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十四)
    木梓薇虽然看不见,可是也能清楚的感受到有一道不怀好意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扫视……她害怕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六儿又踢了火毛一脚,打断了了他的遐想翩翩……

    火毛出去打电话了……

    他的动作很快,没一会就十分开心的跑了进来……

    “六哥,发了发了发了……”

    六儿眉毛一挑,也猜到了,估计事情是成了:

    “成了?”

    火毛一边笑,一边说到:

    “成了。”

    一个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场的其他小弟们一听这么说,也立刻就笑了……

    可是,很快有人最先反映了过来:

    “六哥,我们光顾着要他们的钱了,那什么时候要陆景谦的命呢?”

    此言一出,大笑的人们立刻就停住了。

    一个跟一个的附和到:

    “就是啊,六哥,什么时候……”

    “六哥……”

    ……

    六儿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

    “陆景谦的命我必须要……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六儿愤恨的握住了拳头,他要让陆景谦给胖子和瘦子陪葬。

    木梓薇浑身一颤……是她听错了吗?为什么会提到陆景谦?绑架的事情和陆景谦又有什么关系。

    六儿他们给了凌家两天的时间准备一亿的天价赎金,到了约定的时间,六儿便一刻不停的让火毛去约定的地方取钱了。

    六儿身边的人有些不放心:

    “六哥,让毛哥一个人去,可以吗?万一有诈……”

    六儿看着火毛离开的方向,脸色凝重:

    “不会有诈的,他们没那个胆子。”

    木梓薇在自己手里,就凭这一点,他们也什么都不敢做……

    “六哥,都已经准备好了。”

    一个人走到六儿的身边说到。

    六儿一听,立刻往屋内走去……

    木梓薇使劲的挣扎,可无奈她的手上被绑了绳索。

    她被安置在一台机器上,身体和机器被绑在了一起,在机器的尽头,是锯齿状的一列刀刃……她的一旁还架着一台摄像机,镜头刚好是正对着木梓薇的,她的一举一动都被记录在摄影机里面……

    木梓薇对这样的姿势感到很是不安……

    六儿很满意眼前看到的样子,他靠近木梓薇,在她的耳旁说到:

    “要怪就怪你是淩南清寒的妹妹……”

    六儿嘴角扬起一抹嗜血的笑意,就是今天晚上,胖子就能安息了。

    六儿对其他的人的说到:

    “留两个人在这,其他人抄起家伙,我们走。”

    后面,还有更精彩的呢……

    ……………………………………………………………………我是分界线…………………………………………………………

    “您好?请问是陆景谦先生吗?我们是中心医院,如果您今天晚上有时间的话,可以来医院一趟吗?我们需要为您拆线。”

    淩南清寒的电话响起,从里面流露出甜美的护士声音。

    淩南清寒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的就挂了电话。

    他看向陆景谦,他正在为手枪装子弹呢:

    “医院说要给你拆线,今天晚上你就别去了。”

    陆景谦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真是奇怪了,明明前几天刚刚才缝了线:

    “没事,我明天再去医院也不迟……医院的人也真是糊涂,竟然把电话打到你这里了。”

    陆景谦说着,就要把手枪往腰上别……

    淩南清寒一把抓住了他的枪口:

    “你还是别去了,我怕你误事。”

    淩南清寒抢过他的枪,熟练的上了镗,然后插在腰上。

    陆景谦撇了撇嘴,无奈的摊了摊双手……

    ……

    火毛哼着五音不全的调子,悠哉悠哉的来到了他们约定好的交易地点,很意外的是,来交易的人竟然是一名老者,是凌管家。

    火毛先是警惕的环顾了四周,确认他并没有带人过来了之后。

    他有些不屑的嘲讽到:

    “你们凌家是没人了吗?派了个老头过来?”

    面对火毛的嘲讽,凌管家什么都没有说。

    他脸上挂着标准的管家笑容:

    “小哥,你要的东西,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请问我家小姐呢?”

    火毛一听他的话,视线立刻就紧紧盯着凌管家手中的两个大箱子看了。

    他走上前去,一把就抢过了凌管家手中的箱子……

    火毛把两个箱子放在地上平摊好,神圣的打开了箱子……红花花的钞票映入他的眼睛里面。

    火毛不可思议的吞了吞口水,激动不言而喻。

    他又翻了翻箱子的第二层,确认下面的钞票是真钞之后,他拿出其中一个箱子里面放的车钥匙,合上了两个大箱子……:

    “放心,放心,不要急嘛,我们是讲信用的人,我们拿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也就一定会把你们要的还给你们,等一会啊,你们家小姐就能平安无事的回家了,你啊,就回去等着吧。”

    凌管家丝毫不意外火毛没有把木梓薇带来……他依旧是淡淡的微笑,站在那里。

    火毛拿着车钥匙,对凌管家身后有一段距离的兰博基尼一按……

    炫酷的车子传来了解锁的声音……

    火毛提着两个大箱子朝着炫酷的跑车跑去……贪恋的抚摸跑车的车身,它的真皮车垫,还有它仿佛量身定制的方向盘。

    火毛呆愣的揉了揉眼睛,他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是做梦一样的,一亿的现金,炫酷的兰博基尼,这些他做梦都不会有的东西,现在就是自己的……

    哈哈哈哈哈哈……

    火毛放下了车窗,朝凌管家比了不屑的手势。

    凌管家淡淡的,带着笑意站在一旁,丝毫不介意他的无理……

    火毛双手握住方向盘,旋转钥匙,踩下了油门……:

    “啊……”

    油门被踩下的同时,一声惊叫……炫酷的跑车在瞬间冒出了火花。

    凌管家还是没有多余的表情,就好像,眼前的爆炸只是小烟火一般……

    跑车燃起熊熊大火,其中夹杂着汽油味味、火药味,和什么东西被烧焦了的味道,大火中传来若有若无的求饶声,其中挣扎的身影也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和大火融为了一体……

    凌管家拿出手机:

    “先生,已经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