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 误会,一切开始(二十九)
    婉念卿兴师问罪的问道:

    “出差?好啊,那你倒是说说,你家总裁去哪里出差了,是去了美国,还是去了英国......还是说,在总裁办公室内出差呢?”

    郑秋生支支吾吾的,丝毫没有想要告诉婉念卿的打算,作为秘书,最大的一个基本能力,那就是,不能随意透露老板的行踪。

    婉念卿用力的一拍桌子: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连我都敢耍,你还想不想在凌氏帝国呆了?陆景谦,陆景谦呢?”

    婉念卿环视了秘书办公室一周,四处寻找陆景谦的身影,但是,就连陆景谦也都不在。

    郑秋生眉头紧锁,突然有了主意,不能透露老板的行踪,那处理同事的行踪应该不是问题吧......这样想着,郑秋生立刻就在便利贴上写道:

    “婉念卿小姐,这是陆秘书现在在的地方。”

    郑秋生将写有陆景谦病房地址的便利贴交给了婉念卿。

    婉念卿拿起便利贴一看:北都市人民医院外科624病房......婉念卿心中一惊,以为是凌南清寒出院了什么问题。

    她瞪了一眼郑秋生,就立刻扭着腰肢离开了。

    郑秋生抱住了自己瑟瑟发抖,有些不用明白,这样的女人,总裁才会喜欢吗?她穿的衣服,简直是看着就冷......

    婉念卿用最快的速度到了便利贴上指定的医院,坐着电梯到了病房......她心急如焚:

    “碰。”

    的一声,她直接就撞开了病房的门......陆景谦手中的苹果被这一声给吓掉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向来人......婉念卿环视病房一圈,却除了陆景谦之外再无他人,她几步走到了陆景谦的身边,一把拽住了陆景谦蓝白色条纹病服的领子。

    陆景谦被婉念卿的突然到来给惊到了:

    “念卿小姐,您注意形象,注意形象啊......”

    婉念卿的一举一动就好像是随时都能把陆景谦拆掉入腹一般的,陆景谦被婉念卿的模样给的伤口都在隐隐作疼。

    婉念卿丝毫不顾陆景谦的挣扎:

    “清寒,清寒呢?”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陆景谦,婉念卿以为凌南清寒也出了什么事故,十分的担心。

    “念卿小姐,清寒不在这里啊......”

    陆景谦有些欲哭无泪,他明明就是在吃苹果呢,怎么就招来了一个疯子呢......尽管心中十分的不耐烦,可是他的脸上还是十分礼貌的笑容。

    婉念卿松开了自己的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和头发,然后很是自觉地坐在了病床对面的沙发上,问道:

    “清寒在哪呢?你......怎么住医院了?”

    陆景谦把刚刚掉在床上的苹果拾了起来,看了看,然后毫不犹豫的咬了下去.....他嘴里嚼着苹果,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清寒去外地了,不在北都。”

    婉念卿十分的嫌弃陆景谦这样一边吃东西,一边和自己说话的态度,但是,他又是一个病患,婉念卿不好发作,听了陆景谦的话,婉念卿这才相信凌南清寒确实是不在北都。

    “那他去哪了?”

    一句说完,似乎是担心陆景谦对自己隐瞒一样一样的,她十分明确的说道:

    “不许对我隐瞒,说无可奉告什么的。我不吃这套。”

    陆景谦咬苹果的动作一顿,想了想,还是十分无奈的回答到:

    “清寒去了南都,那边有一些客户矛盾要处理。”

    婉念卿有些怀疑:

    “去南都?什么样的客户需要他亲自去处理......?”

    像凌南清寒这种身份的人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去处理这种低级的事情,这种事情,每个地方的分公司都会设置专门的管理的。

    陆景谦挠了挠脑袋上的头发,又瞎编乱造的解释道:

    “因为是vip客户。”

    婉念卿打量的眼神放在陆景谦的身上来回的扫视......陆景谦有些心虚,可还是故作非常镇定的样子。

    婉念卿皱眉,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木梓薇在南都.......:

    “陆秘书,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个事情?”

    陆景谦示意她说......:

    “就是前几天,我听说木梓薇失踪了?现在怎么样了?找到了吗?”

    陆秘书瞬间语塞......

    ............................................................我是分界线.........................................................................

    凌南清寒抱着木梓薇大步的走进了酒店,木梓薇害羞的的把自己的脑袋藏在凌南清寒的怀里,生怕被别人看到了......凌南清寒的速度很快,快的侦探先生都跟不上。

    侦探先生跟着凌南清寒的步伐到了酒店顶楼的最高层总统套房,门砰的一声在侦探先生的面前关上了,里面传来了反锁的声音。

    侦探先生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去往了楼下自己的房间。

    凌南清寒一把把木梓薇扔到了大床上,大床很软,凌南清寒又很用力,木梓薇娇小的身体被弹了起来......木梓薇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双手摸索。

    凌南清寒拉着木梓薇的手,直接敷在了木梓薇的身体上,木梓薇娇小的身体被完全笼罩在凌南清寒的身体下,凌南清寒将脑袋埋进木梓薇的脖颈间,吸取属于她专属的味道。

    就这么几天没见,她又瘦了很多......凌南清寒的另一只手轻触木梓薇还贴着纱布的脑袋。

    他的动作引得木梓薇一声惊呼:

    “别,不要碰我的头......”

    哪里光秃秃的,没有头发,还裹着一块大大的纱布,十分的难看。

    凌南清寒皱眉,在她的手上写道:

    “你竟然背着我伤害你的身体?”

    木梓薇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从手心上的感触,她就已经能想得到凌南清寒说这句话的语气了,一定满是霸道和专横。

    木梓薇的鼻尖全是凌南清寒的烟草气息,他一定又抽了很多支烟.......:

    “请帮我给梓尘发条消息,告诉他我很安全,我怕他担心......”

    木梓薇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立刻感受到了床在颤抖,那一阵阵的震感.......应该是凌南清寒用拳头打在了床垫上。

    凌南清寒在她的手心写道:

    “我不允许你在和我相处的时候,说别的男人的名字。”

    木梓薇沉默了......这是他的要求,却并不一定自己非要实施......

    木梓薇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我要回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