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二)
    虽然说,清寒生气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么生气,却十分的少见。

    婉念舞因为陆景谦的话,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可是她越是忍着,抽泣声就越大……突然间:

    “对,对了,我想到了……”

    找姐姐,姐姐是淩南清寒的未婚妻,她一定会知道淩南清寒把梓薇和鎜子俊带到哪里了,对,她一定知道。

    “呵,你逗呢?他们去哪了,我怎么会知道。”

    婉念卿抱着手中的宠物猫,轻轻的给它顺着毛,素子月喜欢宠物,这只猫再养几天,就给他送到凌家庄园,也算是给未来婆婆的礼物了。

    婉念舞急得不行:

    “姐姐,拜托了好不好,我真的很急,求求你,好好想一想,淩南清寒他除了市中心的公寓以外,还有没有别的房子啊。”

    婉念卿黑着脸,把手里的宠物猫放到沙发的另一边:

    “念舞,几天不见,你怎么越来越没大没小的了,清寒的名字是你叫的吗?要叫姐夫。”

    婉念舞心急如焚,婉念卿却一直在这里扯那些有的没的,这让念舞很是烦躁:

    “好,姐夫,姐夫,那请问,姐姐,你到底知不知道?”

    听到念舞叫清寒姐夫,婉念卿的心情自然是很好:

    “你说清寒把木梓薇和她男朋友给抓了?是因为什么?”

    婉念舞火冒三丈,要不是有求于人,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婉念卿说话,这个女人什么话不多,就废话最多:

    “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姐夫,也就是你的未婚夫,现在十分生气,你难道就不担心他做出什么糊涂事吗?”

    婉念卿知道,婉念舞说那么多,还不就是因为担心木梓薇嘛,也不知道木梓薇到底哪里好了,把婉念舞这个大傻子给迷成这样:

    “不担心啊,就算清寒做了什么,试问北都,有谁敢拿他怎么样的。”

    婉念卿十分有自信的说到,木梓薇啊,自己巴不得她消失呢,傻子才会告诉婉念舞,她在哪里呢,死了最好。

    婉念舞气的直跺脚,转身就离开了,她十分断定,婉念卿一定不知道……

    离开了婉念卿的住所,念舞又来了婉氏集团。

    “哎呦,念舞来了啊,稀客稀客,来,坐坐坐……”

    念舞一来到婉一山的办公室,婉一山就晃着圆润的身体,说着客套的话,让念舞坐。

    念舞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有些紧张,她一向很少来集团的。

    婉一山一在婉念舞的身边坐下来,就立马注意到了念舞被玻璃划伤的手,他肥肥的手掌握住婉念舞的手,十分关心的问道:

    “念舞啊,这手怎么受伤了,快,让爸爸看看……”

    婉一山表现的很是担心念舞,满脸慈父的样子。

    念舞迅速的抽出了自己的手:

    “爸爸,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帮我去淩南清寒那里把梓薇要过来……”

    婉一山很不明白念舞的意思,去淩南清寒那里把木梓薇要过来……先不说其他,就说念舞提到的这两个名字,婉一山立刻就拒绝了:

    “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要过来,怎么要过来,那可是凌家啊……”

    婉念舞已经听出来了婉一山的拒绝之意,她站起来,告了别,就立刻离开了……

    从婉氏集团离开,婉念舞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她竟然萌生了一种凄凉的感觉……什么婉家小姐,什么淩南清寒未来的小姨子……到了关键时刻,竟然连一个能帮助自己的人都没有,是不是很讽刺……

    婉念舞的嘴角扯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

    突然间她想到了梓尘……一想到他,她的心口就忍不住的抽疼了起来,疼得窒息……如果换作是梓尘,他会怎么做呢?

    “人活着,一辈子,不能决定的事情很多,你要是想不开,那你就输了,你要是克服了,那你就赢了。”

    念舞想到了从国外回来的前夕,那晚她和西瓜在一起喝酒,这是西瓜对她说的话……可是,克服了,就真的赢了吗?

    淩南清寒的保镖把木梓薇扛到了淩南清寒名下的一座别墅,在车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把木梓薇的双手和双脚捆上了,木梓薇的嘴巴也让他们用手帕堵上了。

    “呜呜呜……呜呜……”

    木梓薇嘶喊着,却没有人理会。

    保镖们把木梓薇扛到了一个房间,把她放在床上便离开了。

    木梓薇听不见也看不见,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环境很是陌生,木梓薇害怕了……

    在木梓薇听不到也看不到的房间里,浴室里面传来了水声,里面有人在洗澡……是淩南清寒。

    过了片刻,淩南清寒裹着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床上被五花八绑的木梓薇,淩南清寒没有去给她松绑,他在床边坐下,点燃了一根雪茄。

    渺渺烟雾中,淩南清寒的俊脸阴暗分明的,还充满了一股恐怖的气息。

    他真的很想掐死木梓薇……可是,他也舍不得她就这么死了。

    让她活着,而且还只能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这样,自己就是她的天,她的一切,她永远都不能背叛自己……他们永远在一起,一起生,一起死……

    淩南清寒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疯狂的笑,让她属于自己的……这个想法在淩南清寒的脑海里愈来愈强,强到他无法控制……

    与此同时,他又想到了他在医院里看到的场景,木梓薇带着娇羞,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他不允许,她只能是自己的。

    淩南清寒掐灭了手中的雪茄,一把拽开了他身上最后的遮挡,他栖身而上,把木梓薇捆绑住的双手固定在床头位置,取出了木梓薇嘴巴里堵住的手帕,解开了她脚上的绳子,可能是绑的太紧了,木梓薇白净的皮肤上已经被磨破了皮……

    做完一切,淩南清寒俯视着看着木梓薇,他喜欢看她做无谓的挣扎……

    她挣扎的时候才是她最完美的样子,简直,无可挑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