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三)
    淩南清寒掐灭了手中的雪茄,一把拽开了他身上最后的遮挡,他栖身而上,把木梓薇捆绑住的双手固定在床头位置,取出了木梓薇嘴巴里堵住的手帕,解开了她脚上的绳子,可能是绑的太紧了,木梓薇白净的皮肤上已经被磨破了皮……

    做完一切,淩南清寒俯视着看着木梓薇,他喜欢看她做无谓的挣扎……

    她挣扎的时候才是她最完美的样子,简直,无可挑剔。

    淩南清寒再一次的欺身而上,他一把拽开了木梓薇身上的遮挡物,布料应声而碎……

    木梓薇感受到了凉意,也感受到了淩南清寒的恶意,她更加用力的挣扎,用腿踢……:

    “不要,不要,不要……”

    木梓薇一连说了很多个不要,她害怕了。

    她的挣扎让淩南清寒起了反应……木梓薇敏感的感受到了什么东西在顶着自己,她害怕的哭出了声音,求饶声也在继续……眼泪在枕头上开花,白色的枕头被她的眼泪打湿: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要……”

    淩南清寒对她的哭声很是厌烦,他用嘴堵住了木梓薇……她的唇齿间满是苦涩的眼泪味道,淩南清寒十分的不喜欢。

    像是一场追逐战一样的,木梓薇往哪里躲,淩南清寒就往哪里追……到后来,淩南清寒咬破了木梓薇的嘴角,鲜血的味道代替了眼泪的苦涩。

    他的大手也没有闲着,很灵活的便解开了木梓薇贴身衣物的暗扣,她*****立刻就如兔子一般的跳了出来,白花花的,视觉冲击十分的强。

    淩南清寒的手从下往上……他的力道很重,他想让木梓薇记住自己。

    淩南清寒的暴虐迫使木梓薇的双腿夹住了淩南清寒的腰,这样的姿势更加的方便了淩南清寒。

    再后来,木梓薇已经不哭了,她的嗓子已经哭哑了,眼泪,也已经没有了……

    疼痛袭来的那一瞬间,在尖叫声中,木梓薇昏了过去……

    ……

    “啊,梓薇……”

    惊叫声中,鎜子俊猛地从昏睡中醒了过来。

    他大口的喘息着,还没有从梦中的惊吓里面缓过来……他梦见梓薇从楼上跳了下去了……

    鎜子俊咽了咽口水,擦掉额头的汗水,反复平复自己复杂不安的心情。

    做完了一切,他才注意到自己所处的位置……黑乎乎的,很黑很黑……

    鎜子俊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摸索着,往前走去,他摸到了铁栅栏,再摸了一圈,都是铁栅栏……这时候,鎜子俊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关起来了。

    他身上的伤口也没有处理,刚刚还没有注意到,现在,走了一圈,他才感受到他身上的伤口传来的疼痛感。

    鎜子俊用力的拍打栅栏,试图发出很大的声音,能惊动外面的人:

    “有人吗?有人吗?梓薇?淩南清寒……”

    鎜子俊叫了很久很久,可是一点应答声都没有……鎜子俊发泄的打在了栅栏上,他好生气自己的无能,连梓薇都没有保护好……也不知道她打了淩南清寒的那一巴掌,那人会不会惩罚她……梓薇也被他带走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鎜子俊现在才意识到淩南清寒的真正面目,谣言中的他又优秀,又暖男……全是假的……

    鎜子俊无力的沿着栅栏坐下,他在想怎么样才能逃出去……

    黑暗幽闭的空间里十分的安静,安静的只能听到他的喘息声……还有低沉的吞咽声……吞咽……?!

    鎜子俊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去听这里那若有若无的声音,果然,他的声音一小,那奇怪的声音就立刻能听得很清楚了,撕咬声……吞咽声……低吼声……

    奇怪的声音瞬间被放大了很多倍……

    鎜子俊一下子退就软了,他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如果听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动物才能发出来的声音……

    鎜子俊有些不知所措……淩南清寒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这种地方……他站起来,更加用力的拍打栅栏:

    “喂,有人吗?有人吗?开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非法囚禁,我会告你们的……”

    ……

    “哥,他喊这么大声,没事吗?”

    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双双在门口站立着,其中一位问道。

    年长的那位朝身后的大门看了看:

    “叫的声音挺大,看样子,一时半会不会死。”

    年长的保镖对鎜子俊的做法很是不认同:

    “我要是他,我就乖乖睡觉,等着上路了……就他,还敢打木梓薇小姐的主意,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凌总罩着的人,他都敢碰,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年轻的保镖也十分的认同年长保镖的话:

    “就是,就是,不过啊,就他这样的,就算是给里面的做零食,是不是也太牵强了啊,身上为没几两肉……”

    年长的保镖笑了,是对鎜子俊的嘲笑:

    “小王啊,就让他喊着吧,等他喊的没力气了,你给他送点水和食物,不然,人要是死了,我们没法交代。”

    叫小王的保镖点了点头……:

    “是。”

    ………………………………………………………………我是分界线………………………………………………………………

    木梓薇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她手上的捆绑已经被松开了,她感受到了全身的疼痛,就好像是被车压过一样的,全身都疼,她的唇,她的皮肤,她的胸口,还有**位置……全部都是钻心的疼。

    一行眼泪从木梓薇的眼角滑落,她已经料想到了,该发生的还是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木梓薇撰住身体下的被单,指甲掐入掌心,浑身颤抖着……她在隐忍者,不让自己流眼泪……

    木梓薇什么都没有做,就这么躺在大床上……她的内心十分复杂。

    这发生的一切,让她怎么在面对鎜子俊呢?她明明朝着他们的感情迈开了一步,但是她怎么没有想到……她迈出的一步,却是迈向了无限深渊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