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心痛,最大的悲哀(二十一)
    “子俊,我们分手吧。”

    从他进来的那一刻开始,他没有说自己给她发的短信,木梓薇就知道,他一定还没有看到那条短信……

    他能来到自己的房间,那就说明是被淩南清寒允许过的,木梓薇知道……这并不是他的好心,而是他给自己的一个警告和机会。

    有的事情……或许真的该当面讲清楚了……

    鎜子俊的动作因为木梓薇的话瞬间僵持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鎜子俊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说什么……

    片刻之后,他轻轻握住木梓薇的手:

    “梓薇,你在怪我,对不对……你是不是在生气,我没有保护好你,你生气的话,你和我说,我会改的,我会努力变强……”

    木梓薇的眼泪还在继续,他这个样子自己也好难受。

    木梓薇用力的抽出了自己的手,退后了几步:

    “鎜子俊,我没有怪你,我们分手吧,分手……”

    这两个字,之前编辑短信的时候,说出来也没有这么的沉重,可是此刻,这两个字,她亲口的说出来,嘴巴竟然连张开的力气都没有……心好痛,真的好痛。

    木梓薇把头转向向别处,她害怕鎜子俊脸上受伤的表情会让她动摇,尽管看不到,可是她却能感受的到,他现在很受伤……很痛苦。

    她握住拳头,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动摇。

    尽早的结束对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好。

    “不,我不要。”

    鎜子俊嘶吼着发出了声音。

    他伸手想去拉住木梓薇:

    “梓薇,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好不好……”

    木梓薇往后退去,与鎜子俊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子俊,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我……配不上你……”

    一个脏了身体的女人,还有什么资格去说爱不爱的,自己的身体……连自己都恶心,更不用说他了,她从未奢求过他能接受这样的自己……分手是最好的方法。

    “木梓薇,你究竟在想些什么……你看你说的什么话,乖,无论你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好不好?”

    鎜子俊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木梓薇突然提出来的分手……他铁定了她是遇上了什么事情,才会这么说:

    “不论你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我会陪着你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木梓薇轻轻摇头,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她一直摇头……

    木梓薇的摇头否认让鎜子俊的坚持凉了半截。

    “你走吧。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

    一个月之后,自己拿到了奖学金的那笔钱,自己就会立刻去国外,自己和他……不会再见了。

    鎜子俊不再说话……他已经很清楚的看到了木梓薇的坚持。

    木梓薇哭成了泪人……她不知道自己该再说些什么了,说的再多,也改不了最终的结果。

    “总裁。”

    门外的女仆对从外面赶回来的淩南清寒恭敬的叫到。

    淩南清寒用眼神示意房间的方向。

    女仆立刻会意:

    “那位少爷正在里面呢,梓薇小姐一直在哭……”

    淩南清寒不再说话,他抱住双手,轻轻的依靠在墙壁上……

    他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有节奏的敲打着。

    ……

    鎜子俊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抹去眼角的湿润:

    “梓薇,我不同意分手……我会改变你的想法的,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鎜子俊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他一出房间,就看到了门外的淩南清寒……

    他怨恨的瞪了一眼他,大步的就离开了。

    淩南清寒身后的保镖请示到:

    “凌先生,需要将他带回地下室吗?”

    淩南清寒轻轻的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了一副玩味的笑意。

    ……

    木梓薇知道,他走了……她听到了他离开的脚步声……

    是不是很讽刺,她一个聋子,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能听到声音了……

    先前,鎜子俊的每一句话都是很大声的……

    后来,他的声音小了,可是……自己却也能听见了……

    原来,有的声音真的可以是直入心脏的……有的声音是被耳朵听见,有的声音却是能被心脏听见的。

    讽刺,真的是太讽刺了。

    他离开的脚步声就好像是踩在自己的心脏上一样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疼。

    木梓薇轻轻的伸出了手……不要走……

    不要走三个字就像是卡在喉咙上一样……怎么都说不出来。

    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

    一个带着凉意的身体向木梓薇靠近。

    淩南清寒抱住了木梓薇……

    她的身体咯噔一颤。

    “well done。”

    淩南清寒轻轻的发出声音……声音很轻,却足够能被木梓薇听见。

    淩南清寒将脑袋轻轻埋在木梓薇的脖颈处……这是他一贯的动作。

    他十分喜欢木梓薇的脖子……

    “你满意了?”

    木梓薇带着哭腔,说到。

    她的抽噎声还在继续……

    淩南清寒皱眉,他用舌头轻轻舔舐木梓薇的脸:

    “这是最后一次,允许你为别的男人掉眼泪。”

    眼泪很苦……真的很苦……

    木梓薇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你想把我囚禁在你身边到什么时候?”

    木梓薇的用词引得淩南清寒很是反感:

    “bad girl,你的用词很不恰当,这不是囚禁。”

    木梓薇的脸上带了几分绝望……

    淩南清寒的手轻轻的扶上木梓薇的脸:

    “她打你了?”

    她的脸上红肿一片,和她眼睛的淤肿有的一拼。

    木梓薇挥开了他的手:

    “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她打的和你打的又有什么区别……”

    木梓薇自顾自的说到,然后她用力的挣开了淩南清寒就躺到了床上……丝毫不顾脸上的狼狈。

    她把被子盖在身上,就要睡觉……今天真的好累,是她活了这么久以来最累的时候……这样的一天,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要是睡一觉之后就不会醒来了,那该多好……不用面对这复杂的世界。

    她的床边凹陷了一块,淩南清寒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和着衬衣躺在她的身旁……

    伸手一把把她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