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心痛,最大的悲哀(二十四)
    木梓薇不动声色的低下了头,就跟没有听到一般……但是,事实上,她听到了,很清楚的听到了,不用看,她都知道是谁的声音……

    淩南清寒不悦的皱了眉头,他转首看了看身边的陆景谦,陆景谦立刻会意的点了点头。

    他伸手招呼着身后的保镖,往鎜子俊走去……

    淩南清寒不再理睬鎜子俊,径直就和木梓薇往主宅里面走了。

    木梓薇小跑着跟着淩南清寒的大步……

    鎜子俊有些失落……梓薇竟然没有看自己,她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

    鎜子俊的眼神里面充满了伤心……

    一片阴影笼罩在他面前:

    “鎜子俊先生,我们谈谈吧。”

    陆景谦率先开口说到……

    鎜子俊看向了来人,他见过他,是淩南清寒身边的秘书……他在木梓薇的身边也见到过几次。

    他脸上带着客套的笑,还有他身边的两个壮汉……

    鎜子俊木那的点了点头。

    ……

    此时,婉家一行人也在赶过来的路上,因为婉念卿是淩南清寒的未婚妻,所以,素子月的生日,婉家也是一定要出席的。

    婉念卿和婉念舞坐同一辆车赶来……

    她们两个很少在一起,就算是难得的聚在了一起,也因为两姐妹很少见面,而共同语言很少。

    婉念卿此时更是直接的忽视了婉念舞,她旁若无人的用小镜子给自己补着妆……

    她抿了抿嘴上的口红……

    “我听说你那天在凌家打了木梓薇?”

    婉念舞率先开口,问道。

    而婉念卿,一听到木梓薇的名字,直接好心情就没了。

    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合上了手上的小镜子。

    “打没打关你什么事吗?”

    真实的,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姓婉还是姓木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和木梓薇才是亲姐们两个呢,整天跟一个鼻孔出气的一样,吃里扒外的东西。

    见婉念卿的态度这么差,婉念舞的一丁点客气也没有了:

    “你干嘛要打她?她又没有招惹你。”

    从小,她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姐姐蛮横无理……却没想到蛮横无理到这个程度,以梓薇的性格,她一定不会随随便便的招惹她的。

    之前,姐姐在美国读书的时候,那边的老师就联系了很多次爸爸了,她总是创建小团体,公开欺压她的同学,别人有反抗了,她还找人跟不听她话的人打架……

    但是,由于爸爸爱女心切,老师打的很多次电话都被不了了之,再后来,老师也不打电话了,姐姐的蛮横也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

    婉念卿有些不耐烦了:

    “婉念舞,你烦不烦啊,我是你姐,还是她是你姐?”

    “你不应该打她。”

    她在外面再怎么的蛮横,都可以,随便她,那和自己没有一点的关系,但是她不应该打梓薇。

    婉念舞说的很生气,语气也很冲。

    婉念卿抱着双肩,点了一根女士香烟:

    “是那个小白脸跟你说的,对吧?”

    不然谁会这么没意思……

    “婉念舞,我十分肯定的告诉你,你姐姐我想打谁就打谁,我打人从来就不需要得到别人的同意,更不需要你的同意……别以为你是我妹妹,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了,别惹我,不然的话,我不光打你,我还让爸爸停了你的卡,没了婉家的钱,你也就是路边要饭的……”

    对她太好了,她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不过就是一个爸爸在外面的私生女,现在还敢跟自己喘……真给她脸了。

    婉念舞默默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那你呢?我是路边要饭的,你又能好到哪里,没了婉家大小姐的身份,你真以为,淩南清寒会和你订婚吗?”

    每每到了嘴上功夫的时候,婉念舞就不会输了别人……面对婉念卿,她亦是如此。

    婉念舞说的话成功的刺激了婉念卿,婉念卿把手上的香烟扔到窗外,举起手,就要打婉念舞。

    婉念舞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她就这么的看着婉念卿,眼中全是犀利……她手上的力气逐渐加重……

    婉念卿整了几下,却因为她的力气太大,怎么挣都挣不开……婉念卿因为婉念舞的力道疼得不行。

    她反手用力的甩了婉念舞一个大嘴巴……她的指甲很长,划破了婉念舞的脸,留下了一道血痕……

    前座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后座的姐妹两个,说的好好的,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婉念舞因为婉念卿的巴掌松开了手。

    婉念卿抽回了自己的手,就要去打第二巴掌:

    “你个小*蹄子,你知不知道弄疼我了?”

    婉念卿又一次的抓住了婉念舞的手:

    “我警告你,别再有下一次,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我婉念舞也不是好欺负的。”

    婉念卿被她身上的气势吓到了,有些不敢说话……她知道,婉念舞说的下一次是指,木梓薇……

    婉念舞用纸巾擦了擦脸上渗血的地方。

    婉念卿也不再理会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

    “对了,你未婚夫也让我告诉你,你的那些小动作他都知道,他说,让你适可而止。”

    婉念卿浑身一颤……清寒他都知道……他知道到哪个程度了……

    她心虚的看向了婉念舞,见她没有什么异样,确定她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她看向了窗外,有些担心,清寒他不会全都知道了吧……

    ……

    “梓薇,来,尝尝这个,这是你凌叔叔请来的五星级米其林大师做的布丁……”

    素子月一如既往十分热情的把好吃的放到了木梓薇的盘子里面。

    她的热情让木梓薇有些难以接受……

    说来也真是奇怪,和淩南清寒那样性格的人呆久了,自己似乎也变成了那种的性格的人,面对这种热情的她竟然有一些难以接受……

    “素子月她不知道梓薇被绑架的事情对吧?”

    淩南清寒刚刚一进到主宅,就立刻被凌远洋叫走了了。

    他像是对峙一样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凌远洋说到。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就是,素子月根本不知道梓薇被绑架了的事情……赎金什么的是凌远洋安排的……

    按他一贯的做事风格,他会杀了前去交易的人,然后……让绑匪撕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