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误会,一切开始(三十二)
    木梓薇没有说话,安静的感受着陆景谦在自己手心写的话:

    “而对于那时正处于黑暗的清寒来说,你的到来绝对是最特殊的,梓薇,你要相信清寒对你是最特殊的.......”

    木梓薇一下子就抽出了自己的手,陆景谦后面想说的话,她一点也不想再听了:

    “我不想知道这些废话,我就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还我自由。”

    陆景谦扯过木梓薇的手:

    “你知道的,让清寒放你自由,那是永远都不可能的。”

    木梓薇无力的松开了自己紧握住的拳头......然后,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的:

    “陆秘书,让我留在北都,对凌南清寒很不利,是吧?”

    木梓薇知道答案一定是肯定的,不然的话,他就不会在自己出事之后废了那么大的劲,把自己送去南都了。

    陆景谦你突然不明白了,为什么木梓薇突然间说这个。

    他在木梓薇的手心写道:

    “你别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

    木梓薇打断了他:

    “让我离开吧,我会悄无声息的离开北都,帮我,好不好?”

    她要离开凌家的计划不能再出什么意外了,她必须要赶紧离开,在一切还为时不晚的时候。

    陆景谦皱眉.......尽管木梓薇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木梓薇也能猜到,陆景谦已经犹豫了,他在纠结:

    “只要我不在了,三个月之后的股东大会上,就再也不会有什么能制止凌南清寒掌权凌氏帝国了。”

    她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一次的车祸,和凌氏帝国的那些那些股东们脱离不了什么关系,他们以为自己和凌南清寒的关系很好,所以,是想要用自己给凌南清寒一个警告吗?不然的话,谁会和自己有这么大的仇恨。

    木梓薇一步一步的引诱陆景谦答应自己,虽然经过了这次之后,凌南清寒并不会再像之前一样的那么无条件的信任他了,但是呢,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却不是一般人就能够轻易替代的,陆景谦依旧会是凌南清寒最为信任的人。

    陆景谦有些头疼:

    “你就这么的想要离开清寒吗?”

    你根本就不知道清寒究竟为你牺牲了多少,他有多么的在乎你。

    木梓薇没有丝毫犹豫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陆景谦又继续问道:

    “你知道吗?清寒他......他患有情绪调控障碍......很多年了.......”

    木梓薇惊得张大了眼睛,情绪调控障碍吗?她惊讶的摇了摇头。

    陆景谦继续解释到:

    “医生说,这是清寒心理上的问题,之前在美国的时候,他一直都有定期去心理咨询师那里做情绪调节,而且,事实上,他的病情也得到了很有效的控制。”

    木梓薇反问道:

    “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他的病情又加重了,是吗?”

    真是让人意外,高高在上的凌南清寒竟然一直患有心理上的疾病,真是可笑.......

    陆景谦写道:

    “是。”

    木梓薇扯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将脑袋转向了别处,可笑,可笑极了。

    “所以,梓薇小姐,清寒做的很多事情都不是出于他本意的,我希望你能试着去劝服他,等他的病情好转了,你会发现一个不一样的清寒。”

    陆景谦写字写的很慢,生怕木梓薇没有感觉到哪个字,然后因此误会了清寒。

    “一个月,再有一个月,帮我离开北都吧。”

    木梓薇不想听陆景谦的废话了,他凌南清寒怎么样,有什么病,那都和自己没有关系,那些都应该是他的未婚妻,婉念卿该去考虑的问题。

    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这里,木梓薇的心上就十分的难受,她试图想要去忽视心中的那抹异样,可是,还是和难受,就像是心脏是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一样的......好疼。

    陆景谦见木梓薇突然之间状态不是很好的样子,赶紧扶着她,在她手上写道:

    “怎么了?”

    木梓薇推开了陆景谦,然后躺在了床上,用被子捂住了脑袋......

    陆景谦见木梓薇没有说话,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沉重,一个月,为什么一定要一个月以后离开北都呢?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凌南清寒没有来,陆景谦也没有再和木梓薇说过话,木梓薇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中间偶尔会有医生来喂木梓薇吃药,木梓薇很是清净的度过了一个上午。

    临近中午,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突然间造访医院。

    “死狐狸,你跟我出来一下。”

    婉念舞一出现在医院,嘴上就毫不留情的冲着陆景谦说道。

    陆景谦此刻正抱着笔记本电脑工作呢,他有些怀疑的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身边的木梓薇,见婉念舞十分确定的点了点头,陆景谦这才关闭了电脑的电源,下床,穿上拖鞋,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中间没有丝毫的不连贯。

    离开病房之前,陆景谦不放心的看了看木梓薇,她就好像是不知道婉念舞的到来一样,依旧是毫无声息的在病床上躺着。

    婉念舞见不得陆景谦磨磨唧唧,一把就拽着陆景谦出去了......他们前脚刚一走,病房的门便被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陆景谦被婉念舞拖拽着,来到了医院顶层的空中花园,他叫嚷了一路:

    “啊......我的伤口,疼疼疼.....婉念舞小姐,婉念舞,念舞,姑奶奶啊......”

    但是任他怎么喊,婉念舞依旧是没有丝毫要松开的打算......

    终于,他们到了楼顶了,婉念舞这才松开了他,念舞十分霸气的找了一处空着的长椅,一下子就坐下了。

    陆景谦也紧跟着婉念舞坐下,陆景谦有些手无举措......他一会瞄一眼自己身边的婉念舞,一会又看看花园中其它的病人......婉念舞正专心致志的玩手机呢,看样子,好像是没有想和陆景谦说话的打算。

    又过了片刻,陆景谦率先问道:

    “念舞小姐,不知道......您这么急着把我找出来,是因为什么......”

    婉念舞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美丽的杏瞳大眼,紧紧盯着陆景谦,念舞同样十分认真的问道:

    “死狐狸,你是不是喜欢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