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八)
    医生立刻会意的扯着嗓子喊到:

    “木梓薇小姐,您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差,因为之前手术的成功,所以您现在视觉和听觉的恢复指日可待,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因为您在这中间又受过其他方面的伤害,您现在的免疫力十分的低,必须要好好的调养,不然的话,不仅您的视觉和听力的恢复时间会增长,您还会患上其他方面的感染问题等……”

    木梓薇从床上挣扎着坐了起来,医生正准备去搀扶呢,木梓薇便已经坐了起来:

    “告诉我恢复的具体的时间。”

    她真的已经等不及了,已经受不了了……一刻都不想再忍受了。

    “木梓薇小姐,这很难说,可能会很长时间,也可能明天就能恢复。”

    木梓薇又重复的问了一遍:

    “我要知道具体的时间。”

    木梓薇又重复的问了一遍,她的坚持让医生很是头疼,这毕竟是一个很难说具体时间的问题,真的很难具体说......:

    “木梓薇小姐,这么和你说吧,如果您真的那么想尽快的恢复到从前的时候的话,那就必须要加大你现在的调理程度,可是,这就像是速效药一样,您好的越快,对您身体的伤害也就越大,到时候,您要是后悔了,那就没办法了。”

    木梓薇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就按你说的来吧,我要在一个月内恢复我的所有感官。”

    医生很是为难,但是他不敢说出来,因为,一个月的话,说实话,有点悬......

    “好,我知道了,我立刻就为您加大疗程。”

    医生说完,就离开了,房间里面又一次的充满了静谧:

    “帮我发条短信。”

    木梓薇对房间里面的保镖说道。

    木梓薇不给保镖反应的时间,就把要说的话,和发送的电话号码说了出来。

    ......

    “我知道了,就随着她来吧。”

    凌南清寒挂断了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

    刚刚保镖说,木梓薇发了一条短信给鎜子俊......

    凌南清寒十分满意的笑了笑,看样子,木梓薇还算是聪明的,还算得上知道进退。

    ......

    “叮咚,您有一条短信......”

    鎜子俊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婉念舞拿起手机,他的手机那天在医院的时候被落下了,那间病房那天因为鎜子俊和凌南清寒的打架,造成了多处的损伤,陆景谦也就换了病房,手机是昨天医院的人在装修房间的时候发现的,因为上面有自己的未接就电话,所以他们就把手机送到了自己这里......

    婉念舞看了短信的内容,惊得把面前的桌椅弄出了巨大的响声,坐在她面前的婉夫人问道:

    “念舞啊,怎么了吗?这么激动。”

    婉念舞又看了一遍短信内容,她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包包就要离开了:

    “妈,我有点事情,我改天再陪你喝下午茶,我先走了。”

    婉念舞匆匆离开......

    她上了婉家的专车,对司机说到:

    “去学校。”

    念舞打开手中的鎜子俊的手机,短信是一个未知号码的,短信内容是:

    子俊,我们分手吧。

    如果光凭短信的内容,自己绝对会把它当做垃圾短信一样的处理掉的,但是,很显然,这条短信绝对不会是普通的骚扰短信,或是发错了短信什么的,因为,消息的署名是,木梓薇!

    念舞有些担心了,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梓薇会对子俊提出分手呢......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她绝对不是那种会轻易提出分手的人,既然她都同意了和鎜子俊交往,那她就绝对会认真对待这个恋情的,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提出以分手,那这几天她是经历了什么,才会提出来......

    婉念舞用鎜子俊的手机给那个发消息来的陌生号码打去了电话......

    电话一被接通,婉念舞就立刻开口问道:

    “喂?”

    ......

    保镖先生看了看来电的电话,又看了看木梓薇,他接通了电话.....

    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婉念舞的声音还在继续:

    “你是谁?是木梓薇吗?你为什么要发这种短信......”

    保镖因为婉念舞的话不解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他立刻按了挂断。

    保镖思索了片刻,可能是出于对木梓薇的可怜,他走到木梓薇的床边对木梓薇说道:

    “小姐,刚刚那个人打电话过来了。”

    木梓薇在肉眼可见的程度上,颤抖了一下......激动不言而喻,她静静的等待保镖的下文......

    “电话里面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木梓薇的手穆的握紧了盖在身上的被子。

    “那个女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激动,还在追问您的身份。”

    一行眼泪从木梓薇的眼角滑落:

    “我知道了。”

    木梓薇啊木梓薇,你难受个什么劲,这不就是你最想要的结果吗?

    木梓薇抹去了眼角的眼泪,重新的躺在了床上......鎜子俊适合更好的女孩,那个女孩绝对不可能是自己。

    ......

    婉念舞被挂断了电话,但是,从那边的呼吸来看,那边的人绝对不是木梓薇,也不是凌南清寒......那个人的声音很粗重......

    婉念舞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北都大学,她毫不客气的闯入了苏教授的办公室......

    “念舞,你......”

    婉念舞的闯入把正在工作的苏教授吓了一跳......

    “教授,不知道您去了凌家了吗?凌南清寒怎么说?”

    苏教授取下他鼻梁上的眼镜,喝了一口茶,叹了一口气:

    “念舞,你确定子俊在凌南清寒那里吗?我去要人了,但是那边的说法和你的说法很不一样哦?”

    自己怎么说在北都的教育界也是有点声望的人,凌家那边要是真的把鎜子俊扣在了那里,自己去要人,他们肯定不会不给,而陆秘书给自己的回复却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扣留鎜子俊,他们的回答和婉念舞的回答根本就是大相径庭,很不一致。

    婉念舞摇了摇头:

    “苏教授,不是的,不是的......”

    婉念舞着急的解释到:

    “他们根本就是在胡说,确实是凌南清寒的人带走了鎜子俊,我和鎜子俊是朋友,我怎么可能会骗您呢。”

    苏教授对婉念舞的解释沉默不语......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听说.....是你撮合他俩在一起的,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