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十)
    他脸色铁青,终于在忍耐到了极点的时候,他一拳打在了墙上,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流下……

    他打在墙上的声音把躺在地上的医生给吓得一颤,生怕,淩南清寒的下一拳就是打到自己身上的……

    保镖转身走向门外,挥手招了几个护士进了病房。

    年轻的女护士进门看到躺在门口的医生的时候都吓了一跳,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医生……”

    女护士们叽叽喳喳,却也不敢大声的议论,保镖随手指了一个护士:

    “给先生包扎去。”

    被指到的女护士看了看淩南清寒,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医生,手中东西一落:

    “哇……”

    的一声哭了……

    女护士的哭声和木梓薇的哭声在淩南清寒的脑海里环绕,一遍一遍,他拿起花瓶砸了过去:

    “滚。”

    ……

    待所有人都走了,淩南清寒捏了捏自己的眉头……随意的抹掉了手指上的鲜血,他在木梓薇的床边坐下。

    用干净的那只手轻轻摩挲木梓薇苍白的脸蛋。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木梓薇没有回应他,她就安静的在床上躺着,眼睛禁闭着,她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也不知道是梦见了什么。

    淩南清寒伸手轻轻抚平木梓薇的眉宇:

    “你要是能乖乖听话就好了。”

    淩南清寒苦涩一笑……也就只有她在睡觉的时候,才愿意听自己讲话吧……木梓薇,你的梦里会有我吗?

    ……

    木梓薇猛地睁开了眼睛,她大口的喘息着,她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的事情过于真实,真实的让她害怕。

    木梓薇伸手摸在胸口上,还好,没有血,没有枪眼。

    她烦恼的又闭上了眼睛……她梦见淩南清寒要杀自己,梦见他朝着自己开了枪……这个梦真的好真实,真实的她都以为自己已经被他杀死了,真是见做梦都不放过我啊……木梓薇自嘲的笑了。

    或许有一天,淩南清寒真的会杀死自己,毕竟自己是他最仇恨的人,没有什么是比自己杀死自己的仇人要更开心的了吧……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对自己来说,是不是一种解放……

    正在木梓薇放空的时候,有人轻轻的踢了她几下……确实是用踢的,不是触碰,是用脚踢的……

    “淩南清寒?”

    木梓薇试探的问出了声……会这么变态的对自己的人也就只有淩南清寒了,他现在又要玩什么。

    紧跟着,木梓薇就感觉到了自己所处地方的潮湿,她应该不是在床上,是地上!这里也不是医院……

    “淩南清寒,你又在搞什么?我不想陪你玩。”

    因为长时间的昏睡,木梓薇的脑袋有些晕眩……木梓薇晃了晃头,试图摆脱这种晕眩。

    站在木梓薇身旁的男人对身边的人说到:

    “大哥,她好像看不见,也听不见……”

    说话的男人又伸手在木梓薇的眼前晃了晃。

    “听不见啊,正好,正合我意,过来,我跟你说……”

    被叫做大哥的男人附在另一个人的耳朵旁说到。

    最先说话的男人一边听着大哥说的,一边认真的点头,然后,十分自信的保证:

    “得,大哥,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男人说完便立刻就离开了……留下大哥和木梓薇呆在同一房间里。

    木梓薇试图从地上站起来,可是,无果,她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每每她挺起脊椎的时候,便又浑身瘫软了下去:

    “淩南清寒,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

    木梓薇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但是,她所谓的“淩南清寒”却丝毫没有回应她……

    男人一巴掌善在了木梓薇的脸上,又用力的踢了她几脚,仇恨的喊到:

    “臭女人,闭嘴吧。”

    男人怨恨的瞪着木梓薇,眼睛珠子轱噜噜的转了好几圈,不知道在谋划些什么……

    ……

    “凌先生,就是这几个人,他们假扮医生带走了木梓薇小姐。”

    保镖指着监视器上的几个穿着医生白大褂的男人。

    淩南清寒用力的打在了说话的那人的脑袋上:

    “废物,我要你们干嘛呢?”

    淩南清寒双手插在腰上,脸上全是不爽,他才离开几个小时,就出了这种事情……医院这种地方,简直了……

    “凌先生,我们已经安排人去查了。”

    “去把陆景谦给我找来。”

    淩南清寒说到,这些人办事真是不让人放心。

    很快,穿着一身病服的陆景谦就出现在了监控室,当看到满屋子的人的时候,陆景谦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吗?”

    淩南清寒指了指监控器上被暂停的画面:

    “木梓薇被人带走了。”

    陆景谦看了看,然后问道:

    “找出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陆景谦又看了看保镖们脸上的深情,他又问道:

    “会不会是和上次跟踪我们的人有关?”

    淩南清寒摇了摇头:

    “还不能确定,可是总觉得和他们多少有点关系,让你之前调查的,调查的怎么样了?”

    “有点眉目了。”

    淩南清寒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上次的跟踪,木梓薇的车祸,和你的受伤,还有这次的事情,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联系……麻烦你了,你带人去查吧,那些个废物,我实在是不放心……”

    从自己回国开始,就一直很是安稳,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可就是最近……这些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这后面一定有什么黑幕。

    ……

    “宋哥,这事情和我们真没关系,我问了好几个兄弟,绝对不是他们提前动手了,这不是我们的人。”

    解释的人很慌张的解释道,生怕老宋会误会他们了。

    老宋托腮,眉头禁皱:

    “不是咱们的人,那还会是谁?”

    老宋对面的人挠了挠头:

    “宋哥,要我说,像这种富家小姐,被绑架、劫持,不是很正常嘛,我们就等着,万一人死了,我们就不用费事了。”

    老宋沉默不语,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过了片刻,他对身边的人说到:

    “你去把六儿找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