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误会,一切开始(三十四)
    木梓薇更是害羞了……但是,冲动过后,木梓薇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这副模样……

    她十分的歉意:

    “对不起,我现在的这个样子……”

    自己这副样子被鎜子俊看到,他一定会嫌弃自己的,自己现在这么丑,还连基本的听觉和视觉都没有……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这个样子还是那么的漂亮……”

    木梓薇听不清鎜子俊的话,她说到:

    “我听不到声音,什么都听不到……但是,你可以在我手上写字。”

    木梓薇十分自觉的伸出了自己的手,她的手白白净净的,每一根手指都好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般,就连她的指甲盖都冒着淡淡的粉色,好看极了……鎜子俊轻轻牵起木梓薇的手,在她的掌心落下一吻。

    ……

    “我说,念舞大小姐啊,您真是误会了,请问可以让我回病房了吗?外面很冷啊。”

    陆景谦搓动着手臂,初秋的风,真的很冷啊,简直是透彻心扉……以后再也不要喜欢秋天了。

    陆景谦十分的头疼,他都已经解释了很多遍了,可是,婉念舞就好像是听不见自己说的话一样的,她自顾自的,继续坚持的认为,自己就是暗恋她,而且,无论自己怎么说,她都还有一种神奇的能力,能把事情再一次绕道起初的时候。

    陆景谦看了看婉念舞,他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这丫头竟然还叫了外卖……食物的香味在诱惑陆景谦,他的肚子也开始抗议了起来,发出了好几声的巨响,场面一度尴尬。

    婉念舞故意的把手上的面包在陆景谦的面前晃悠了一圈:

    “你今天啊,要是不把怎么喜欢上我,喜欢我多长时间了,为什么喜欢上我……给说清楚了,我们就一直在这里耗着。”

    陆景谦烦躁的揪了揪自己的头发,为什么要让他回答这么难得问题啊?这样的话,那怕是今天一天都耗在这里了,木梓薇还在病房的,万一……

    陆景谦脸色一变,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立刻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看婉念舞,又重新理清了一遍思路……终于他知道了……陆景谦十分生气的指了指婉念舞,然后立刻的往楼下跑去。

    一边跑,一边暗骂,陆景谦啊陆景谦,枉你一世英名,竟然让一个小丫头骗子给玩弄了。

    婉念舞看陆景谦突然那样,也立刻意识到了,她的计划怕是被陆景谦这个死狐狸给识破了……婉念舞抱起长椅上的食物,就立刻跟着陆景谦的脚步往楼下去……大脑也在盘算着,还有什么办法能把陆景谦堵在病房在的。

    陆景谦跑的很急,出了电梯之后,还撞了好几个人,磕磕绊绊的他到了病房,却发现,他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病房里此时已经十分混乱了,从病房门上的玻璃窗往里面看去,里面的两个男人撕打在一起,木梓薇则是在一旁的地上,看样子是摔倒了。

    婉念舞紧跟着就过来了,她用力的推开了陆景谦,十分担心的观看里面的状况,她扔下了手中的食物,用力的拍着房门试图打断里面的两人,她也十分担心木梓薇……:

    “鎜子俊,鎜子俊……淩南清寒,你们住手,住手……”

    婉念舞大声的喊着,脸上也也十分的着急,她用力的拧动门把,却起不到一点的作用……

    婉念舞朝周围的围观群众喊到:

    “钥匙?钥匙呢……”

    其中一位护士,说到:

    “警卫正在拿钥匙上来的路上……”

    陆景谦推开慌乱婉念舞,在这样任着里面的两个疯子乱来的话,会出事的……

    “碰……”

    的一声……病房门应声而倒,陆景谦踹开了门。

    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陆景谦率先跨过门断裂位置的木茬。

    ……淩南清寒又是用力的一拳打在了鎜子俊的脸上,瞬间便传来了骨头断裂的声音,看样子,淩南清寒确实是用了最大的力气去挥出拳头的。

    鎜子俊也毫不逊色,也是用力一脚踹在了淩南清寒的肚子上,他僵硬的扯了扯脸上的肌肉,疼得很,猜测着,鼻梁应该已经断裂了……他本来是没有要和这个人打架的,因为他是梓薇的哥哥,但是现在,他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淩南清寒被鎜子俊踢到了墙上,但是没有片刻的停留,他一个起身,就压在了鎜子俊的身上,用力的,一拳跟着一拳的,如下雨般的速度,往鎜子俊的脸上打去……鎜子俊没有力气去反抗,只能用手护住……

    陆景谦进了病房,绕过地上的东西,摔倒的椅子,变形的台灯……还有数不清的玻璃渣……陆景谦一把拉住淩南清寒不断挥出的拳头,他喊到:

    “清寒,你清醒一点,再打他就死了……”

    因为陆景谦的阻拦,鎜子俊暂时的松了一口气。

    婉念舞对他们男人的战场没有丝毫的关心,绕过他们,跑到最里边的木梓薇身边……此时的木梓薇已经哭成了泪人了,脸上也有一个大大的巴掌印,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的杰作,她的脸肿得老高。

    木梓薇此时全身瘫软无力,想必也是被他们给吓到了,念舞用身体抗住木梓薇,允许她把全身的力气都放在自己的身上。

    婉念舞在木梓薇的手上写到:

    “梓薇,别哭,没事了,没事了……”

    木梓薇的手上有血迹,不知道是她划着手了,还是沾到了鎜子俊和淩南清寒的血……

    然而,尽管陆景谦拉住了淩南清寒的手,可是,他却没有要住手的打算……他现在十分的需要发泄,这个狗东西,竟然敢碰木梓薇,就这一点,就足够他死好几百遍的了……

    淩南清寒一把推开了陆景谦,他的眼睛里面除了怒火,便再也没有其它,他的怒火就好像是要把一切都燃烧成灰烬的一样。

    陆景谦被推到在地,腹部的伤口传来一阵刺痛……伤口裂开了……

    鎜子俊警惕的立刻做出了防卫的动作……

    “啪。”

    的一声,病房里面安静了,病房外面的围观群众们也安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