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十一)
    “宋哥,这事情和我们真没关系,我问了好几个兄弟,绝对不是他们提前动手了,这不是我们的人。”

    解释的人很慌张的解释道,生怕老宋会误会他们了。

    老宋托腮,眉头禁皱:

    “不是咱们的人,那还会是谁?”

    老宋对面的人挠了挠头:

    “宋哥,要我说,像这种富家小姐,被绑架、劫持,不是很正常嘛,我们就等着,万一人死了,我们就不用费事了。”

    老宋沉默不语,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过了片刻,他对身边的人说到:

    “你去把六儿找来。”

    ……

    ……………………………………………………………………我是分界线…………………………………………………………

    “凌先生,这是我们根据监控调查出来的线索。”

    保镖说着,将手中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放在了淩南清寒的面前。

    淩南清寒看了看电话号码,凝视了片刻,果断的拨通了电话。

    他静静的没有出声……

    “喂?”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

    淩南清寒依旧没有出声……

    那边的人咒骂了几声,以为是打错了电话,然后快速的挂断了电话。

    保镖不发一语的站在淩南清寒的身边,办公室里满是静谧。

    淩南清寒又一次的拨通了那个电话……:

    “你到底想干嘛啊?”

    说话的人不耐烦的问出声。

    “你是谁?”

    淩南清寒问道。

    他的声音淡淡的,可是却威严十足,语言中的气势比那边的人强了好几倍。

    那边的人又一次的咒骂出声……突然间,他又戛然而止:

    “你是淩南清寒,淩南清寒,凌氏帝国的那个总裁,对吧?”

    那人的话中满是雀跃,就像是有奖竞赛中,答对后,要求表扬的小孩子一样。

    “你可算是联系我了,你们的人啊办事也太废了……这么久才找到我电话。”

    淩南清寒淡淡的眼神看向自己面前的保安队长。

    电话开的是免提……绑匪的嘲讽很清楚的传进保安队长的耳朵里。

    他黝黑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自责……

    淩南清寒继续:

    “你们的条件是什么?”

    无论是什么……你们会付出更大的条件。

    那人想了想,然后一副得逞的笑声传来:

    “那就先准备个五百万吧,再准备一辆车。”

    不等淩南清寒说什么,那人又继续说到:

    “我听说你的超跑还挺多的,就随便来一辆瑪莎拉蒂吧。”

    “凌先生,他……”

    保镖的声音愈来愈小……淩南清寒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地址呢?”

    “地址稍后再发给你,凌先生,我们再见啦。”

    伴随着男人欠欠的声音,电话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站在淩南清寒身边的男人立刻着急的问道:

    “凌先生,你真的要这么满足绑匪吗?”

    淩南清寒没有说话,他则是又拨通了一记电话:

    “你那边怎么……行了,我让人去找你。”

    淩南清寒挂断了电话,对面前的男人说到:

    “你去找陆景谦,他会安排你们下一步的。”

    淩南清寒说完以后,十分烦躁的点了一支烟……

    保镖队长说了再见之后,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

    “陆秘书,你说凌先生早就安排你监听他的电话了啊?”

    保镖队长十分不相信的问道。

    凌先生怎么就会提前知道绑匪会给他留下电话呢……

    陆景谦握住手中的手枪,打量着前方的局势……

    电话信号就是从这里传播出去的。

    对于身后的持续追问,他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保镖队长还是十分的不相信:

    “为什么呢?这种事情我都想不到。”

    他可是特种兵出身的,这种事情以他之前的处理方法,有什么人被绑架了,受害者的家人第一反映都绝对是报警,可是,凌先生却是一点报警的想法都不曾有过。

    而且他在凌先生身边呆了这么久,也没有见过凌先生和警察有过交际……

    “你能不能闭嘴?”

    陆景谦皱眉问道。

    “话真多。”

    真该考虑一下是不是该撤了他的职务,这种人是怎么做上保镖队长的。

    保镖队长一下子就止住了嘴……

    “保持警惕。”

    陆景谦对他身后所有的人说到……

    又约莫过了几分钟,陆景谦挥了挥手,一行人朝距离他们有一条马路的地方缓缓移动……

    似乎是知道这里大战即将来临,这条往日十分热闹的街道,今日竟然十分的安静。

    陆景谦握紧手中的手枪……

    “啊。”

    一声惊叫,一个女人竟然出现了……

    一个黑衣保镖立刻闪了过去,一把捂住了女人的嘴巴,直接把她拖走……

    他们继续保持着小心翼翼的姿势往发出信号的仓库走去。

    一行人在大门的两边站住……

    陆景谦伸出一只手来,三、二、一……:

    “碰。”

    的一下,站在陆景谦对面的黑衣保镖在他的手握为拳头的瞬间,一脚踢开了大门……:

    “不许动,不许动。”

    “不许动。”

    ……

    “你来做什么?”

    淩南清寒面色铁青的看着对面的人。

    素子月隐忍着自己的心情,带着笑意的说到:

    “清寒啊,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说也是你名义上的母亲,来看看你不是很正常吗?”

    淩南清寒翻了一个白眼:

    “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过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素子月在淩南清寒的面前坐下……

    “记得让老头子给我转买椅子的钱。”

    素子月的动作顿了顿……她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我不想和你说这么多没有意思的话,我是来要人的。”

    淩南清寒挑了挑眉头:

    “要人啊?婉念舞跟你说的吧?”

    他知道,婉念舞这两天为了让自己把木梓薇和鎜子俊放了,可是操了很多心,找了很多人呢……

    真假。

    素子月面不改色:

    “我就想知道,我要的人呢?”

    她轻轻的把自己额前的碎发拨到了耳朵的后面,一副不要到人,就势不离开的架势。

    淩南清寒低头处理手中的文件,头也不抬得回到:

    “没有。”

    素子月就知道,淩南清寒绝对不会放人:

    “不交人的话,那你要闹哪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