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五)
    “你把梓薇怎么样了?她的身体还没有痊愈……”

    淩南清寒忍不住的拍手称赞,他的反应让鎜子俊很是奇怪……

    淩南清寒夸赞到:

    “你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她刚刚还说让我放了你,现在,你倒是又关心起她来了……”

    鎜子俊知道,淩南清寒对自己和梓薇的夸赞绝对不是真心的,说是夸赞,那倒不如说是讽刺呢。

    “凌总,我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做的不好,但是,对梓薇,我是真心的,所以……”

    淩南清寒反问道:

    “真心吗?”

    鎜子俊用力的点了点头,并作势举起了两根手指:

    “我发誓,我对梓薇是真心的。”

    淩南清寒嘴角的笑容一点一点冷却,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凌总,能不能让梓薇回医院……我怕她的身体扛不住……”

    鎜子俊一口一个凌总,一口一个梓薇……他的话,他的声音都让淩南清寒很不爽……

    “既然是真心的,那你能为木梓薇做到什么地步……”

    鎜子俊毫不犹豫的回答:

    “什么都可以。”

    淩南清寒又笑了:

    “什么都可以的话,那就证明一下吧……杀了素子月,我就同意你和木梓薇,素子月……你认识的。”

    鎜子俊被淩南清寒的话惊到了,自己当然知道素子月是谁……可是,淩南清寒他这么直接的提出这个要求,未免也太……

    淩南清寒起身,对久久没有回过神的鎜子俊说到:

    “我给你时间考虑。”

    淩南清寒说完,转身就离开了审讯的房间……

    不知道是因为淩南清寒特意交代过,还是因为其他……淩南清寒离开之后,保镖们并没有立刻把鎜子俊拖到地下室里面,相比较阴暗的地下室,这间充满了压抑和庄严的审讯室比那里强了很多倍。

    淩南清寒一副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样子,悠哉悠哉从审讯室出来,不需要怎么想,他都知道鎜子俊绝对不会因为要和木梓薇在一起而去杀素子月,因为他也没有爱木梓薇爱到那个程度……就算他真的有去杀素子月的胆子,那他也不可能会和木梓薇在一起……那是自己绝对不允许的。

    讨厌的人处理完了,就该去看看那只小野猫了……她昨天晚上的爪子还真是锋利,今早自己看到的时候,还真是吓了一跳,后背上全是她抓挠的痕迹。

    昨天晚上自己也是过分了……她昏了过去之后,自己竟然还那么的把持不住……都这个岁数的人了,和她做这种事,竟然还跟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一样。

    一想到木梓薇,淩南清寒的心口处就像是被挠了一样的,痒痒的……他不自觉的便加快了步伐。

    回到了房间,却并没有看到本应在大床上的木梓薇,淩南清寒有一瞬间的怒火中烧,可是,很快,浴室里的水声便浇灭了他的怒火……在洗澡?

    淩南清寒举起自己手上的腕表,从自己刚刚离开到现在,已经快过了一个小时了……

    淩南清寒走到浴室门前,一把就拉开了浴室的移动门……木梓薇的动作和她此时的模样却惹怒了他。

    淩南清寒阴沉着脸用力的、不顾木梓薇的挣扎,就把木梓薇从水里捞了出来……

    木梓薇用力的挣扎了片刻,无果之后,她便用手遮住自己的关键部位,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淩南清把木梓薇扔到了床上,一巴掌就甩在她的脸上……:

    “我就这么让你恶心?”

    淩南清寒的声音里都是咬牙切齿的味道。

    木梓薇没有回答,她听不见淩南清寒的声音,而且她的的脑子里面也都是被淩南清寒打出来的嗡嗡声……等到木梓薇缓了过来,她开口说到:

    “给我避孕药。”

    淩南清寒皱眉,木梓薇的反应让他生气,却又无处发泄,她让他无可奈何……

    木梓薇的眼睛红肿着,声音也十分的沙哑……她裸露的皮肤上除了淩南清寒弄出来的青青紫紫之外,也都是红肿,那是她在洗澡的时候,自己弄得,她用力的擦拭着身上的皮肤,却总感觉还残留着淩南清寒的味道,那味道让她恶心,她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就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就算是被她搓破了皮她也没有停止……

    这也是淩南清寒生气的点。

    淩南清寒握住了木梓薇的手……想要写些什么,却还是还是没写……

    淩南清寒转身离开……随后有女仆拿来了避孕药给木梓薇……

    淩南清寒十分郁闷的去了酒窖,连年份都没有看,他随手便拿起了一瓶红酒,无力的坐在地上,拽下木塞,便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不知道喝了多久,酒窖里变得黑暗了起来,看不到一点光线……淩南清寒却是一点喝醉的感觉都没有……

    “咚咚……”

    敲门声响起,女仆进来说到:

    “凌先生,木梓薇小姐昏倒了。”

    女仆的声音十分清凉,听起来竟然和淩南清寒的声音没有几分的差异……许是这种情况见得多了。

    淩南清寒慵懒的挥了挥手:

    “送医院吧。”

    木梓薇啊木梓薇,你究竟该让我拿你怎么办呢?

    淩南清寒又拿了一瓶威士忌喝了起来……

    ……………………………………………………………………我是分界线………………………………………………………………

    婉念舞并不知道木梓薇在淩南清寒的别墅发生的一切事情……她找了很多的人,然而却并没有一个愿意帮她的人……直到,苏教授打电话,说已经两天没有联系到鎜子俊了……

    婉念舞有些奇怪,两天联系不上一个学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尽管有所疑问,可是,念舞也很开心苏教授打来的这个电话……:

    “教授,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您……”

    ……

    “你怎么回来了?”

    淩南清寒看着进来的陆景谦,问道。

    他走路的姿势不是很顺利,看样子,他的伤还没有好。

    陆景谦一只手捂在伤口位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