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误会,一切开始(二十八)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凌南清寒是一个聪明的人,所以,就在这个问题上,他并没有十分明确的回答木梓尘,这正是他的聪明所在。

    凌南清寒转身离开了病房,然后,立刻侦探先生就进来了,朝木梓尘低头示意过之后,便来到了木梓薇的床边......

    木梓尘狠心的没有将视线转过去看着木梓薇在自己面前被带走,他的指甲已经深深的握进了他的掌心里面。

    侦探先生走到木梓薇的床边,礼貌的碰触木梓薇的肩膀,他在木梓薇的耳朵旁喊道:

    “梓薇小姐......”

    木梓薇有些疑问:

    “嗯?”

    侦探先生的声音仍然在继续:

    “我是梓尘少爷安排来的,要带您去吃饭。”

    木梓薇当下没有丝毫的怀疑,她永远都是绝对的、百分之百的相信木梓尘: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换一身衣服.....”

    木梓薇说完,便摸索着拿起摆放在床头位置的私服,颤颤巍巍的要下床......木梓尘无声的流泪,眼睛模糊了他的眼镜,顺着他有棱角的脸部线条滑下,在下巴位置滴入衬衫。

    侦探先生说道:

    “梓尘少爷说要带您去商场买衣服,所以,穿着病服走就好了。”

    凌南清寒做事情很绝,他连让木梓薇换衣服的最后一点自由时间都霸道的占有了......

    木梓薇依旧是没有丝毫的怀疑,乖巧的穿上了鞋子......侦探先生将导盲的棍子放置在木梓薇的手上,引领着,带着她往外去。

    木梓薇手中的棍子左右来回的碰触着,不轻不重之间就打到了木梓尘的鞋子......木梓尘赶紧闪躲到了一旁......木梓薇有些疑惑:

    “哎?刚刚我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人?”

    木梓薇又左右来回的扫荡了几遍,侦探先生在她的耳朵旁边,扯着嗓子的喊道:

    “没有人啊.....”

    木梓薇能听到那个声音的大概,既然他都说了没有什么人,把自己又何必担心呢?木梓薇就这么的一步一步,慢悠悠的出了房间......

    木梓尘终于控制不住的,一拳头打在了墙壁上,然后他好像是发泄一般的,把他身边柜子上放置的瓶瓶罐罐一个一个、用力的砸在了墙上......

    一阵阵哗啦啦的声音过后,玻璃器皿都应声碎成了渣渣,飞起的玻璃渣子在木梓尘的脸边划过,鲜血从皮肤处渗了出来。

    病房里面充满了木梓尘撕心裂肺的嘶吼声,那声音中有不甘、有气愤、有无法排解的怒火......和一阵阵的无力感、挫败感......

    .......

    发泄过后,木梓尘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梓薇被带走了了。”

    一句话说完,木梓尘丝毫不顾那边人的质疑和疑惑不解,直接就挂断了电话,他把手机握在手里,顺着墙壁滑落到了满是玻璃碎渣的地面上,他就好像是没有疼痛感觉的人一样的,在玻璃碎渣中痛苦......

    侦探先生把木梓薇领出去的时候,凌南清寒已经在车上等着了,等两个人上了车,他吩咐道:

    “买回北都的机票吧。”

    在侦探先生的应声中,他发动了汽车.......

    木梓薇十分安静的在凌南清寒的另一边乖巧的坐着,一声不坑,然后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的问道:

    “先生,我们是先去商场买衣服吗?”

    侦探先生扭头看了看凌南清寒的脸色,回答到:

    “是的。”

    因为他隔着木梓薇有一段距离,所以,侦探先生说的话,木梓薇并没有听的多清楚,木梓薇也不再问了,反正问了自己也听不到。

    木梓薇把手里的导盲拐杖轻轻斜靠在自己的身边......

    她的举动一个不落的收进了凌南清寒的视线之中......突然间,车子一个紧急刹车。

    木梓薇感受到了自己身边的导盲拐杖倒了,她弯下身子,想要扶起倒在了车座下面的到导盲拐杖。

    她伸手摸索,却摸到了一个坚硬的鞋尖,是一双男士皮鞋......木梓薇的脸色白了白,她趴在侦探先生驾驶座的后面,问道:

    “先生,我的身边是不是还有个人啊?是梓尘的朋友吗?”

    侦探先生又看了看凌南清寒,希望能通过他的眼神来告诉自己该怎么回答。

    凌南清寒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食指放在唇间:

    “嘘......”

    久久没有得到侦探先生回应的木梓薇有些慌了,她伸手想要去碰侦探先生......却顺势被凌南清寒拉进了怀抱里。

    木梓薇一瞬间的愣住了,眼睛前的黑暗让她的恐惧成倍的放大.......她的身体也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凌南清寒牵起她的细稔,木梓薇试图挣扎,奈何力气过于微弱,并没有挣扎成功。

    凌南清寒在木梓薇的手掌心写道:

    “你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感受到我,这一点让我很伤心。”

    木梓薇没有说话,可是,身体的剧烈颤抖,和大口的喘息声,都十分明确的告诉凌南清寒,。她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写下的话。

    凌南清寒轻轻揉捏木梓薇的手掌,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了一片如飞鸿一般的湿吻。

    木梓薇的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但是,她的感觉确实异常的比以前要灵敏的多,凌南清寒给她的触感,被成倍的放大,就好像是在她的心脏位置上落下了一个吻一样的。

    凌南清寒继续在她的手上写道: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木梓薇知道凌南清寒她是那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人,她轻声说道:

    “恭喜你订婚了。”

    木梓薇实在是想不到其它的能和凌南清寒说的话,他们两个之间,沉默才是最好的交流方式才对。

    .......................................................................我是分界线................................................................

    “所以,你们实在玩我吗?”

    婉念卿实在是生气的不行,已经好几天了,她每次来公司找清寒,眼前的这个秘书就总是拦着自己。

    郑秋生有些无奈,他头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婉念卿小姐,总裁是真的不在,他出差了.......”

    婉念卿兴师问罪的问道:

    “出差?好啊,那你倒是说说,你家总裁去哪里出差了,是去了美国,还是去了英国......还是说,在总裁办公室内出差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