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心痛,最大的悲哀(二十五)
    “素子月她不知道梓薇被绑架的事情对吧?”

    淩南清寒刚刚一进到主宅,就立刻被凌远洋叫走了了。

    他像是对峙一样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凌远洋说到。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就是,素子月根本不知道梓薇被绑架了的事情……赎金什么的是凌远洋安排的……

    按他一贯的做事风格,他会杀了前去交易的人,然后……让绑匪撕票……:

    “为什么要对她动手?”

    淩南清寒面无表情的问道。

    凌远洋试图跳过这个话题:

    “我今天叫你来是想和你说说股东大会的事情,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淩南清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脚踢走了身后的椅子。

    他双手支撑在桌面上:

    “回答我。”

    简单的三个字却充满了他压抑的愤怒……

    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掌逐渐的握成了拳头。

    凌远洋也同样站了起来,他不喜欢别人看着他头顶说话:

    “我为什么这么做,你难道不知道吗?她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我们凌家。”

    凌远洋低低的吼出了声,木梓薇的存在,无论是对子月,还是对清寒,亦或是梓尘……都有太大的影响了。

    “她早晚都有可能成为一把针对凌家的匕首,为了凌家着想,她必须……”

    凌远洋说的很是严肃,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声,他只是用手做了一个动作,

    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意思十分的明确。

    “你,当真是为了凌家?”

    说了那么多的废话,其实呢?其实他就是因为素子月的回归,而把木梓薇当做了眼中刺。

    淩南清寒不屑的笑了笑,他紧紧的盯住凌远洋的眼睛:

    “你的那点心思,我清楚的很。”

    凌远洋也同样的看着他:

    “告诉我,股东大会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不等淩南清寒说话,他伸出手气愤的指住淩南清寒:

    “你个混蛋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离股东大会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期间,我随时都能解雇你。”

    凌远洋这时候话中的愤怒已经不言而喻,这是他隐忍了很久之后的爆发。

    待他的咆哮结束……房间里一度的安静了下来。

    许久之后,淩南清寒淡淡的发出声音:

    “不需要准备,凌氏帝国只能是我的。”

    淩南清寒的态度稍稍的缓和了之后,凌远洋的态度也自然的好了许多:

    “以防万一,现在除了你的那些个堂兄弟、表兄弟之外,几个股东也都按耐不住,就等你犯错了,你,接下来,直到股东大会结束,你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淩南清寒脸色铁青的的点了点头,应到:

    “我知道,不用你多说。”

    凌远洋瞪了他一眼:

    “关于凌越……”

    “我已经找人看住了他。”

    淩南清寒率先说到,他知道凌远洋在担心些什么。

    “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他是你掌权凌氏帝国的最大障碍,必要的时候,你懂的。”

    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对他动一点手脚,让他悄无声息的消失……这对清寒来说,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淩南清寒对凌远洋的多虑显得十分的不耐烦:

    “我从来就没有把他当作过对手。”

    就他,一个废物罢了……

    “行了,就这样吧,你可以去楼下了……今天是你阿姨的生日,别给我惹什么麻烦。”

    这句话从凌远洋的口中说出来,就好像淩南清寒就是一个一无是处成天惹事的人一样,与淩南清寒相比他嘴里的形象倒更像是凌越。

    淩南清寒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他迈开的脚步顿了顿:

    “木梓薇,由我来处理,你不准再插手了。”

    淩南清寒说完了这么一句,大步流星一般的就离开了,丝毫不顾及凌远洋在他身后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样子。

    ……

    “嗨,念舞。”

    木梓尘笑呵呵的凑到了婉念舞的身边。

    “你一进来,我就看到你了。”

    婉念舞转身,看向了身后的木梓尘。

    已经这么久了,她的心脏还隐隐的抽疼……为什么要来打招呼,就当作陌生人,不行吗?

    婉念舞困难的扯了一抹笑容:

    “嗨,你也回来了啊……”婉念舞随即指了指婉念卿所在的方向:

    “我要去找姐姐了,我们晚会再聚吧。”

    即使她刚刚已经和婉念卿弄得很僵了,但是,现在,离自己最近的也就只有她了。

    她急需一个能帮自己远离木梓尘的借口。

    她的心脏疼得厉害……

    曾经只要看到他自己就会舍不得离开,如今,自己却只能强迫自己卑微的默默离开,她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控制不住告诉了他。

    她不想被他当作异类一样的离开,他以前说过,他最讨厌那种带着目的接近他的人,所以,像自己这种带着目的的人,在现在他有了女朋友之后,也必须要离开了。

    婉念舞强迫自己不再去看木梓尘,她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

    一个让婉念舞十分熟悉的温度拽住了她的手。

    婉念舞差一点就泪崩了……这是他的温度,他的体温。

    婉念舞挣扎着就要拽出自己的手:

    “我要去找我姐姐了……”

    木梓尘又一次地重复道:

    “等等。”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动作惊动了离他们不远处的婉念卿……

    见到他们那副拉拉扯扯的样子,婉念卿不屑的笑了笑。

    “婉小姐,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站在婉念卿对面的男人,轻轻的晃动着手里的红酒,别有目的打量着婉念卿。

    婉念卿转移了视线,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十分妖娆的笑了笑:

    “没什么,就是看了一副流水无情的戏码。”

    她举起酒杯,象征性的碰了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站在她对面的男人轻轻的笑出了声:

    “是吗?可是,流水也不全都是无情的。”

    婉念卿不会傻到听不出来男人话中的意思。

    “凌文涛,你还是放弃吧,要是你堂哥知道你还对我念念不忘,你说他会怎么办呢?”

    婉念卿风情款款的说到。

    这个凌文涛以前的时候,追过自己一段时间……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