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心死,最大的悲哀(十六)
    被打穿了手掌的人,木那的转过了脑袋,脸上全是惊恐,他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略显苍白。

    淩南清寒的枪口指向了他的脑袋,冰凉的触感使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你哪只手碰她了?”

    淩南清寒的脸上满是冷冽,此时的他就好像是从地狱归来的罗刹一般,浑身都是死亡的气息。

    顾不上手上的痛楚,男人立刻调整了姿势,双膝跪在地上,一个劲不停的磕头求饶:

    “大哥,大哥,求你放了小弟一马吧,小弟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是大哥的人,小弟真不是故意的,都是王泰指使的,都是他,都是他……”

    他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全部都推到了王泰的身上,王泰是六儿的原名,在他们圈子里混的,胆敢叫王泰原名的人都已经很少了……

    蹲在他旁边的男人,不可思议的看了看他……

    淩南清寒轻轻搬动扳机:

    “你碰她哪了?”

    伴随着他声音的落下,枪声响起,子弹打在了他的左膝上……

    跟在淩南清寒身后的人,确定没有什么微笑之后。

    带头的保安队长把手枪别在腰上,往木梓薇走去……

    他用随身的瑞士军刀割断了木梓薇身上的绳索,礼貌的扶起了她,并安慰到:

    “木梓薇小姐,您已经安全了。”

    他是对着木梓薇的耳朵的吼道,他的声音很大,震的木梓薇的耳膜发麻。

    木梓薇大有一种劫后重生的庆幸:

    “谢谢。”

    虽然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一定不是之前离开的那群人……

    淩南清寒对木梓薇淡淡一撇,眼神没有多做任何的停留,他轻轻挥手示意让人把木梓薇带走……

    求饶的人依然在继续求饶,他并没有正面的回答淩南清寒的问题:

    “大哥,大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了饶了我吧……”

    “砰。”

    的一声,又是一发子弹从枪口飞了出来。

    这一枪,直接打到了他的右膝上……

    他的两只膝盖上每个上面都有一只恐怖的、淌着血的洞口,再加上,他用力的磕头,额头上也在渗血,样子十分的可怕。

    淩南清寒轻轻抬起他的手臂,枪口对准了他的脑门……

    这下子,男人立刻就明白了,如果他还是没有回答的话,那下一发子弹,可能就是对着他的脑袋了……他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说,我说,我说……”

    淩南清寒收回了手,身旁立刻有人接过他手中的枪,递上了纸巾。

    淩南清寒一边擦拭自己的手,一边用眼神凌迟地上那个令他作恶的垃圾……:

    “我就是碰了她的脸,真的就只碰了她的脸……”

    他生怕淩南清寒不相信了,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人:

    “他可以作证,他可以作证的。”

    被点名了的另一个人,一听,瞬间就把头低下,下巴紧紧的贴着胸,一言不发,坑都不敢坑一声的……

    淩南清寒扔掉了手里面的湿巾,继续问道:

    “哪只手碰的?”

    他又伸出了自己的手,宛如一个王者一般,他轻轻的摊开了手心,立刻就有人递了刀子过来。

    淩南清寒手里面紧握住的刀子,冒出些许寒光……那一抹冷冽冻伤了地上受刑者的眼睛。

    他浑身加剧的颤抖了起来,并不知道淩南清寒的来意是什么。

    他颤颤的举起了右手,他的每一根手指头都在打颤。

    淩南清寒直接忽视了他的害怕,他大手一挥……:

    “啊……”

    一声惨叫,男人的右手从他的小臂上分离开来,掉落在地上的手还在痉挛,喷洒在他脸上的鲜血还留有余热。

    “我的手,我的手,啊……我的手……”

    他抱住自己的胳膊,惨叫了几声,声音愈来愈先,直至微弱……

    淩南清寒视线一转,看向了从他进来开始就一直忽略的男人。

    察觉到了淩南清寒的眼神,蹲着的男人浑身颤抖的如电动马达一样的,停都停不下来。

    “你要是不想变成他那样,就实话实说。”

    淩南清寒淡淡出声。

    一听到他的话,害怕的男人立刻点头:

    “我一定会实话实说的,一定,一定……”

    “谁策划的?”

    没有一丝的犹豫,他立刻就回答到:

    “六哥,六哥,就是王泰。”

    “为什么要绑架她?”

    男人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眼前这个男人口中的她是谁:

    “六哥想要钱,而且想拿她做人质,给胖子和瘦子报仇。”

    他不敢带一丝隐瞒,把他知道的全都说出来了……

    淩南清寒皱眉,胖子瘦子?

    “谁是胖子和瘦子?”

    淩南清寒的话让那人有点不可思议,他悄悄的抬头看了看淩南清寒,想从他脸上的表情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胖子和瘦子就是被你秘书给撞的一死一残的那俩人……”

    他这么一说,淩南清寒立刻了然。

    “他们为什么要跟着木梓薇……”

    男人立刻就摇了摇头:

    “大哥,我不知道……”

    淩南清寒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做停留,他又问了下一个问题:

    “王泰呢?”

    地上的男人咬了咬唇,然后害怕的,小声的说到……

    ……

    “先生,很抱歉,我们也不知道这中间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也并没有打过您所谓的电话,您看这里,我们精确记载了,您的拆线时间是一个月以后,这里也明确标注了您的电话,怎么给您的老板打电话呢。”

    护士小姐满是疑惑,她指了指显示屏上记录,脸上带着礼貌却不解的表情……

    “叮铃铃,叮铃铃……”

    陆景谦电话铃声响起。

    他对护士小姐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然后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喂,清寒?怎么了?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是淩南清寒的电话,陆景谦接通了电话,十分关心的问道。

    对于今天晚上的这场救援行动,他还是很期待的,可是没成想,清寒竟然不让自己去,那天,因为错误消息,他被引到了别处的时候,没有开枪,他其实是很遗憾的……枪都没有握热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