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心痛,最大的悲哀(二十)
    “你个女人怎么这么狠毒?”

    鎜子俊的声音里面夹杂着怒火,自己进来的时候都看到了……以前看到她,还觉得她是一个很好的姐姐,现在看来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蛇蝎心肠。

    这一点,和念舞完全不一样,念舞是多么的善良……她就是多么的狠毒。

    “切,小屁孩,别瞎说,她自己摔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婉念卿一副打死都不承认的样子,她高傲的仰起头。

    刚刚她听到声音的时候还以为是清寒呢,结果竟然是他,真是失望……看到这个男的,自己就恶心,喜欢木梓薇这种人,他眼睛还真瞎。

    “我看到了,看的清清楚楚,就是你,伸脚绊倒了她。”

    鎜子俊一字一句的说到……

    婉念卿轻轻一笑,紧紧的凝视着他的眼睛:

    “好,就是我绊倒了她,就是我绊的你能拿我怎么样……”

    婉念卿的笑里面充满了对鎜子俊的鄙视和不屑。

    鎜子俊一阵怒气涌上心头,紧跟着就举起了手……

    可是不等他率先有所动作,婉念卿倒是开始步步紧逼。

    “怎么的?你还想打我?”

    她往鎜子俊的方向走去:

    “你要是个男人,你就打啊,我爸妈都没有打过我,你倒是打啊……”

    鎜子俊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对了,你爸爸是北都大学的教授,是吧?那还真巧,我爸爸是北都大学的董事会成员之一。”

    鎜子俊默默的将高高举起的手掌握成了拳……他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冲动……不能冲动……不能冲动……

    鎜子俊的动作让婉念卿的笑意更深了:

    “切……怎么了?不敢打了?胆小鬼。”

    婉念卿往后退了退,伸手整了整自己的头发,一脸闲适的说到:

    “小屁孩,姐姐今天心情好,原谅你了,再有下一次,这么没大没小的……我会让你知道代价两个字怎么写。”

    婉念卿瞪了他一眼,转身扭着腰肢,踩着高跟鞋,款款离开……

    鎜子俊轻声咒骂了一句,这个女人,实在是倒胃口的很。

    平复好了自己的心情,鎜子俊转身去检查木梓薇腿上刚刚因为摔倒在地上而摩擦的伤口。

    他轻轻碰触……

    木梓薇疼得出了声音:“嘶……”

    鎜子俊有些慌乱的赶紧收回了手。

    他温柔的拉过木梓薇的手:

    “是不是很疼?我去让人给你拿些药水来擦一擦……”

    鎜子俊说完,站起身就要去叫人。

    “别走。”

    木梓薇一把拉住了鎜子俊的手……鎜子俊停住脚步。

    木梓薇站起身,凭着他的手,一把抱住了他。

    “梓薇?”

    木梓薇在他的怀中哭了起来,什么都不说,就是一直哭……

    鎜子俊也同样抱住了她:

    “梓薇,别哭了……有什么事情,你和我说好不好?”

    鎜子俊在木梓薇的耳旁说到。

    木梓薇的哭声对他来说是最难以接受的……他不想看到她哭……

    那会让他心疼的。

    木梓薇的哭声惊动了房间外面的女仆和保镖……

    女仆刚伸出脚进到房间。

    看到里面,她又默默的退了出去……这个男生是总裁让来的。

    虽然不知道他和木梓薇小姐是什么关系,但是一定很亲密。

    她还是不要进去打扰的好了……

    鎜子俊推开了木梓薇,轻轻擦拭她的眼泪……

    木梓薇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直往下掉落,让鎜子俊擦都擦不及的。

    “你知不知道,我好害怕……”

    木梓薇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伴着抽泣的声音……

    鎜子俊知道木梓薇想说的是什么,他不自觉的红了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梓薇……”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你遇到危险,自己都没有在你的身边。

    鎜子俊擦掉自己即将溢出眼眶的眼泪……双手握成了拳头,他很生气自己的无能。

    木梓薇刚刚才有些减轻的眼泪,因为鎜子俊的话,又再一次的涌了出来……

    “我不怪你,我知道,这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的……子俊,你知道的,我是喜欢给你的,对吧?”

    木梓薇抬头,她红肿的眼睛,那么空灵的看着他。

    鎜子俊情不自禁的,有些心疼的扶上了她的脸……:

    “我知道,梓薇……我也喜欢你,喜欢到已经不能没有你了。”

    他也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他也说不上来这个女孩的身上到底是哪里吸引了自己……可是自己就是这么的喜欢她,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她,她的眼睛,她的故事……她的所有一切都让自己好奇,让自己忍不住的去探索……

    鎜子俊用力的抱住了木梓薇……没理由的,他非常的不安……

    这种不安很是强烈。

    从他第一次和木梓薇确认关系以后,这种不安一直都存在着……只是今天晚上,这种不安尤其的强烈。

    他之前一直被淩南清寒关在地下室里面,每天除了保镖以外,其他人就再也看不到了。

    就在刚刚,一个保镖拿着电话给他……是淩南清寒,他说:

    “我允许你去见木梓薇,但是,仅此一次。”

    淩南清寒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鎜子俊很奇怪,为什么一直不允许的他会突然松口,他的不安从那是开始……在看到婉念卿的时候,他以为,淩南清寒让自己来见梓薇,目的就是防止这个女人的小动作,那是,他的不安有所减弱。

    可是,木梓薇的眼泪……让他的不安,瞬间到达了极点……还有她突然的告白……

    ……

    木梓薇静静的依靠在他的肩膀上,比起她之前的痛苦和害怕……现在的她,无声的哭泣,更让人心疼。

    “子俊,我们分手吧。”

    从他进来的那一刻开始,他没有说自己给她发的短信,木梓薇就知道,他一定还没有看到那条短信……

    他能来到自己的房间,那就说明是被淩南清寒允许过的,木梓薇知道……这并不是他的好心,而是他给自己的一个警告和机会。

    有的事情……或许真的该当面讲清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