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心痛,最大的悲哀(二十二)
    淩南清寒的手轻轻的扶上木梓薇的脸:

    “她打你了?”

    她的脸上红肿一片,和她眼睛的淤肿有的一拼。

    木梓薇挥开了他的手:

    “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她打的和你打的又有什么区别……”

    木梓薇自顾自的说到,然后她用力的挣开了淩南清寒就躺到了床上……丝毫不顾脸上的狼狈。

    她把被子盖在身上,就要睡觉……今天真的好累,是她活了这么久以来最累的时候……这样的一天,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要是睡一觉之后就不会醒来了,那该多好……不用面对这复杂的世界。

    她的床边凹陷了一块,淩南清寒脱掉了身上的外套,和着衬衣躺在她的身旁……

    伸手一把把她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木梓薇的身体……

    两个人的身体十分的契合……

    相比较木梓薇的身体,淩南清寒的身体十分的滚烫……他的双手横在木梓薇的腰间,木梓薇的头顶正好触及他的下巴。

    他的呼吸喷洒在木梓薇脸上的皮肤上……

    “等到你眼睛能看到了,就让你回学校,好不好……”

    他想留在身边的是以前的木梓薇,倔强充满了生气。

    木梓薇紧紧闭着眼睛,听到了回学校这三个字……她的眼皮不自觉的动了动……

    回学校了,该怎么面对他呢……

    ……

    鎜子俊从出了淩南清寒的别墅之后,就不顾方向的,一直跑,一直跑……

    他跑了很久。

    他像是要发泄一样的,大喊:

    “啊……啊……啊……”

    他喊了很多声,喊的声音都哑了。

    一阵电闪雷鸣……雨水一点一点的砸在他的脸上。

    小雨滴很快就转成了倾盆大雨……

    大雨浇灌在他身上……

    就像是老天在对他的怜惜和同情一样的。

    鎜子俊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很久之后,他才踩着疲倦的脚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苏教授从睡梦中惊醒。

    他穿上睡衣,去打开门,就看到了,在黑暗中站立着的鎜子俊他的浑身都被雨水打湿,脸色铁青,没有一点以往的生气。

    看到这个样子的他,苏教授心中一阵担心。

    他赶紧把鎜子俊拉到了屋内:

    “你这是怎么了,淋成这样下着大雨的话,就先找个地方避雨啊……这么大个人了这种事情自己都不知道吗?”

    苏教授一边说,一边就拿毛巾递给他……

    鎜子俊不发一语,拿过苏教授递来的毛巾。

    便一声不吭的往自己房间去了:

    “子俊……”

    苏教授担心的喊到。

    鎜子俊没有理会,径直走向了房间,房门被他用力的关上。

    对于这样的鎜子俊……

    苏教授满是无奈。

    自从自己和他妈妈离婚之后,他就这样了……

    有什么事情,他就是宁愿憋在心里,也不会和自己多说。

    苏教授叹了一口气……

    就往自己的房间去了。

    第二天,鎜子俊照常的,像没事人一样的去了学校上课。

    对于他这几天的消失……同学们、老师们都没有放在心上。

    似乎是苏教授帮他请过假了……

    但是,他的回来却也惊动了婉念舞。

    婉念舞知道鎜子俊回来的消息是在他归校后的第二天……

    当它听说鎜子俊回来了之后……她立刻就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跑着去了所有一切鎜子俊可能会在的地方。

    最后她是在图书馆找到他的……:

    “我们谈谈。”

    婉念舞对鎜子俊说到……

    然后便不顾其他人的眼光,直接拉着他就离开了。

    婉念舞带着他来了学校的水吧:

    “这些天……你在淩南清寒那里,是吧?”

    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鎜子俊说木梓薇短信的事情……她选择了一个最委婉的方向,开口说到。

    鎜子俊在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心情有些沉重……

    他无声得点了点头。

    “梓薇她……”

    “梓薇她……”

    两人同时的说到。

    婉念舞伸手比了比,示意他先说吧:

    “梓薇她,要和我分手,你知道原因吗?”

    那天在医院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

    婉念舞愕然……原来他都知道了。

    婉念舞把鎜子俊的手机从包包里拿了出来,把木梓薇发的短信打开,放到他的面前:

    “这是你的手机,那天你落在了医院,这几天我都有帮你充好电。”

    鎜子俊把手机拿在手里,手指轻轻触摸屏幕……就好像是在隔着屏幕看木梓薇一样。

    他低声喃喃:

    “原来,之前她就已经做了分手的打算了……”

    婉念舞看着他的那副样子,有些于心不忍:

    “子俊啊,你别太伤心了……她……”

    婉念舞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鎜子俊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自己没有料想到的。

    她有些不知所措……

    至于梓薇为什么会提出分手的事情,这中间的事情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我从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她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鎜子俊强颜欢笑,把手机扣在了桌面上。

    “念舞,不用担心,我不会放弃的……”

    “她这样做一定有她的原因……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陪着她一起面对,这件事,我一定会弄清楚的。”

    昨天晚上,他回去之后,他细想了一夜……

    他翻看了相机里所有关于木梓薇的相片。

    那些相片都是还没有经过后期加工的……因为没有时间。

    他本是想,等到他和木梓薇一百天的时候,可以用那些照片为木梓薇办一个小型的摄影展的……

    梓薇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一定会弄清楚。

    无论她经历了什么,自己都会陪她一起……

    看到这么坚定的鎜子俊,婉念舞心中的担心稍稍减弱,梓薇有他在身边,也是幸运的吧……

    “但是……”

    鎜子俊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忧虑。

    “淩南清寒现在不让我见她,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见到她?”

    婉念舞想了想:

    “对了,还有几天,是凌家新夫人的生日,到时候我想办法把你安排进去吧,那天一定能见到梓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