么突然停了,她问道:

    “姐姐,怎么了?为什么停了?”

    没有得到回应,她提高了音调又喊了一声:

    “姐姐?姐姐?……奇怪,是出去了吗?”

    淩南清寒走到木梓薇的身边,伸手在她面前随意的挥了挥……

    淩南清寒在木梓薇的床边坐下,原来她是真的看不见了……

    木梓薇感受到自己的床边陷了下去……她问道:

    “梓尘?是你吗?”

    木梓薇一边询问,一边伸手去触碰,她很快就碰到了自己左边的人,她的手捏到了一片一角,不是梓尘平时穿的t恤布料,木梓薇赶紧松开了手:

    “医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我弟弟……”

    木梓薇慌忙道歉,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尴尬……她的病房,平时除了梓尘和看护的姐姐意外,也就只有医生和护士了。

    淩南清寒嘴角带着笑意,轻轻的附在木梓薇的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木梓薇因为他的碰触,往后退缩了一下.......她有点害怕。

    凌南清寒在木梓薇的手心写道:

    “你的弟弟也会这么碰触你吗?”

    木梓薇多了几分警惕,双手胡乱的挥动着,就要下床,一个不留神,她从床上掉了下去,木梓薇忍着痛,从地上爬了起来,但是由于她眼睛的原因,她又撞到了床头桌上,木梓薇害怕的不停的往后退,双手也是更加用力的挥动了起来,想要这样赶走侵略者:

    “医生,我弟弟等会就来了......”

    木梓薇稳了稳自己的心神,强装淡定的说道,她以木梓尘等会要来的借口,试图吓走此时这个在她病房里,有些图谋不轨的“医生”。

    凌南清寒从床的另一边绕道了木梓薇的身边,她还在不停地后退......

    凌南清寒轻轻的托起木梓薇的手,用床上刚刚护工扔下的毛巾擦拭木梓薇手上的灰尘,然后,在她的手心写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的弟弟会这么触碰你吗?”

    凌南清寒有些咄咄逼人.......

    木梓薇害怕的不敢回答,她的眼泪都出来了,头也在嗡嗡作响,这种令她窒息、令她害怕的感觉让她很熟悉,这段时间的过于安逸,让她都忘记了在北都发生的那些事情......可是现在的这种感觉,又让木梓薇重新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事情,恐惧犹如洪水一般,止也止不住的从心底涌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