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九)
    “啊?”

    婉念舞有些不明白,她点了点头,这有什么问题吗?

    苏教授十分严肃的说到:

    “念舞,说实话,我很不认同木梓薇和鎜子俊的恋爱,梓薇那样的人不是子俊能驾驭的了的。”

    婉念舞皱眉,苏教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梓薇那样的人,梓薇和子俊的事情似乎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这么说就过分了……婉念舞脸上的表情逐渐变了……

    苏教授不顾婉念舞的惊讶,他从抽屉中拿出了一张相片,放到了婉念舞的面前。

    念舞拿起照片,是一张全家福,有年轻时候的苏教授,还有一个没见过的女人……他们中间有一个孩子……:

    “鎜子俊是你的儿子?”

    事实上,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苏教授点了点头……婉念舞十分生气的双手拍了桌面:

    “你们太过分了,就这个还需要隐瞒的吗?”

    婉念舞很生气,认识了鎜子俊这么久,他竟然一直瞒着自己和梓薇,他这是什么意思。

    苏教授安慰到:

    “念舞,我们也是有原因的,所以,作为他的父亲,我不希望他和木梓薇在一起……木梓薇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她很优秀,可是,我们子俊,却配不上她,子俊,只是一个普通人。”

    做父母的,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受伤,苏教授就是这样的……他不想让子俊因为木梓薇而受伤。

    婉念舞冷着脸,拿起桌面上的鎜子俊的手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苏教授,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明智的人,但现在看来,你是上流社会呆久了,和那些人一样变得糊涂了……我不管你怎么看待鎜子俊和木梓薇,等我找到他们了,我会让他们给你一个交代,不管你愿不愿意。”

    婉念舞讽刺的笑了笑,然后转身就气呼呼的离开了……

    ………………………………………………………………我是分界线………………………………………………………………………

    婉念卿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交给面前的老宋:

    “这是你要的。”

    她想来想去,也找了很多的人,可是那些人也都没有老宋办事情放心……

    老宋接过银行卡,看了看,就转身交给了身后的人:

    “你知道骗我的代价。”

    顿了顿,他又继续问道:

    “说说吧。”

    “我要木梓薇死。”

    婉念卿恶狠狠的说到,没有一丝犹豫,她便说出了这句让她日思夜想的话……她一刻也不想知道木梓薇还活着的消息了,不想听到她的名字,不想见到她的人。

    “什么方法都行,我要她死,让她永远消失。”

    婉念卿从包里掏出一张纸条:

    “这是她现在所在的医院。”

    ……

    “凌总,今天木梓薇小姐又吐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进去。”

    保镖对前来的淩南清寒说到。

    淩南清寒站在病房的床前,木梓薇正在昏睡着。

    “医生呢?”

    “医生说,这是木梓薇小姐心理上的问题,和他们无关。”

    淩南清寒没有说话,保镖立刻会意……:

    “我这就去。”

    “凌先生……”

    很快,保镖便立刻把木梓薇的主治医生带来了,医生有些害怕,不明白把他叫过来的意思。

    “给我打。”

    淩南清寒的话不光让保镖吃惊,就连医生也给吓到了。

    保镖的反应速度很快,比医生要快,不等医生求饶,保镖的拳头便如星星点点一般落在了医生的身上。

    医生疼得哇哇直叫,他被打趴在地上,身体上传来巨大的疼痛感,他哀嚎到:

    “凌先生,凌先生,我做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一直听闻凌氏帝国的人和黑帮有联系,可是也没有见识过,总觉得他们就和表面上一样的,就是有钱人罢了,但是现在……

    淩南清寒伸手示意保镖停下,他背对着医生,问道:

    “错哪了?”

    医生瞬间语塞他也不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就是刚刚情急之下,率先道歉罢了……

    保镖的拳头又在淩南清寒的指示下挥向了地上躺着的可怜医生……他身上干净的白大褂都沾上了地上的灰尘。

    “啊,凌总,凌总,凌总,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医生有些受不了的叫到,他的脸上布满了青青紫紫,肚子上也是一阵一阵的抽疼,鼻子也流血了……样子看起来惨极了。

    保镖再一次的在淩南清寒的示意下,停了手:

    “明天我再来的时候,我要看见她好好的,要是再呕吐,再昏睡……告诉你们院长,医院就别开了。”

    医生的脸色变得苍白,他着急的解释道:

    “凌先生,不是我们不给木梓薇小姐治疗,这实在是木梓薇小姐自身的原因啊,这位小姐经历了一些不愿意让她面对的事情,她才会这样的。”

    淩南清寒因为医生的话暴躁了起来,他转身,一脚就踢向了医生……医生被淩南清寒踢到了门口,像没有骨头一般,浑身软绵绵的躺在地上,他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的,没有一点知觉……

    “我不管那么多,明天我再来,我要看到她清醒。”

    他很清楚木梓薇为什么在昏睡,她在逃避……淩南清寒握紧了拳头。

    他脸色铁青,终于在忍耐到了极点的时候,他一拳打在了墙上,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流下……

    他打在墙上的声音把躺在地上的医生给吓得一颤,生怕,淩南清寒的下一拳就是打到自己身上的……

    保镖转身走向门外,挥手招了几个护士进了病房。

    年轻的女护士进门看到躺在门口的医生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医生……”

    女护士们叽叽喳喳,却也不敢大声的议论,保镖随手指了一个护士:

    “给先生包扎去。”

    被指到的女护士看了看淩南清寒,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医生,手中东西一落:

    “哇……”

    的一声哭了……

    女护士的哭声和木梓薇的哭声在淩南清寒的脑海里环绕,一遍一遍,他拿起花瓶砸了过去: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