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误会,一切开始(三十)
    木梓薇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我要回医院。”

    医生说过,自己的状况还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才行......她不想就这么一直又聋又瞎的生活。

    凌南清寒轻抚她的小脸:

    “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

    木梓薇从来就不是一个会乖乖人命、乖乖听话的人,她用力的推动凌南清寒,用拳头锤他的胸膛......:

    “骗子,骗子,我这个样子,你不应该是最开心的吗?说什么给我找最好的医生......我车祸的时候,你在哪呢?新郎官,我求求你了,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伪?”

    木梓薇就好像是在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一样的,她说的一句一句,都十分的刻薄。

    凌南清寒抓住木梓薇肆意胡乱挥动的双手,有些抱歉: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

    木梓薇冷漠一笑:

    “骗子。”

    他不是一向都神通广大的吗?他不也是能在北都肆意妄为的吗?然而呢?一场小小的车祸,他都没有办法阻拦......他家就是虚有其表罢了。

    凌南清寒叹了一口气,一把扼住了木梓薇的脖子,他没有在木梓薇的手上写字,可是这种无形的威胁却又能很清楚的传达到木梓薇没有色彩、没有声音的世界中。

    木梓薇伸手就要去抓凌南清寒扼住自己的那只手.......

    他深沉的眸子就这么平静的看着木梓薇的挣扎,有的时候,还是对这个女人太好了,好的有些让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凌南清寒松开了大掌,在木梓薇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氧气的时候,他性感的薄唇覆上了木梓薇的唇,用力的撕咬......

    木梓薇被迫的接受,想要用牙齿去咬凌南清寒入侵的舌头的时候,他用力的卡住了木梓薇的腮帮子,使她疼痛的用不上力气。

    木梓薇离开了木梓尘为她安排的医院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念舞的耳朵里......

    婉念舞不禁有些担心,梓薇的离开一定不是她自愿的,凌南清寒他......想必梓薇也快要回北都了吧......

    ................................................................我是分界线........................................................................

    在木梓薇被凌南清寒带走的的第二天,他们一行人就坐上了回北都的飞机,下了飞机之后,凌南清寒立刻便把木梓薇送到了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木梓薇被送到了病房。

    “额......清寒.........”

    陆景谦有些不确定:

    “你确定吗?”

    陆景谦又一次看了看自己病床旁边的木梓薇,她看起来心情很糟糕的样子,一直低着头,一声也不吭。

    凌南清寒回答的毫不犹豫:

    “你没有听错,从今天开始,她和你共用同一间病房,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她。”

    木梓薇听到他的话,握紧了拳头,监视,又是监视......

    陆景谦有些无奈,自己也是个病患啊......清寒还真是信得过自己。

    凌南清寒安排好了之后,就离开了,病房里独留下木梓薇和陆景谦,陆景谦本来是在的,可是,隔壁病床上的木梓薇却无法让他忽略,他清了清嗓子,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善意的提醒道:

    “梓薇小姐,您要是一直保持那个样子的话,四肢会麻木的,等会应该会很难受......”

    木梓薇从进来病房开始,就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弹过,双臂环绕着膝盖,裸露着脚丫子,身上也没有披外套什么,只着着单薄的蓝白色条纹病服。

    可是,等陆景谦说完之后,木梓薇依旧是那副姿势,动也没有动过。

    陆景谦以为木梓薇睡着了,他掀开身上的被子,穿上拖鞋,朝木梓薇的方向走去,走近了之后才发现,她还睁着她那圆滚滚的大眼睛呢。

    陆景谦后知后觉得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在医院,她听不到声音......看来到现在都还没有康复呢,陆景谦心中不觉得有了几分愧疚之情。

    陆景谦的到来带木梓薇的脸上投下了一大片的阴影......木梓薇抬起了头......她并没有给陆景谦好脸色看,以前和他接触不深的时候,对他也就是一般般,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现在......自己很讨厌他。

    陆景谦朝木梓薇友善的笑了笑。

    木梓薇却又垂下了头......:

    “你撒谎了对吧?”

    陆景谦对于木梓薇这句突然而来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挑了挑眉头,有些不用明白......

    “你对凌南清寒撒谎了。”

    木梓薇说的很是冷静,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冲击,只是有一些心寒,她曾经以为陆景谦会是凌南清寒身边那个少有的明白人,但是现在看来,他和凌家的人没有什么两样。

    陆景谦意识到了木梓薇说的意思,想了想,他也顾不上无理,牵起木梓薇的手,在她的掌心写道:

    “梓薇小姐,我也是有苦衷的。”

    木梓薇冷冷的笑道,有些寒意:

    “苦衷?苦衷就能让我做那个替罪羊了吗?陆秘书,你知道吗?你和凌家的人最为相像的一点就是,无论做什么事情,你们总有那么一大堆的苦衷。”

    简直就是讽刺,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的苦衷,是,他们有苦衷,所以自己就要受到伤害吗?

    陆景谦继续在她的掌心写道:

    “梓薇小姐,很久之前我就很想和您好好的聊一聊了,现在刚好有这个机会了,虽然是在医院,但是,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木梓薇感受到了陆景谦写的的字以后,她松开了圈住自己的手臂,用被子盖住自己,脸上十分的认真。

    陆景谦见状,写道:

    “我想和你谈一谈关于清寒的事情。”

    木梓薇的脸上突然多了几分慌乱,是对凌南清寒的害怕......

    “我知道你很讨厌清寒现在对你做的一切,但是,请你见谅,他并不是有意的,他从小就失去了母亲,父亲表面上很重视他,却实际上是把他当做了一件工具一般,再加上,凌家各种各样亲戚家孩子的欺压,这才造就了清寒现在的这种脾气。”

    木梓薇没有说话,安静的感受着陆景谦在自己手心写的话:

    “而对于那时正处于黑暗的清寒来说,你的到来绝对是最特殊的,梓薇,你要相信清寒对你是最特殊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