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误会,一切开始(二十七)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的弟弟会这么触碰你吗?”

    凌南清寒有些咄咄逼人.......

    木梓薇害怕的不敢回答,她的眼泪都出来了,头也在嗡嗡作响,这种令她窒息、令她害怕的感觉让她很熟悉,这段时间的过于安逸,让她都忘记了在北都发生的那些事情......可是现在的这种感觉,又让木梓薇重新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事情,恐惧犹如洪水一般,止也止不住的从心底涌了出来。

    木梓薇的沉默充分的证明了,她还记得凌南清寒.....记得凌南清寒带给她的一切。

    凌南清寒轻轻的放开了木梓薇的手,他从木梓薇的面前站了起来,拉过原本放置在床的一边的椅子,他就这么的坐在了木梓薇的面前,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安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木梓薇大口的用力呼吸,努力的摆脱那股压抑的感觉......木梓薇试探性的挥了挥手,并没有触摸到什么东西,她放心的松了一口气。

    甚至有些怀疑,刚刚自己所经历的那一切,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她双手扶上床沿,沿着床沿爬了起来,坐在床角,轻轻按压自己被碰到了脑袋.......

    ......木梓尘在接到护工的电话了之后,当下就腾升了一种不好的感觉,立刻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医院。

    他气喘吁吁的撞开了房间的门......凌南清寒笑嘻嘻的和大口喘息的木梓尘打着招呼。

    凌南清寒的淡定和木梓尘的慌乱形成了很明显的对比.....而他们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坐在病床上的木梓薇,而木梓薇也没有丝毫的感觉,病房里面除了她以外,还有两个正为她针锋相对的男人。

    “你,输了。”

    凌南清寒朝着木梓尘竖起了小拇指,满满都是鄙视的味道。

    木梓尘还没有从刚才的急忙中缓过来,他伴着呼吸声,问道: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凌南清寒耸了耸肩膀:

    “都说了,我一定会找到她的,你还不信,早点告诉我,事情就简单的多了,哪还用犯得着这么麻烦。”

    木梓尘紧紧撰住自己的拳头,脸上满是隐忍......凌南清寒踱步至他的面前:

    “木梓薇我会带走的。”

    说完,他残忍的留恋的看了木梓薇一眼,这才准备要往外走去:

    “能不能不要带走她?她在凌家很危险。”

    木梓尘抓住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凌南清寒,十分担心的说道,他正在打亲情牌。

    凌南清寒掰开了他紧握自己手腕的手,从嘴里挤出来了两个字:

    “不能。”

    木梓尘宛如泄气了一样的,他以为,只要凌南清寒对姐姐有一点的爱惜,有一点哥哥对妹妹的爱护,就不会再继续坚持着把姐姐带回凌家受罪......现在看来,凌南清寒对姐姐连那一点点都没有,对姐姐都是这样,更不用说是自己了......

    木梓尘被这种无法保护木梓薇的无力感鞭策着,内心中的自责和愧疚更是猛升了一个度,他朝凌南清寒咆哮: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姐弟两个?为什么......”

    在木梓尘的咆哮声中,他的眼泪和鼻涕一同流下,他的声音也很大,每一句都十分震撼的在病房里产生回声:

    “呜呜......呜.......明明我俩就一点也不想和凌家产生关系,你们却为什么还要靠这种方式紧紧的捆绑着我们......”

    凌南清寒十分不耐烦的皱了眉,从小到大,木梓尘都是一遇到什么他无法解决的事情,他就会哭......这也是凌南清寒不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闭嘴。”

    木梓尘的哭声还在继续,握住的双拳表示了他的隐忍......如果他未来真的做了什么,那就别怪自己了,都是你们逼的,是你们不仁义在先。

    凌南清寒不轻不重的拍了木梓尘的脸蛋了几下,他脸上的眼睛被凌南清寒的动作打歪了,可是,尽管这样,木梓尘也没敢伸手去扶。

    “为什么?那就要去找你妈问问啊......”

    凌南清寒也怒了,他们一家人难道说都很喜欢用假惺惺的样子去博得别人的可怜吗?明明他们才是最大的施虐者,竟然全部都把自己当做了受害者,真是虚伪!可笑!

    “死了的人就应该好好的在地底下呆着,干嘛非要跑出来搅一锅的泥水呢?对于这种人,你说该怎么处理?”

    凌南清寒并没有直直的说出自己说的人是谁,但是,他说的也已经很明显了,素子月,那个女人......好好的老鼠洞你不呆着,非要跑出来做过街老鼠。

    木梓尘没有回答凌南清寒,他对那所谓的妈妈满是恨意,一天都没有尽过做母亲责任不说,还给自己的孩子留下来了这么一段莫名的恩怨。

    木梓尘的咆哮还在继续:

    “你恨她,你就去找她啊,你杀了她,不就完事了......”

    他和梓薇见都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凌南清寒握住了木梓尘紧握的拳头,嘴角是一抹残忍:

    “我想让你亲手杀了她......你也恨她的,对吧?”

    素子月啊,素子月,你不是很心疼你的两个孩子嘛,那如果,你的亲生儿子杀死了你,你会怎么样......凌南清寒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素子月那个时候脸上的表情了,被自己最亲的人背叛的的感受,也该让她尝一尝了。

    木梓尘诧异的抬起了头.......很是吃惊,究竟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杀人......:

    “杀了她,你就能放过我姐姐吗?”

    如果杀了那个女人,就能让姐姐得到解脱的话,那未免不是一件坏事......为了梓薇,他什么都愿意做。

    凌南清寒很是满意木梓尘的回答: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凌南清寒是一个聪明的人,所以,就在这个问题上,他并没有十分明确的回答木梓尘,这正是他的聪明所在。

    凌南清寒转身离开了病房,然后,立刻侦探先生就进来了,朝木梓尘低头示意过之后,便来到了木梓薇的床边......

    木梓尘狠心的没有将视线转过去看着木梓薇在自己面前被带走,他的指甲已经深深的握进了他的掌心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