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一)
    然而,尽管陆景谦拉住了淩南清寒的手,可是,他却没有要住手的打算……他现在十分的需要发泄,这个狗东西,竟然敢碰木梓薇,就这一点,就足够他死好几百遍的了……

    淩南清寒一把推开了陆景谦,他的眼睛里面除了怒火,便再也没有其它,他的怒火就好像是要把一切都燃烧成灰烬的一样。

    陆景谦被推到在地,腹部的伤口传来一阵刺痛……伤口裂开了……

    鎜子俊警惕的立刻做出了防卫的动作……

    “啪。”

    的一声,病房里面安静了,病房外面的围观群众们也安静了……

    这一刻,就好像是全世界都安静了一样的。

    木梓薇的手颤抖着……她用了全身的力气挥出了这一巴掌,尽管她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凭着直觉,她还是能准确的挥出了手。

    婉念舞屏住了呼吸,她没有想到梓薇竟然敢打淩南清寒。

    淩南清寒从地上站了起来,擦掉了嘴角的鲜血,咬牙切齿的喊出了木梓薇的名字:

    “木梓薇。”

    淩南清寒眼中的火苗染的更加旺盛了……

    “如果疯够了,就请回吧。”

    “梓薇……”

    鎜子俊担心的喊到……外界传闻淩南清寒阴晴不定,十分的残忍,梓薇这个样子……

    木梓薇缓缓的蹲下身体,双手摸索着,顾不得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她摸索着,直到摸到了鎜子俊的手臂,她放轻了声音:

    “没事吧?来,我扶你起来。”

    鎜子俊接着木梓薇站了起来,他看了看木梓薇,又看了看淩南清寒……房间里沉默了起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陆景谦,他捂着腹部的伤口,走到门口,对外面凑热闹的人说到:

    “大家都散了吧,没有什么好看的。”

    但是,很明显,外面的人并不是这么想的,在陆景谦下了逐客令之后,他们依旧是没有一个人离开。

    陆景谦朝着人群外面的保安抛去一个眼神,人群外面的保安立刻会意的从外面挤了进来,进行了驱赶……

    又过了片刻,从电梯里出来了一队的黑衣保镖……他们的出现瞬间就吸引了围观人的眼神,他们让人有点害怕,但是……很酷。

    他们一队人恶狠狠的挤进了人群中,双手背后,肩贴着肩,在病房的门前形成了一道人肉屏障……立刻就没人敢再往前挤着看热闹了。

    “梓薇,我没事,你……和凌总道个歉吧……”

    鎜子俊试图用三言两语解决这件事情,但是,和明显,这似乎一点都不可能……木梓薇不可能道歉,淩南清寒也不可能接受这和不存在的道歉。

    陆景谦从门外进来,看着面面对斥的两人,他面向淩南清寒,微微低头:

    “清寒,对不起,我失职了。”

    陆景谦的面色很是沉重,他很清楚淩南清寒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淩南清寒的怒火已经到极限了,他气木梓薇背叛了自己,更气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去维护其他的男人……淩南清寒一声不吭,径直朝门外走去。

    病房里的人都同时的松了一口气,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吗……

    似乎是他们想简单了。

    淩南清寒前脚刚走,后脚就进来了几个保镖,两个人直接按住了鎜子俊,任鎜子俊怎么挣扎,他们的力气毫不减弱,很大力……

    他们动手的那一刻开始,陆景谦就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可是,他又不能当面反抗清寒……

    果然,紧跟着,一名保镖推开了木梓薇身边的婉念舞,一把把木梓薇抗到了肩上。

    婉念舞顾不上手上被玻璃渣子划伤,她迅速的站了起来:

    “你们做什么?放开她,放开她……”

    木梓薇也使劲的挣扎,用拳头打,用脚踢,用牙咬……可是她的那么丁点力气放在肌肉呈块状的保镖身上,显然就是被蚂蚁碰了的感觉一样,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保镖一脚踢开了紧紧跟着的婉念舞,转身就又朝着门外去了。

    陆景谦赶紧扶住了欲要摔倒的婉念舞,但因动作过大,他发出一记闷声……被撕裂的伤口,渗出的血已经把病服染上颜色了……

    同时,按住鎜子俊的两位保镖,其中一位,一记手刃,就打到了鎜子俊的后脖颈上,鎜子俊立刻昏死了过去。

    他们扛起鎜子俊,也随之离开了。

    待婉念舞站稳之后,再跟出去,他们已经进了电梯……主角们都离开了,围观的群众们也都散开了。

    婉念舞落下了后悔的眼泪,她不该带鎜子俊来医院的。

    陆景谦也从病房里出来,他安慰着,拍了拍婉念舞的肩膀:

    “别哭了,这不怪你。”

    念舞已经泣不成声,她抽泣的说到:

    “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自作聪明,他们两个就不会被淩南清寒带走了,都怪我……”

    婉念舞后悔极了,她的自作聪明,完全害了他们……他们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可就是罪人了。

    陆景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今天婉念舞的做法确实是失策了:

    “别哭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要先找到清寒把他们带到了哪里?然后再想别的办法,清寒,真的很生气。”

    虽然说,清寒生气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么生气,却十分的少见。

    婉念舞因为陆景谦的话,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可是她越是忍着,抽泣声就越大……突然间:

    “对,对了,我想到了……”

    找姐姐,姐姐是淩南清寒的未婚妻,她一定会知道淩南清寒把梓薇和鎜子俊带到哪里了,对,她一定知道。

    “呵,你逗呢?他们去哪了,我怎么会知道。”

    婉念卿抱着手中的宠物猫,轻轻的给它顺着毛,素子月喜欢宠物,这只猫再养几天,就给他送到凌家庄园,也算是给未来婆婆的礼物了。

    婉念舞急得不行:

    “姐姐,拜托了好不好,我真的很急,求求你,好好想一想,淩南清寒他除了市中心的公寓以外,还有没有别的房子啊。”

    婉念卿黑着脸,把手里的宠物猫放到沙发的另一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