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十二)
    “清寒啊,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说也是你名义上的母亲,来看看你不是很正常吗?”

    淩南清寒翻了一个白眼:

    “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过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素子月在淩南清寒的面前坐下……

    “记得让老头子给我转买椅子的钱。”

    素子月的动作顿了顿……她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我不想和你说这么多没有意思的话,我是来要人的。”

    淩南清寒挑了挑眉头:

    “要人啊?婉念舞跟你说的吧?”

    他知道,婉念舞这两天为了让自己把木梓薇和鎜子俊放了,可是操了很多心,找了很多人呢……

    真假。

    素子月面不改色:

    “我就想知道,我要的人呢?”

    她轻轻的把自己额前的碎发拨到了耳朵的后面,一副不要到人,就势不离开的架势。

    淩南清寒低头处理手中的文件,头也不抬得回到:

    “没有。”

    素子月就知道,淩南清寒绝对不会放人:

    “不交人的话,那你要闹哪样?”

    “她还要回去上学,你现在把她留在你身边,有什么意思?”

    淩南清寒没有正面回答素子月,他直接按了座机的快捷键:

    “郑秋生,送客。”

    素子月瞪大了眼睛:

    “淩南清寒,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不要胡闹了?”

    她话音刚一落下,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夫人……”

    郑秋生被办公室里的诡异气氛吓到了……所以他现在还该不该继续说了?

    淩南清寒一个眼神过去……

    郑秋生有些手无举措……

    素子月一向不喜欢伤及无辜,她叹了一口气,看着淩南清寒,对身后的郑秋生,说到:

    “你先出去吧,我马上就走。”

    既然主人都下了逐客令,她自然不会厚脸皮的赖在这里。

    郑秋生见状,又安静的退出门外了。

    “我还是那句话,不要伤害我的梓薇。”

    素子月放低了态度……

    “铃铃铃……铃铃铃……”

    淩南清寒面前的座机响起。

    淩南清寒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手上动作一停……

    “喂?”

    素子月见状,从座位上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就朝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停住,扭身又看了看淩南清寒……

    这才神色复杂的离开。

    淩南清寒并没有对素子月的离开多加已关注。

    他十分严肃的听着电话里面的声音:

    “淩南清寒,你小子也太不仗义了吧?”

    淩南清寒不发一语:

    “你这是不道德,你一个做商人的,就不能诚实一点吗?奸诈……”

    绑匪转着弯的说淩南清寒……

    而淩南清寒也从这人的电话声里面猜到了些什么。

    “你小子可以啊,让人带着家伙来……”

    ……

    火毛一边对电话里面的淩南清寒说着,一边用望远镜隔着老远,观察仓库那边的动静:

    陆景谦十分郁闷的一脚踢在大门上,他周围那一圈的黑衣保镖们,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是失望和沮丧。

    ……

    淩南清寒对电话里面的人说到:

    “所以,你想说什么?”

    火毛十分郁闷的在电话外唾骂了一声:

    “什么意思?我*妈意思就是,你最好给我乖乖的把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不然,我就撕票。”

    火毛恶狠狠的说到……这小子实在是不老实,心眼真多。

    淩南清寒十分不耐烦的说到:

    “撕票啊……如果你们想撕票的话,我也不介意。”

    剧情反转的太快,快的火毛都反应不过来了……:

    “你,你什么意思?”

    淩南清寒一只手在桌面上轻轻敲打,浑身上下散发着悠闲自得的气氛……

    “如果你们真的很厉害的话,就应该能查到,凌家现在的夫人刚刚来过我的公司,她就是为了木梓薇而来的……而凌家,只要是个人,你问她,她都知道,我和新夫人的关系不合,所以……既然那个女人那么关心她,那你们就撕票吧,这样我就省了不少的事了。”

    淩南清寒说的十分认真,就好像是真的一样……而他说的也确实不假。

    火毛吞了吞口水,有些意外……

    他看着远处的风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你小子等我消息,我会去验证的。”

    火毛一说完,就要挂电话……

    电话挂断之前,淩南清寒善意的提醒到:

    “提醒你一下,如果相信我说的是真的了,你们可以打电话给凌家的新夫人,你们的一切要求,她一定会满足你们的,到时候别说是五百万和瑪莎拉蒂了,就算是一个亿和兰博基尼,她都会给你。”

    听了淩南清寒的话……火毛迅速的挂断了他的电话。

    火毛站在北都大桥上,远眺北都大桥远方的风景……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刚刚他听见的,一个亿……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记电话,把刚刚淩南清寒的话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遍……着重强调了最后的一个亿和兰博基尼。

    电话挂断以后,他把手机卡从手机后壳取出,用力的把手机甩向了远方。

    从口袋中取出了另一部手机,将手机卡插入卡槽。

    转身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便坐车离开了……承载他的出租车很快就消失在了人人车海中……

    淩南清寒刚一放下手中的座机,放在一旁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来电提醒显示的是陆景谦……

    淩南清寒接通了电话:

    “行了,我已经知道了,你带着人回来吧。”

    淩南清寒说完便挂了电话。

    刚刚绑匪的话浮现在她的脑海……撕票吗?

    ……火毛坐车来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

    他下了车之后,探头探脑的看了看自己的左右,生怕有人跟踪他了……确认自己没有尾巴跟来,火毛这才大步往里面走去。

    一进去,老远便看见了坐在木梓薇面前的六儿,他们的身边堆了好几个空的泡面盒。

    脸火毛回来,六儿身边围着的几个人都一声接一声的叫到:

    “毛哥……”

    “毛哥。”

    六儿的视线放在木梓薇的身上,说到:

    “回来了啊。”

    火毛流里流气的唾了一口:

    “六哥,我们弄了半天,感情是搞错对象了啊,淩南清寒和她的关系并没有外界的那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